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2·2五十周年纪念看左翼运动的前途

31/03/13

作者/来源:野火 芳林演说广场

从2·2事件五十周年纪念看左翼运动的前途

今年二月二日,新加坡一群六七十岁至七八十岁的老左翼人士,聚集在具有历史意义的芳林公园举行一场深具历史意义的纪念大会;还出版一本《一九六三年二二大逮捕事件始末》的书。

当日上台演讲的都是被当年新马政府以专横的公安法令(后改为内部安全法令)不经审讯长期扣留和监禁的政党领袖、学生领袖、工运领袖和知识分子,他们严词谴责反动政府残酷迫害他们的种种暴行,重申他们并未忘记当年的崇高理想,并且坚定相信他们当年追求的一个公平、正义、民主、法治的社会理想总有一天会取得胜利!

二·二事件至今已经五十年,这五十年来,无论国内和国外,局势已经大为改观,国际上帝国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冷战已经结束,苏联已经垮台,中国中央计划经济已在三十年的实践中证明无法解放生产力,未能大幅度提高人民的生活和文化水平。在邓小平的领导下实行改革开放,并在短短的三十年里,取得资本主义一、二百年才取得的经济成就,震惊全世界。

新马两地分别在人民行动党和巫统的专横的统治下,这五十年来,由于西方的跨国公司的大量投资以及科技和资讯大量发明和创新,经济也经历迅速的发展,人民生活大为改善,人民的教育和文化水平也普遍得到了提高。许多穷苦人家的孩子,由于接受良好的教育,成为律师、医生、会计师、工程师;社会上产生为数不少的中产阶级,这个阶级由于收入丰厚,生活稳定,普遍满足现状,是两地政府长期专横统治得以维持的另一个因素。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允许海外华人、华侨回国投资,又允许西方和日本跨国公司在华设厂,承认私有财产制度,鼓励人民发财致富,要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在思想意识上来一个大转弯,在毛泽东时代,怀有发财思想是被视为犯罪行为。随着经济迅猛发展,生活物质的丰富,人人追求物质享受,加上中国法制不健全,各种法规制度的制定跟不上形势的发展,社会上出现了种种投机倒把,行贿,受贿的行为,许多干部和官员经不起金钱、物质的诱惑,变成腐败分子,社会上种种过去毛泽东时代视为腐败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大行其道,酒吧、舞厅、欺骗、赌博,招摇撞骗、娼妓犯罪,种种资本主义现象充斥整个社会,中国好像进入了资本主义,人们很少谈社会主义,马列主义,共产主义更抛诸脑后,中国一部分坚持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革命者,目睹此现象,无不失声痛哭,无不为牺牲了二千万人生命换来的革命成果,遭受此变故大为痛心疾首,我们新马两地的左翼人士到中国经商、旅行,亲眼看到这一切,内心受到极大的震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们当年热烈追求的革命理想 去了哪里?感觉自己受了欺骗,于是有一部分左翼人士从此消沉、失望,再也不谈当年的理想,一心一意谋求个人和家庭的物质生活,把政治斗争,高高挂起,束诸高阁。有的左翼人士还在内心深深怀念年轻时为之付出宝贵青春年华的光辉斗争岁月。这是新马左翼运动遭受残暴镇压,归于失败后的又一个打击。

所以会产生以上现象的原因,我们如果冷静地思考和分析苏联经过七十年的社会主义经济和政治建设居然在布尔乔夫一句解散苏联共产党话下轰然倒下,苏联几千万共产党员和工人阶级居然没有人站起来反抗;中国从1949年建立以来,经历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三十年艰苦的经济建设和社会改造也居然被认为僵化、缺乏效率、生产力落后,无法与西方资本主义竞争,必须从战略上向后倒退一大步,重新思索一条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新路子,邓小平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经过三十多年的验证,其实是完全正确的,试想想,在毛泽东脱离现实,只凭主观愿望,不按经济发展规律,不讲科学,不讲客观上条件是否具备,大搞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又不顾可能对国民经济造成大冲击和中国共产党的大破坏,进行一场破坏巨大的文化大革命,邓小平接替毛泽东统治中国时,中国经济已到了频临破产的地步,幸亏毛泽东始终不忘以粮为纲,始终坚持粮食自供自给,否则中国可能不倒在西方处心积虑的颠覆破坏下,也会毁在国内大饥荒,人民群起造反下。

