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性贪污案口供证人前后矛盾

03/10/12

作者/来源:星洲日报 http://www.sinchew.com.my

(新加坡2日讯)新加坡黄文艺涉嫌贪污案的案情急转直下,控辩双方都指徐秀兰说谎,也都相信她与黄文艺有姦情。

辩方一开始就表明立场,指两人自2009年就有亲密关係,也曾引述徐秀兰的口供书内容,指两人在2009年6月,在世界城附近公寓发生性关係。

但是,徐秀兰庭上供证时,坚称两人只是朋友。这使辩方指她供词前后不一,昨天早上向法庭弹劾她的可信度。

而之前没有对两人关係做出明确立场的控方,昨午提呈徐秀兰从去年12月20日至今年5月3日所录的5份口供书,首次对此清楚说明。

主控官指两人自2009年开始,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发生包含性行为的亲密关係,这段情却在2010年9或10月了结。

而针对控方说法,徐秀兰也给予否认,坚持庭上说的是真话。

主控官提出徐秀兰口供书的证词本身有出入,这和她庭上的说法又有出入,针对这“双重出入",徐秀兰没有正面解释。

主控官指出,徐秀兰在庭上撒谎,因为她顾虑承认这段关係会给她家人所带来的后果,想挽救婚姻。

徐供证有3版本 主控官要求澄清

由于徐秀兰在贪污调查局录下的口供前后矛盾,又和她在法庭上供证明显不同,主控官因此在昨午在盘问她时,综合她的前后说词,列出两人关係的三个版本,要她澄清。

版本1:两人自2009年相识到2011年一直有性关係。
版本2:两人自2009年相识到2010年9月或10月一直有性关係,但在2010年9月或10月份手。
版本3:两人从未有过亲密关係。

主控官也特别针对版本2,问徐秀兰是否承认她和黄文艺曾有亲密关係,只是过后分手。

但徐秀兰完全否认,昨午在庭上坚持她和黄文艺从未有外遇。

针对这3个版本,辩方倾向于接受版本1,控方则接受版本2,只有徐秀兰坚持版本3。

指亲密关係 非肉体关係

徐秀兰之前接受辩方盘问时说,她所谓的亲密关係(intimate relationship),并非肉体关係(physical relationship)。

昨午,控方盘问她时,念出她在今年3月7日在贪污调查局录的口供。

徐秀兰当时表示,她在2010年9月或10月间,曾向黄文艺表示想结束两人的肉体关係,只把他当朋友。

但她昨午说,亲密关係对她来说是“亲密朋友(close friends)的关係"。

她还说,朋友是愿意听她倾诉心事,陪她聊天的人,不会对她做出性侵犯。

附上暧昧字眼 黄携妻旅行传浴室照给徐

黄文艺传奢华浴室照,“套房超大,还有按摩池,你应该来。"庭上爆出,黄文艺携妻到香港旅行,除了传酒店睡床的照片给徐秀兰,还传了一张豪华浴室照,附上暧昧字眼:“房间超大,还有按摩池,你应该来。"

但徐秀兰依然否认与被告有不寻常关係,只表示当时自己的“暧昧"答复,只是为了婉转的拒绝黄文艺,不想因此得罪他。

徐称3次见面没肉体接触

根据口供,徐秀兰解释为何在2010年5月至9、10月之间,与黄文艺见面3次,没有肉体接触。

她说,生了第一胎过后,6月与黄文艺曾经出来见面,当时只是聊聊孩子。接着两人再次见了面,但黄文艺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她声称把对方推开。

最后一次在2010年8月26日,两人相约吃晚餐。她表示3次都没有与对方有任何肉体接触。

丈夫知道黄是妻子朋友

徐秀兰在回答主控官的盘问时说︰“如果我承认和黄文艺性交,老公还是支持我,我们的爱会更坚固。"审讯昨午到了第5天,提到徐秀兰丈夫的部份少之又少,就连辩方在盘问她时,也只在口供书中,徐秀兰曾说“愿意为黄文艺与丈夫离婚"时,才提到她的丈夫。

