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经济增长和职业教育

24/02/06

作者:杨俊宁 日期:2006-2-24 来源:http://jyw.com.cn/Edu/ArticleShow.asp?ArticleID=164428

[摘要] 新加坡充分利用人的资源,提高劳动者素质,从而使经济从过去依靠转口贸易转变为现在的依靠高技术产业发展经济的方针对经济的发展起到了直接的作用。教育特别是职业教育在新加坡很受重视,新加坡的教育和训练在其经济发展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新加坡的职业教育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这些经验值得我国借鉴和重视。

新加坡经济的迅速发展引起世界的瞩目,除了新加坡独特的地理位置等优越条件下,新加坡根据本国自然资源缺乏、人口密度大的实际情况而制定的充分利用人的资源,提高劳动者素质,从而使经济从去依靠转口贸易转变为现在的依靠高技术产业发展经济的方针对经济的发展起到了直接的作用。而提高动者素质主要依靠教育,可以说,新加坡的教育和训练在其经济发展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1997下半年,亚洲金融危机席卷了东亚各国,可是,身居风暴之中的弹丸小国新加坡,1998年却连续5年以极大的优势保持了世界竞争力的第二的排名,人口素质则高居榜首,这主要是由于新加坡很重视人力资源的利用。因为他是新加坡唯一可利用的资源,所以新加坡在建国之初就提出“人才立国”的政策,教育特别是职业教育在新加坡很受重视,这也是新加坡在短短30多年的时间内人口素质提高如此之快的关键所在。

一、我们知道,英国教育制度是由少数精英控制的,而他们对产业的发展漠不关心,教育和经济之间的关系很少有人重视。在新加坡,教育和产业之间的关系与英国不同,自始至终,教育和训练是随着产业制度的变化而进行相应的调整的,因此,教育从来未偏离过产业的要求,而是将产业利益放在自身发展的核心位置。从这个意义上,新加坡的技术教育和训练制度的发展直接同经济的变化相联系。我们可以把新加坡的职业教育的发展分成三个阶段,这些阶段是直接与经济发展的变化相对应的。

(一) 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的经济和职业教育(1959年——1979年)

1959年新加坡从英国的殖民统治下获得独立以后,国家面临的首要问题是维持新加坡社会的政治生存,这就需要通过教育在人们心中树立一种强烈的民族意识。此外,从经济的角度看,新加坡的独立是以坚实的经济基础来保证的。新加坡独立以前,主要靠转口贸易维持生存,工业和其他行业都很薄弱,为了改变这种畸形,单一的转口贸易带来的严重社会不稳定和诸多经济问题,政府开始制定新的经济政策,即以发展_T业为中心的经济多元化,最初,主要是以劳动密集型的进口替代型经济发展战略,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从而失去了原料供应来源和产品销售基地。这样,面对狭小的国内市场,替代进口式的经济再也无法继续发展,政府不得不调整经济政策,由内需型替代进口式发展战略转变为外向型出口式经济发展战略,无论是内需还是外向型都需要国家在工业化初期人力发展劳动密集型。

在建国初期政府试图通过跨国公司的投资来达到这个目的。高失业率是困扰新加坡的主要经济问题,失业率一度高达14%,新加坡以前主要是转口贸易,这并不能给人民提供充足的就业机会,这是造成失业的主要原因。为了解决就业问题,加之缺乏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政府在建国初期不得不依靠廉价劳动力和稳定的社会制度来吸引跨国公司的投资,因为这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对劳动力的教育程度要求不高。因此,仅有基础教育水平并不能成为新加坡发展的障碍。

与此同时,新加坡开始着手提高人们的受教育水平,提供数学和科学方面的训练,不过,其主要目的是培养劳动力的纪律性。新加坡政府还采取措施控制劳动力成本,说服工人尽量压底1L资要求。政府认为,通过这些做法,可以依靠低劳动成本吸引外资,从而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事实表明,这些政府的成效是很明显的。尽管如此,对初级技术人才的培养也开始提上了政府的日程。

1961年发表的《职业与技术教育报告》认为当时的教育过于学术性,不能适应广泛的社会和产业化计划的需要,提出建立一个从初级到高级的技术教育体系,将单一的学术性的中学制度改革为多类型的中等教育制度,在普通教育之外设立职业中学、商业中学、职业中专和技术中学以及高等技术训练机构,形成了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双轨并行的局面。职业教育主要对成年人和离校青年提供职业训练,训练课科内容广泛,形式灵活多样,满足了不同情况的求学者,冈此很受欢迎。

