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认真对待权利 调查记者遭警方恐吓

08/03/13

作者/来源:陈华彪 张素兰 文稿发自伦敦 2013年3月8日

新加坡内政部于2013年2月5日下令所属新加坡警察部队的内部事务办公署(以下称IAO)针对两位前SMRT巴士司机指控警方查案官员在审问时对他们动粗一事进行调查。

三十二岁的何军令与三十三岁的刘翔英是去年十一月在新加坡举行罢工的171名中国籍司机中其中的两位。他们就他们被扣押时遭到殴打一事提出了指控。这项指控通过一位法律系毕业后转行的电影制作人Lynn Lee的访谈录影而曝光。Lynn Lee对司机们的遭遇深感不安,在与有关政府部门交涉后不得要领的情况下,Lynn Lee认为必需将这一事件公诸于世。

于是Lynn在2013年1月28日公开了两段访谈录影,请参阅网页www.lianainfilms.com题为“我有办法让你招供” 一文。

Lynn是一位拥有十五年经验的独立电影制作人。在她公布了这两段只有2分30秒的访谈录影之后,接踵而来的遭遇是她所料未及的。

在访谈录影公布后数日之内,内政部于2013年2月5日发表了一则声明,宣称将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并说“IAO已经开始了调查此案的工作”。按声明的说法,目的是“认真对待这类足以损害公众对新加坡警察部队公信力的指控”。

咋看之下,当局反应还算可取。新加坡警察部队的职责是犯罪调查, 而IAO的特定任务在于对警察部队的任何投诉展开调查。IAO承载着维持公众对警方的公信的使命。

内政部发表声明的那天, Lynn 尚未获知这件事情。那天早晨,她听到她的住所门外传来不断的敲门声。这种侵犯个人享受安静私人空间的行为,是生活在专制的国家里参与社会活动人士们所恐惧的事。三名警官不请自来地进入了Lynn的住所。除了将他们请进门之外,难道Lynn还有别的选择吗?

Lim Chan Huat 警监是其中三名警官之一。他自称是来自IAO。接着更多的便衣警官陆续到来。十分荒唐的是,他们一开始竟然就是要求看那早已经公诸于世的访谈录影。

他们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带走访谈录影的硬盘。然后又问了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最后还安排Lynn隔天去IAO接受盘问。Lynn总共被盘问了整整两个半小时.

第三回的遭遇,发生在2013年2月7日早上9点。警方和IAO的人员一早又来到她家。这回他们要没收她的笔记本电脑,iMac和手机,幸亏她的律师及时赶到相助,最后警方才同意在她见证下在IAO办事处检查她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

自至2月7日为止,来自IAO和警方的便衣警员已两次侵入她的住所。她去了两趟IAO办事处,一共花费了至少十二小时。最后一回的盘问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十点半。她被盘问了至少150个问题。大部分的问题与司机被查案警官在扣押时被殴打的指控完全没有关系。他们对她的动机,与谁接洽,可否有人从中拉线促成对司机的访谈非常感兴趣。

IAO本应向司机代表律师查询他们是否要对警方提出正式的投诉。令人百思莫解的是,为什么IAO却集中全力来调查信息传递者呢?IAO的Lim Chan Huat 警监本来是领导调查的警官,接着Goh Tat Boon 警监迅速的参与其中,此外还有Sim Ngin Kit 副警监,总检察署,一名高级主控官和来自犯罪法医科技处的官员。

Lynn对于自己的遭遇,在她的博客中一针见血的指出:我开始认真地思考,究竟是我还是被指控的肇事者受到调查呢?难道他们尝试要确定,我就是捏造上述司机指控的人吗?或是我曾与刘何二人的律师及其他非官方机构勾结起来无中生有的捏造事实?

警方需要对此事件做出回应
我们发现IAO和警方的“调查”手法令人非常不安。

首先,在IAO还未开始调查工人遭殴打的指控前,他们必须先辨认打人警官的身份。由于司机只确定了行凶者是执行审问的警官,IAO应该向代表工人的律师更进一步了解详情。我们实在无法理解IAO在本末倒置的做法,即在没有对警方的问题进行调查之前,就对Lynn采取严厉措施。

这样的疏忽从程序上来说是一项极为严重的失误。一个称职的调查员,务必赶在物证被销毁或完全消失之前努力的去搜集物证。那些证据包括闭路电视记录录下自逮捕起,工人被扣押在警察局的什么地方,所有与工人接触的警官,当时的笔记和记录等等。怎么可能在还没先录下工人口供之前便采取那么样的调查方式呢?