邓小平政治上向西方开放,农业上废除公社,允许农民搞生产责任制,包产到户大大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一时之间,中国的粮食以及农副产品迅速的搞上去,支援城市人民的生活和工业生产,加上国外的投资和科技技术以及设备的引进,中国濒临破产的经济于是很快的恢复生机,并且欣欣向荣的发展起来。

当然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种种西方资本主义的社会现象,以及屡压不下的腐败现象一直令许多左翼人士担心,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也可能如苏联一样,西方不费一兵一卒, 就将中国共产党二千万革命志士以生命换来的革命果实轻易的拿下,这种担心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不过事实上中国尽管有这样和那样的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西方人士也以为中国经济会走向崩溃,但是西方有心人士的良苦用心不但没有实现,中国还不断从经济建设和政治改革中检讨得失,总结经验,并从中找出一条与众不同的模式,中央宏观调控,集中全国的人力,物力克服一切自然灾害和经济危机,从胜利走向胜利,成为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中共还牢牢的控制着中国大局,中国国内尽管还有一小撮不肖子孙,极力鼓吹西方议会民主,人权观念,有些学术界人士还被人收买,提倡中国模仿西方模式,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大多数人民依然相信自己会走出一条崭新社会主义的路子来。

新马左翼运动在五六十年代坚持从事合法的符合宪法的议会斗争和为贫苦工农大众以及下层群众,争取改善生活待遇和切身利益,曾经取得巨大成绩和获得广大的各阶层群众的支持,新马两地政府当然对此视之为对他们的严重威胁,引用内部安全法令对左翼运动的领袖和干部加以逮捕、监禁,长期的周期性的进行,对左翼运动造成严重的破坏,但左翼人士并不畏惧和退却,前仆后继的进行斗争。虽然在1960年代,殖民主义者驱使巫统政府提出建立马来西亚,将新马、沙巴、沙捞越纳入其中并强力推行,人民行动党充当开路先锋,大力支持,他们三股势力结合,一起对付左翼运动,进行一场赶尽杀绝的残酷镇压,在面临泰山压顶的面前,新马左翼运动依然面不改色,但却不能保持冷静,沉着应对,忘记了新马人民争取建立一个主权独立、各民族平等、民主、法治的人民共和国。是一场长期、艰巨、复杂的各种形式的斗争,须要有长期的打算和坚持,反对急躁、冒进,策略上不打无把握的仗,形势对我不利时应选择暂时退却,长期埋伏,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深入群众,组织群众,选择有利时机,对两地政府一切反人民的倒行逆施,提出正确和适当的斗争口号,带领人民起来反抗,逐步的将反动当局逼入死角,将之孤立起来,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有理、有利、有节,见好就收。对长期受殖民主义反共宣传及奴化教育蒙蔽的英文教育者和各族群众,应该耐心等待和进行艰难的说服工作。在那段艰难的时期里,左翼人士显然在应对上患了严重的错误,尤其是新加坡的左翼人士更忘了他们常常提起的,在马来亚联合邦内陆基本局势起了本质上的改变以前,新加坡的政治局势,不可能有质的根本变化,应该耐心等待,配合联合邦兄弟人民的斗争,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