与此同时,对丁各级普通教育的毕业生,也相应地设立了各种训练机构,对他们进行职前培训I。但是,当时没有从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长远、系统地规划职业教育,而更多的是为了解决就业以及由于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急需掌握初步技能的工人与由于缺乏必要的从业技能而失业的矛盾,因此不可避免地带有“应急”色彩,水平较低。

(二) 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的经济和职业教育(1979 —— 1990)

然而,到了70年代屙期,东南Ⅱ其他各国的低成本劳动力增加,这意味着新加坡将失去其竞争优势,此外,威胁新加坡独立的问题依然存在。一些企业开始从新加坡以外的国家投资,以利用成本更低的劳动力。新加坡开始调整经济政策,迎接第二次工业革命,目的是利用新的资源,减少对底工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依赖,代之以资本密集型、高附加值的产业。经济转型的成功与否将会对新加坡的发展造成重大的影响。这使新加坡劳动力,尤其是技术工人的匮乏更加突出。失业率为3%以下,重要的工业部门劳动力短缺,许多技术性较强的职业要求增加工资,

这给政府带来了压力。迅速增加技术产业工人和技术水平高的劳动力成为当时经济发展的关键。因此,提高劳动者的技术水平就成为新加坡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新加坡实行了许多优惠措施吸引那些技术含量高的企业来新加坡投资,同时,还软硬兼施使新加坡的企业减少低附加值产品的生产,为此,新加坡提高了低附加值生产的劳动力成本,从而鼓励企业削减对这些产品的投入,原来技术含量较低的企业也被要求调整今后的战略方向。

这些产业的发展需要较高素质的劳动力,适应这个形势的需要,新加坡政府在职业和产业训练委员会的支持下,对教育制度进行了改革,开始采用新的训练框架,课程的重心从学术性转向技术性,同时还建立了新加坡技术学院。政府1979年还成立了技能发展基金 (SDF) ,目的在于提高人员的技能并给予过剩的劳动力再训练的机会。基金以向企业集资的形式筹集。政府规定,企业要为。r资每月不满750新元的职工向国家交纳相当与其工资收入的4% (现为2%) 的金额。

新加坡独立的时间尚短,殖民时期留下的文盲数量依然很多,到80年代后期,新加坡61%的非在学人口还只有小学八年以下的文化程度。由丁技能的积累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为了尽快培养出满足经济发展需要的劳动力,新加坡政府根据自身的情况选择了 “短平快”的战略,即重点放在对在职劳动力的培训,提高他们的基本技能,并实施了一系列这样的训练计划,这些计划主要在技术教育学院和企业中进行,采取单元形式,向员工提供了多种选择,或者进一步接受中等教育,或者通过职业培训获得提高工作技能的基础,到1990年,文盲在人口中的比例迅速降至10%,仅占20-24岁青年的1.4%。

1983年,新加坡实行了技能培训基础教育(BEST) 计划,这个计划旨在使成年人接受英语和数学方面的基础教育,提高在职成年人的英语和数学能力,达到初等教育水平,从而能够接受进一步的教育和训练。该计划每门课程分为四个单元,每个单元的入学要求都不同。到1992年,作为训练对象的22500名工人中,已经有78%的人参加了BEST计划。在这个计划的基础上,1986年,政府还提供了单元技能培训 (MOST)计划,它向在职劳动者提供机会以提高技术知识和技能,采取部分时间制的方式,受训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自由选择白天、晚上或者周末,有充分的灵活性。培训课程完成以后,可以获得第二级和第三级国家技术证书(NTC) ,能力水平证书 (COC),国家技术证书课程每门有四个单元,每个单元的课时为八个月,这些单元可以按照顺序进行,也可与企业的训练计划协调一致。能力水平证书的课程也采用单元制,包括两个单元,但是不同与国家技术证书的是,这些单元都很短,而且彼此独立,主要是某种就业技能的训练。1987年,中等教育工人培养计划 (WISE) 也开始运行,培训结束后可以达到普通教育证书水平。这些训练计划的施行,为新加坡提供了充足的技术储备。

(三) 高科技时代的经济和职业教育 (1990至今)

80年代后期,新加政府的观点进一步发生转变。为了超过其在东南亚的竞争对手,政府开始着手将赶超发达国家作为经济发展的战略方向,1991年政府文件 《新的起点》 (The Nest Lap) 就体现了这种观点。战略经济规划 (Strategic Economic Plan) 对新加坡未来的经济发展进行了详细说明。