之前庭上爆出,黄文艺用公家的手机,和徐秀兰从早到晚通电话,黄文艺一天可以发33则短讯给徐秀兰,这还不包括两人通过WhatsApp,skype和直接通电话等方式的短讯次数和通话时间。

徐秀兰昨天接受控方盘问时表示,黄文艺不时在晚上打电话给他,丈夫知道黄文艺是她的朋友,以及半夜通电话,但不知道两人口交的地点。

徐供证天天背对律师

庭上的徐秀兰,不管是接受辨方律师盘问,还是控方律师引证,都十分“有性格",几天来来几乎是背对辩方律师讲话,全程不看律师。

岂料,昨天下午情况出现大回转,连控方律师都怀疑她的供证,开始盘问她时,她竟然直接将椅子转向法官,屁股对着控方律师,只对法官供证。

儘管大部份时间都是她与两名律师“交锋",她却对律师们正眼都不看,一下午除了法官,其他人只能望着她的背影。

控方没将徐列敌意证人

儘管指徐秀兰撒谎,但控方仍没把她列为敌意证人。

徐秀兰证词反复,导致控方需申请盘问,辩方庭上称徐秀兰已成控方的“敌意证人"(hostile witness)。

但主控官休庭后证实,未把徐秀兰列为敌意证人。除了徐黄关係这环节,徐秀兰在其他方面主要还是根据控方立场供证。

一般在审讯中,控辩双方各可传召对自己有利的证人出庭,不过只能引导自己的证人供证,不能进行盘问。

当证人在庭上突然改变证词,对所代表的那方不利,他的身份顿时就成了敌对者,此时控辩方都可向法官申请,把证人列为“敌意证人",并援引证据法对证人展开盘问,以推翻不利的证词。

证人在公堂上宣誓作证,若成了敌意证人,有可能会被控在庭上给假口供,但最终会不会被提控,完全视控方而定。

控方不信证人 情况罕见

控方不信证人,要申请重新提问被告,是极为罕见的情况。

主控官陈建伟副检察司告诉记者:“控方的常规是不会盘问自己的证人和问引导性的问题。"

“证人针对感情方面作答时面有难色,而基于她庭上供词和口供书实际上又确实有出入,这又和庭上盘问很有关联,我们迫不得已必须,得以情况所需的方式处理。"

他说,控辩双方都有所有证据,而大家都不知道证人被盘问时会发生甚麽事。“最终,(庭上)没有证据是预料中的。"

肃毒局代局长:若与採购方有性关係 “须申报冲突换人接手"

控方今早传召第三名证人,也就是肃毒局代局长孙伟明,问他肃毒局採购工程的过程。

孙伟明表示,肃毒局局长有指示、修改与取消採购合约的权力,而且执行任何决定前,不需要提供理由。

“就算是属下和有关技术单位都同意,向局长推荐某份採购合约,只要局长不满意,依然可以不批。"他解释,局长不批准的情况,一般有两个。第一,作业环境改变;第二,预算分配出现变化。

黄加入前已拟提昇设施

辩方律师也针对肃毒局有关徐秀兰涉及的资讯科技项目盘问孙伟明,其中一个项目是不是早在黄文艺去年加入肃毒局前,肃毒局已有提昇资讯科技设施的打算。

孙伟明答说:“是"。

辩方律师又问,如果他是肃毒局局长,会不会批准徐秀兰有关的资讯科技项目,因为这些项目是经过肃毒局科技部门和评估委员会评估。

结果孙伟明答说,他“也会同意"。

控方问他,如果与任何人有性关係,而这个人又有意申请肃毒局的採购案子,作为肃毒局局长,他会怎麽做。

孙伟明表示,遇上这样的情况,作为局长,必须申报与此人有利益冲突,然后由别人代替他在这项案子负的职责。

他也指出,如果是家人或亲戚是同个案子的採购方或负责人,作为局长也必须申报。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