新马两地的左翼运动在六七十年代遭遇两地独裁政府的疯狂的暴力镇压,逼使许多热心青年无法在和平合法的宪制斗争的舞台上立足,被逼转入地下,甚至进入森林从事武装斗争,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历史将记载他们为国家为人民作出的无私奉献,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这几十年来,尤其是八十年代起到现在三十年里,左翼运动已经进入冬眠状态,许多左翼人士被边缘化,无法再从事政治活动,只能痛苦的,寂寞的为自己的家人谋一日三餐的温饱,眼睁睁的望着右翼执政当局趾高气扬的张牙舞爪。左翼运动已经后继无人,我们的后代对我们从事过的正义斗争事业无从了解,也无法了解,因为他们出生在一个与我们截然不同的时代,西方资本主义经济蓬勃发展,科技发明和创新日新月异的时代,现在的生活方式和我们当年的完全不一样,他们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一无所知,他们看到的是西方物质文明日新月异,千奇百怪,五彩缤纷,并为之倾倒,疯狂追求。但是西方资本主义鼓励消费,刺激生产,并不是一剂万应良丹,西方资本主义经济也出现了一波又一波的危机,日本经济首先出现停滞廿年无法复苏现象,美国也出现房贷引爆下的金融危机,欧洲也被波及,好几个欧洲国家面临破产边缘,在二战后出现了大批的中产阶级人士,在享受了一段美好时光后,今天也遭受失业、生活水平下降的厄运,新马两地的年轻人, 曾经舒服的享受了高薪,有房有车的安稳生活,他们不过问政治,一切交由政府去办,现在他们发现情况已经起了变化,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了,他们发现社会上出现了许多异常现象,有少数人有权有势,成为百万、千万富翁,大炒房地产,股票,日进斗金;另一方面,还有许多人月收入只有几百元,一、二千元,可是物价却似脱缰的野马飞涨起来,贫富差距日益拉大,它们日思夜想的5C美梦也越来越远, 拥车证高达整十万元,共管公寓动辄百多万元,连政府组屋也要几十万元,交通拥挤不堪,而且事故连连,外国劳工、外来人才大量涌入,以低廉的工资跟他们抢一碗饭吃,大马方面更是贪污横行,少数上层分子凭借种族特权,霸占大部分社会财富。于是乎他们从满足现状中苏醒过来,他们通过互联网大表不满,高声斥责,要求改变,而且通过投票權表达严重抗议,2008年3月8日大马大选,大马人民联盟政府失去了五个州的控制权,国会失去了2/3的多数议席,这是大马反对党出乎预料的;新加坡2011年大选,人民行动党首次在集选区被反对党攻破,总票数跌到只占60.1%,是独立以来最低的得票率,行动党上上下下无不惊慌失措,批评政府和党已经脱离群众,没法了解人民疾苦,李显龙总理答应要进行改革,倾听民意,检讨部长和高级公务员薪金,要控制外劳输入,要从速加建政府组屋,让年轻人尽快住进政府组屋;采取措施,抑制私人房地产飙升,大选至今已经快要两年,人民的不满不但没有平息,还如野火燎原似的蔓延开来,行动党在后港补选失利,并在榜鹅东补选中阴沟里翻船,输给工人党候选人三千多票,颜面尽失;不只于此,政府还在最近推出的人口政策白皮书中声称到2030年人口会增加到690万,人民对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余怒未消,又听到十多年后要再增加160万,不满之声如火山爆发,反对之声充斥市面,二月十六日,芳林公园淫雨连绵,五千中青年群众,撐着雨伞,在雨中听讲,不时发出怒吼的声音,早报编辑在行文中冠以“芳林之春”,报上评论连行动党四面楚歌、围城的形容词都跃然纸上,总之,行动党政府的日子不好过。

这批年轻的中产阶级人士,占选民人数的30-35%,这几十年来,在独裁、专制的统治下,由于害怕会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或被控诽谤和破坏名誉损失,不敢过问政治,过着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的日子,任由政府去办,今天由于本身的切身利益受到侵害,感到切肤之痛,不得不发出不满之声,在选举中,其中约一部分投给反对党,以致在2011年的大选中,反对党的支持票大幅度增加,工人党更在阿裕尼集选区将行动党团队打垮,最近的榜鹅东补选,工人党以高票当选,这个选区多数选民是年轻人,倒戈相向的就是这批中产阶级的选民,只不过一年多以前,他们还投行动党的票,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实在令人感到惊讶,这说明行动党已经出现政治危机;人心思变已经形成气候,年轻的有识之士已经纷纷对政治产生兴趣,纷纷向反对党靠拢,这是我国独立以来没有出现过 的现象,这批年轻人受的是英文教育,接受的是西方的议会民主的政治观点,和受华文教育,拥有社会主义思想的老一辈左翼人士不同。不过有一个共同点是都要求民主、自由、反对专制和独裁,主张公平、正义。老一辈的左翼人士应珍惜这股新生力量,并给予大力支持和鼓舞,将过去的丰富斗争经验,好好的传授给他们,大力支持他们迅速成长起来;老一辈左翼那股敢于牺牲、奉献以及勤勤恳恳的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加上紧密联系群众的的优良作风,很值得他们仿效和学习,并付之于行动,以取得广大群众的支持和信任。由此可见,左翼运动的泉源并未枯竭,这批年轻人总有一部分人会从老一辈左翼人士的斗争历史中找到灵感和启示,在新的历史条件和社会发展情况下,找出一条适合我国国情的政治发展道路和经济发展模式,造福我国广大的人民群众。

2013年3月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