为了在2020或2030年达钊这个目标,新加坡继续吸引高附加值产品和服务方面的外资。然而,为了维持经济的增长,新加坡鼓励国内的企业到亚非地区投资,谋求进一步的发展,这样不但可以使他们更廉价的劳动力,而且还可以把新加坡至于该地区经济发展的中心地位。新加坡确定了13个产业部门为新加坡保持世界市场的竞争优势的主要领域。为此,新加坡必须采取措施开发人力资源来促进这些部门的发展。这意味着新加坡的教育和训练体系需要按照发达国家最先进的经验进行改革,重新对训练政府的取向加以调整,注重培养中等水平的职业技能,充分发挥企业作为学习资源的潜力和作用。

新加坡职业教育的发展主要体现住两方面:确定有效参与先进的产业社会所需要的基本技能;培养中等水平的技能。为了明确这些基本技能,新加坡政府对德国和日本的教育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语言和数学的教学在初等教育中的课时比例达50%,但是,新加坡不可能直接照搬它们的做法,冈为在新加坡采用双语 (英语和母语) ,这表明,如果新加坡的初等学校沿用德、日的做法,那么其他课程的时间将会减少。新加坡采取的解决办法是为所有5岁儿童提供一种预备计划,以补偿双语教学要求所带来的负担过重的问题。为了保证高校青年掌握今后就业必须的基本技能,新加坡决定所有青年都要接受至少10年的普通教育。

1992年职业和产业训练委员会更名为技术教育学院 (ITE) ,它是隶属于教育部的法定机构,承担了前者的职能,它负责确定技能标准和资格的认可,由一个三边委员会领导,这个委员会包括来自政府、工会和产业的代表。它的使命就是通过技术教育和训练开发新加坡的人力资源,提高劳动者的素质和新加坡的全球竞争力。ITE有六项职能:

1、 向中等学校毕业生和在职劳动者提供技术教育和训练; 2、 通过继续教育和训练提高劳动者的技能; 3、 推动和管理企业的技能培训和教育: 4、 开发和管理认可标准及技能培训; 5、 发展和提供有关技能培训和教育的咨询服务。 6、促进技能培训和教育方面的研究工作。

现在ITE开始提供许多更高水平的技术课程,这样使职业教育的毕业生可以在多科技术学院或大学接受进一步的教育。

政府以前实施的BEST和MOST计划随着参加人数的减少逐渐销声匿迹,培训的重点转向在职学习。很明显,80年代后期,企业应当承担更多的训练任务,这是很重要的。90年代的新兴产业需要的能力不仅仅只是技能,还包括劳动者更人的灵活性以及处理无法预见的问题的能力,在这种条件下,在职学习就显得更为重要。根据德国双元制的经验,在职培训必须和脱产学习结合在一起,这也体现在新加坡政府的转变中,这种转变得到了许多研究结果的支持,这些研究认为,某些企业竞争必需的技能只能通过在职学习和脱产训练的结合才能获得。

素有“教学工厂”之称的南洋理工学院制定了“产业实习计划”,学员从第二年就必须在校内的教学工厂、企业中完成校内实习计划,然后到不同的企业进行3~5个月的实习,通过理论教育和实践训练的结合,学生不但可以学到生产技术,更重要的是培养了他们的创新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1990年新的学徒制实施,它采用了巴登一乌登堡的双元制模式,主要面向能够向员工提供训练的企业。它也要求教学合格的培训人员,以及在职和脱产训练。为了帮助企业培训合格的训练者,ITE实施了“产业训练者计划”。对于没有参加学徒制的企业,技能发展基金通过各种技能训练计划对企业培训提供资助,资助的训练机会从1981年的32600个提高到1991年的407900个。

1997年后,面对危机带来的教训,以及知识经济的挑战,新加坡政府又制定了一系列发展人力资源的新策略。1998年,为了加强劳资政三方的合作,成立了“人力21指导委员会”,共同制定全国人力资源的发展框架,使劳动者把提高技能和再培训作为竞争上岗的重要途径。企业采取措施继续鼓励和奖励接受技能提高的员工,政府则加人投入和加强协调工作。

从新加坡技术教育和训练的发展来看,新加坡的教育和训练体系与经济发展之间存在着十分密切的联系。虽然在两次产业化浪潮之间,日本和德国等国在教育改革和产业结构的变化之间建立了广泛的联系,但是,却从来没有达到新加坡这样的密切程度。究其原因,是由于新加坡通过许多机制保证教育和训练直接对政府的产业政策变化迅速的反应:

1、政府相对与资本和劳动力具有一定程度的独立性。英、美等国的经济发展方向一直是由市场决定的,而新加坡则不同。新加坡政府通过运用其资源推动市场的运行,使之按照政府预计的方向健康有序地发展。

