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善变

06/01/13

作者/来源:张家鹏 (2012-10-18) http://blog.soufun.com

被誉为新加坡国父的李光耀,当年曾斩钉截铁声明:新加坡要开赌场,除非“跨过我的尸体”。2010年2月15日国父安康,首家圣淘沙赌场亦盛大开业,随后滨海湾金沙赌场开门迎客。此两家综合娱乐场无论是规模、投资额还是运营商背景,在业界都可称翘楚,新加坡由此一步踏入了领先全球的“赌局”。但随后的经济数字表明这似乎是一个“胜局”——当年新加坡GDP增长即达到了14.7%,是建国以来最高增幅,而两娱乐场所在其中的拉动作用得到了各方的认可。

建赌场可能是新加坡最为“违反原则”的“转身”,而如果我们细数其发展轨迹,会看到新加坡其实从来都没“安分”过,这个建于滩涂、被马来联邦遗弃的“迷你”岛国内在一直充满着极大的不安全感,时刻都在不断自我审视,谋求及实施变化。

脱离马来西亚后的新加坡因失去了发展腹地,之前执行的战略亦告落空,随即在1967年又遭遇重要一击:英国宣布将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撤出其军队,而当时英国在基地上的费用占据了新加坡GDP的18%,创造了20%的就业量。新加坡政府被迫做出弥补转向的决定,并将目光放到了国外市场,积极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并以各种手段来改善投资气候,如通过限制工会来降低劳工成本,降低进出口关税等。这些举措收到明显效果,欧美公司纷纷来此寻找地点设立离岸组装工厂,其中包括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德克萨斯仪器公司等七家大型公司。1966年至1973年间新加坡实际GDP年复合增长率达到当时世界最高的12.9%。

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终结了新加坡两位数增长的经济发展速度,国家的GDP增长也几乎跌去一半,同时新加坡越来越多感受到其他欠发达国家的竞争压力,如马来西来和泰国,都已开始成为劳动密集型产品的重要生产国。面对日益加重的竞争,新加坡政府于1979年提出了富有远见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经济重组计划,主要措施包括连续3年提高员工工资,用劳动成本迫使企业进行技术改造,淘汰劳动密集型工业,鼓励外资投资高科技工业,鼓励研发,对科研、开发项目给予税收优惠等。

经济重组计划获得一定成功,期间新加坡GDP年均增长实现了8.5%,高于其他新兴工业化国家,技术升级速度加快,劳动密集型工业陆续转移至邻近国家,高素质人力资本迅速积累,投资也多集中于计算机、电子电器等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企业。阶段内建筑业亦发展迅速,诸多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先后投入建设。

到1985年,新加坡经历了自独立以来的第一次经济萎缩。失业率大幅攀升,外部需求疲软,利率低下,制造业中的投资也严重下滑,实际GDP下降至1.4%。政府高层经济委员会认为经济结构性缺陷是此次衰退的主要原因,认为是劳动生产率未与较高的工资保持同步提升,破坏了新加坡与竞争国家的比较竞争力,同时过于依赖建筑业的繁荣,繁荣结束自然经济会崩溃。

经济委员会于1986 年提出系列克服经济衰退的政策措施,包括将服务业和制造业作为未来10年推动经济增长的两大动力,把资讯业和金融业变成为两大支柱产业,带动外贸和其他行业的发展。在发展资本、技术密集型出口工业的同时,着重转向优先发展有增长潜力的服务业,使新加坡发展成为东南亚和亚太地区的区域性服务中心。前瞻性的决策推动了经济复苏,新加坡在80年代末全面达成“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目标,年均经济增长8.5%,金融和商业服务占GDP份额由1986年的20%升至26%,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的地位得以巩固,成为世界最大硬盘制造国,航运业和物流业均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2001年9月11日纽约的恐怖事件将美国经济引入了衰退深渊,连带影响下新加坡出现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GDP下滑。随后,新加坡在2002年遭遇马来西亚丹戎帕拉帕斯港口的削价挖角战,两个最大客户丹麦玛士基和台湾长荣海运先后因营运成本原因,将部分业务迁往马来西亚。而到2003年,非典病毒更使新加坡旅游业以及与交通相关的行业遭受到史无前例的重创。虽接连的打击多来自外部原因,但诸多迹象表明新加坡需要更根本的经济重组。由年轻一代的阁员牵头组成了“重造新加坡委员会”,为新加坡经济可持续发展而量身打造了发展高科技、借势中国及扩大腹地战略。如今我们所看到的新加坡赌场设立、医疗旅游吸引力提升、互动媒体成就以及与中国深入合作,都可视为这一战略的成果。

在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历程中,新加坡约每10年就有一次经济转型,每一次成功的转型都使新加坡经济跨上一个新台阶,形成一次新飞跃,变化已成为其经济持续进步的力量之源。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