今天

公交问题如何事关道德风险?

27/04/13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官媒社论以道德风险,来指责公众要求扩大晨早交通高峰前免费措施的范畴,认为‘当事人因为处于不必承担损失的位置,而可以采取不计后果的冒险放任行为… 固然可能导致滥用公共资源的“道德风险”,在制度上混淆公共交通的特性,同样会产生“道德风险”。’

这段文字过于简略,所以读者无法明白什么是,以及,为何个人不计后果的冒险放任行为会带来滥用公共资源的道德风险?还有,个人冒险行为如何会混淆公共交通特性,进而导致制度上的道德风险?

如果说,个人不计后果的冒险放任行为,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反社会行为,也就是说,不当举止是不道德的行为,那是可以接受的观点,不过,‘道德风险并不等同于道德败坏。’另外,个人冒险行为确实是会加重公交乱象,不过,应该是不足于改变公共交通特性,即便当真混淆了公共交通特性,那又如何会是制度上的道德风险?

要用道德风险概念来解说新加坡的公交问题,那是可行的,可是,有必要先确认什么是道德风险?

坊间有好些讲解什么是道德风险的文献,其中Oliver Williamson (1996: 56) 提供了一个精简的介绍,大意是:基于人性奸诈的驱使,经济代理人是会选择性的揭露一些被扭曲的资讯。处心积虑的盘算会造成误导性,隐瞒性,混淆性的迷惑;这种追求个人私利的行径就是机会主义,也称道德风险。

从不对等资讯的切点来说,这是指交易双方中的一方知情不报,隐瞒一些关键性的资讯,意图通过误导对方去完成交易。有鉴于此,不知情者在进行交易时,就要面对承担道德风险的问题,比如,保险业者和银行。在此,道德风险就如同债务,或者其他经营风险一样,是一种经济行为引发的商业性风险。

从这个很基本的定义,可以回头看看有关免费公交新闻中的一些道德风险现象,也就是说,这些新闻报道中出现了那些被扭曲,误导性,隐瞒性,混淆性,令人迷惑的事件?

其一,‘整个计划估计耗资1000万元,全数由纳税人买单。交通部长吕德耀表示,政府没有回收这笔支出的打算,’

这笔费用是由纳税人买单的说法有待商榷。事缘当年,政府在合理化施行汽车限额制和10年车龄限制条款的讲话中提及,这一笔税收将会用来解决公共交通的问题,比如,改善公交基础建设,增加道路建设等等,以改善长期性公交供不应求,和交通严重堵塞的社会问题。

这些年以来,政府从车主身上搜括了多少钱财?其中有多少是对口的使用在改善公交堵塞的问题上?莫要说人民对此数据一无所知,或者,甚至于,也早已经忘记了政府曾经许诺的这么一些讲话。

新加坡报业集团有一个完善的牟利性资料库,所以是谁?在什么时候说了这些话?不难从档案中查个清楚。

如果政府真的是一言九鼎的说话算数,那么,这九牛一毛的微不足道1000万元应该是来自驾车人士的钱袋,而不是由纳税人买单。

不过,如果这笔钱确实是来自税收,那又何来要不要回收这么一回事?税收本来就是为了要应付政府日常开支而征收,所以回收不就是等同一个税目收了还要再收?这一种岂有此理的讲话,是不是混淆性的令人迷惑?

看来,由纳税人买单和政府没有回收这笔支出打算的说法,除了作为一个挡箭牌效用之外,也可以制造纳税人与免费乘客之间的社会矛盾,进一步分化社会。

其二,‘纳税人最终可能还得掏出更多的钱来津贴这项免费措施。这必然导向另一个难以回避的“道德风险”——公交业者都是盈利的上市公司,却接二连三地接受纳税人的补贴。显然,盈利和公共服务之间难以两全的尖锐矛盾,构成了必须要面对及解决的免费午餐。’

实质上,这应该是营业者要优先照顾谁的利益之道德选择问题,如何会变成是一个道德风险问题?更何况,事实上,这应该也不是问题,因为当权者的利益优先是一个既成事实。

实际上,公交业者并没有面对什么盈利和公共服务之间难以两全的尖锐矛盾,也就是说,经营者从来就没有面对免费午餐的困惑,因为所有这些免收车费的全额是由政府代为垫付。

反过来说,如果新政策带来更多的乘客,公司反而可以从‘纳税人最终可能还得掏出更多的钱来津贴这项免费措施’之中得到更高的盈利。

说白了,SMRT的大股东不会因为新政策而损失一分钱,反而可以从客流量的增加而得到更佳的股息。当然,执政党更可以在毫不费力的情况下,赢得关心民间疾苦的美誉;这不就是人民行动党政府,一个典型赢了还要再赢心态的具体展现?

其三,在一个官民强弱关系悬殊,再加上不对等资讯的情况下,人民只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

前些日子,有民众通过英文媒体,要求公交经营者,放宽年长者使用优惠车费的时段,经营者回拒社会诉求时明确指出:清晨时分光线不足,不利年长者出门,而为了避免年长者受到不必要的伤害,所以不鼓励年长者在清晨时分搭乘公交。

现实是,搭乘第一趟班次地铁的乘客中,好些是年长的清洁工,并不是闲来无事要搭乘早班公交出游的寻乐者。这就是被扭曲,误导性,隐瞒性,混淆性,令人迷惑的事情。

彼一时也此一时,言犹在耳,如今政府却要鼓励人们在光线不足的清晨时分出门;人们会不会受到伤害已经不再是问题。这亦是选择性,被扭曲的资讯。这也说明了,务实教条下的政府,可以随时放弃旧有的原则,任意改变立场和观点。

其四,滥用公共资源之说是夸大其词,言过其实,免费车资有时间上和数额上的双重约束,所以是不会出现滥用公共资源的结果。现实是,免费车资预算和政府部长薪金数额对比之下,真是小巫见大巫,成不了滥用的气候。

更何况,如果清晨时分光线不足会有伤害风险之说属实,则在金钱好处和风险害处不成比例的情况下,有理性的人是不会选择这种新措施。反过来看,如果新政策能够吸引更多的乘客,这就反映了老百姓的生活确实是非常艰苦,为了留住口袋里的一两元,不惜冒险赶早摸黑的提前出门。

话说回头,如果社论提出的观点能够成立,那么,总理和部长不也同样是‘当事人因为处于不必承担损失的位置,而可以采取不计后果的冒险放任行为…’?为此,媒体是不是也应该呼吁社会大众,要忧虑人民行动党政府的道德风险?

诚然,政府作为无所不知的知情者,确实是可以通过选择性的揭露一些被扭曲的资讯,造成误导性,隐瞒性,混淆性的迷惑,以达到长期性一党专政的目的。对比之下,人民是一无所知的不知情者,因此,如果新加坡有其道德风险,明显的,人民才是奸诈意识下的受害者。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