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随想

01/03/13

作者/来源:吕进 重庆晚报 http://news.xinhuanet.com

  新加坡几乎是人见人爱的宜居国家。一个1965年才建国的没有什么资源的弹丸小国能够建设得今天这样美丽,的确使人产生许多随想。这里一切这样美好,所以稍为有点什么社会新闻,报纸就大幅报道,其实在我们看来,简直不是什么事啊:什么某餐厅卫生标准不达标,被停业;什么教师收受学生小礼物,把学生的成绩打高一些,等等。

  新加坡是花团锦簇的国度:到处都是花,到处都是草,到处都是树。准确地说,是城市隐蔽在热带的奇花异树当中,就连人行天桥也被芳香的鲜花所覆盖。中心商业区的乌节路是颇享盛名的购物中心和不夜街,乌节(orchard)是音译,意思是果树林。长长的乌节路的两旁都是参天的大树,高高的树冠就像一把把巨型遮阳伞。占地54公顷的新加坡植物园里,遍布两万多种植物,尤以各种兰花名世。但是我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这么多的花草,这么多的树木,新加坡却是一个没有苍蝇、没有蚊虫的国家,哪里都没有。

  新加坡的GDP很高,人均5万多美元,比香港都高出一万多。这里的私家车当然很多,而且新加坡没有汽车产业,都是外国名牌车。这么多私家车,新加坡却是不堵车的国家,高峰时段只不过行车慢一点而已。

  原来,这里每周分时段轮流在不同区域喷射无害的杀虫剂。站在高处,就可以看见某个区域升起的黄色烟雾。买车得付出三倍的高价,而且,市区的热闹地段都有“ERP”的标示牌,意思是私家车过此条街得留下“买路钱”:每部车都安装了ERP的对应装置,过路扣过路费。ERP收费的标准视路上的车况不断调整:当每分钟通过的汽车超过65辆时,就会自动调高收费标准。一路通行,一路都在缴费。新加坡的公共交通设施很发达,既方便又便宜,地铁和公共汽车可以通达任何地方。这样,人们少开私家车就是自然的了,有百分之六十左右的市民使用公共交通出行,想堵车也难啊。

  和中国一样,新加坡人有贫富之别,但是绝对不存在有无住房的区别,人有其居。新加坡的私人住宅不多,政府出资为公民修建的房屋叫祖屋,现在有百分之九十三的人都住在政府祖屋。月入8000新元(合人民币4万元)以下的公民均可购买,房款在30年内还清,有99年的居住权。提倡孝敬父母的新加坡政府规定,如果年轻人所购的祖屋靠近父母的住处,方便照顾老人,在购房款上国家给予优惠。国家不断对祖屋进行维修,5年一大修,所谓大修就是让祖屋的各种设施赶上时代的现代化步伐。比如早期祖屋没有电梯,就在大修里解决了。

说到买房,外国人不得买祖屋,买商品房得比本国人多缴百分之十五的房款。新加坡政府总是把本国公民的利益搁在第一位,就是外国人居住地区的自然环境也不如本国人。但是有一点例外。新加坡有两个赌场,老的在圣淘沙,新的在港湾,叫金沙赌场,是仿照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场修建的。进赌场,得买100元(合人民币500元)的门票,老外却不需买票。这里明摆着的:我们修赌场是为了掏老外的荷包,新加坡人不要来赌场学坏了呀。

(作者吕进 系西南大学教授、中国诗学研究中心主任)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