2、新加坡善于根据本国的国情从其他发达国家汲取有益的经验。新加坡拥有先进的经济模式,这就有利于政府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对今后的经济政策作出正确的决策。政策又积极从其他国家借鉴职业教育和训练方面的经验,强调双元制培训模式和企业培训。这些都使职业教育的发展和产业密切相关。经济的持续增长为职业教育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而职业教育反过来有进一步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经济和职业教育之间存在一个良性循环。

3、在建立技术教育和训练与经济之间的联系中,新加坡高效的政府部门的组织结构也发挥了不可缺少的作用。各个部rJ对丁人力资源的开发都承担着明确的相应的责任。新的经济增长目标确定以后,在贸易和产业部 (MTI)及投资委员会的.I:作方针中得到体现。贸易和产业部有能力和责任保证经济的调整符合国际市场的要求,从而使政府的政策目标得以实现。其他的政府部门如教育部、国家生产力局在对人力资源开发作出决策时,产业的要求也是不容忽视的。

4、制度化程序运用也促进了人力资源开发和产业需求相协调,通过培训目标对政策实施机构的运行加以指导。为了确定未来的人力资源需求,政府依靠诸如投资委员会等机构,这些机构通过各种方式吸引外资,并同投资企业进行协商,从而明确未来投资对人力资源可能的需求。贸易和产业部提供相关信息,并根据人力资源供应的可能情况作出规划和预测,以次为确定新加坡技能需求的基础。

新加坡技术教育和培训的发展过程表明,新加坡的教育和训练的驱动力不是个人或者单个的企业,而是整个经济的需要。政府鼓励个人参与职业训练,也强调企业在训练计划的关键作用,但是培训标准时根据未来的经济发展趋势。总而言之,新加坡的人力资源开发政策是面向作为整体的社会的。新加坡的职业教育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为新加坡培养了充足的高素质的劳动力,为经济的持续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新加坡的做法值得我们思考。尽管技术、劳动力市场和教育与训练之间并没有决定性的联系,教育与训练的投入并不能必然导致经济的更高速发展,但是,知识爆炸引起的技术革命确实对劳动力市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企业、国家对技术和劳动力市场变化的反应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育和训练体系所作出的相应的适当调整。

二、在我国,职业教育和经济之间的联系始终没有受到重视,职业教育的发展相当滞后,而这个问题在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倍受关注。如何根据我国经济条件对职业教育进行改革应该成为必须认真对待的问题。对我国职业教育的建议:

(一) 中国人口多,经济基础薄弱,人均占有的自然资源相当贫乏,因此中国的现代化过程,必须在充分考虑就业问题的同时,人面积提高劳动者素质,变人口负担为雄厚的智力资源。这就决定了中国教育的发展必须在提高整体教育水平的同时,高度重视教育的多样化,而且多样化的重心在目前和今后相当长时期内都不宜过高。从此可以更清楚地了解到,中国职业教育的重要地位以及当前必须以中等为重点。

(二)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不可能完全通过政府的高投入来发展职业教育,然而传统观念和计划体制的影响十分深入,职业教育要发展并尽快改变落后面貌,必须一方面坚持改革,另一方面广泛地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使自己有一个较高的起点和标准。所以,改革和开放都是我国职业教育将长期坚持的方针。 (三) 中国的经济正在转型,中国职业教育的改革正在进行中,因此必须把职业教育现在的一切变化都作为一个长过程中的一部分进行观察,改革正在继续,变化必将日益深刻。 (四) 深化职业教育教学改革,培养同现代化建设要求相适应的高素质的劳动者和专门人才。调整中等职业教育专业目录,拓宽专业面向,增加适应性。大力推进课程改革和教材建议,开发编写面向21世纪的、反映新知识和新方法的课程和教材,以能力培养为本位,提高学生全面素质和综合能力,要把创业能力的培养,摆在突出位置,开辟就业的新途径。

参考资料:

1.Education:Culture, Economy and Society, Hu,Lauder, PhillipBrown and Army Stuart Wells, Oxfords University Press,1 997,Education,Skill Formation,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Singaporean Approach, David Nashton and Johnny Sung.

2.亚洲风暴冲击下为何仍居世界竞争力第二位——今日新加坡考察报告》,徐文龙。《教育发展研究》,1999年第5期。

3.《新加坡人力资源新举措》。《国际经济与合作》,1999年第8期。

4.《今日新加坡教育》,李人光等,广东教育出版社,1996年第1版。

5.《弧洲··四小龙’,职业技术教育研究》,马早明,福建教育出版社,1998年6月第1版。

杨俊宁: 河北省保定市育德中学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