此外,按理IAO应在第一时间内录取被指控打人警官的口供。IAO也应该录取司机的口供,不然如何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任何警官进行调查呢? IAO应该知道,任何被调查的警官,都拥有知道指控的具体内容这一权力。这样的疏忽是IAO调查的方式又令人瞠目咋舌之处。IAO除了不能胜任对警方一项非常严重的指控进行调查外,他们对付Lynn Lee的手法也是有失公道的。这不单单侵犯了她的隐私权利,也严重侵犯了宪法赋与她言论自由的权利。

Lynn Lee是一名新闻工作者,她有权采访那两名司机并进行报导。在对她没有任何犯法的指证下,警方无权闯入她的住宅,随意地没收她的私人财产。

警方理应尊重 Lynn Lee 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她有责任为她手上资讯来源保密。倘若警方有必要获得访谈录影的话,那么正确的做法是,IAO必须向法庭申请并陈述储存在电子器材的资讯如何有助于警方对司机是否被袭击的调查。

当警方闯入Lynn Lee住家时,IAO的首席调查警官Lim Chan Huat 警监只出示的一封引用刑事法典中第16(2)节的总检察署信件。我们认为这是对第16(2)节法律条文的滥用,只在警察局接到有关某一罪行的讯息下,16(2)节才赋与警官相关的权力。IAO的Lim Chan Huat 警监受命于内政部调查两位司机对警方的指控。IAO的目标是维持公众对警方的公信,这和新加坡警察部队破解罪案是截然不同的。刑事法典中第16(2)节根本就不适用。

如果Lim Chan Huat 警监,还有Goh Tat Boon警监确信他们拥有刑事法典赋与的权力,就应该先通知Lynn Lee到底他们怀疑她犯了什么罪行。

截然不同的警务作风 – 进行改革是必要的

从IAO的调查手法来看,不由得令人不相信维持公众对警方公信的方法就是寻找证据来污蔑信息传递者,而不去正视攻击指控的这一确实的投诉。这是倒行逆施呀!在如英国较文明的司法制度下,类似调查都受到重视,证人们都会得到应有的尊重和照料。本应是要维持警方的公信度,IAO的所作所为恰恰造就了相反的效果,必使新加坡警察部队受到批评。这一回IAO的手法与第一世界国家警察部队的最起码的标准相去甚远。

IAO绝非新加坡的独有产物,2011年成立的IAO是来源自新加坡警察部队的内部侦查组,或许是模仿英国1977年成立的投诉警察委员会。英国现今的处理投诉警察的系统已更进步了,委员会已是一个脱离警察与政府的独立机构了。IAO还是新加坡警察部队的一个部门,它位于新加坡警察总部内。

三项当前的急务
下述三项是有必要立竿见影的紧急事务:

1.自开始调查以来,指控在扣押时被警官殴打的司机已入狱服刑了。一个月已经过去,IAO对指控一事久久尚未破案,陷新加坡于不光彩的局面中。

2.Lynn Lee所遭受到的不合理对待,侵犯了自由新闻工作者不畏惧不偏袒执行任务的权利。由于对Lynn Lee调查是来自于政府,再加上审问时充满浓厚的政治色彩,IAO 的行为被视为以政治手法来阻碍调查新闻工作的风险在所难免。

3.IAO目前的模式是不可能促进公众对警察的信任

Lynn Lee的遭遇在她的博客上和其他的社交网站都有详细的报导。令人担忧的是,主流媒体与政客们却只字不提。现在国会中已经拥有了一些反对党议员,我们希望这些类极为严重的问题能在国会中给予充分的辩论,因为公众不想要一个政治化的警察部队。

新加坡远远落在进步的治安警务的后面。先进国家的趋势是将治安警务从政府的手上交到社区以避免发生政治上滥用事件。以确保廉洁公正和不偏不倚的监督类似IAO的结构已被与警察部队完全无关联的机构所取代。最近这事件一再提醒人们,改革已经迫在眉睫。

陈华彪与张素兰

作者简介


陈华彪,受训于英国牛津大学贝利奥尔法学院的英国执业律师.


张素兰,退休新加坡律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