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教育的四点思考

26/03/07

作者: 昊然 日期: 26-3-2007 来源: http://blog.edu.cn/user4/
jjwdg/archives/2007/1674534.shtml

思考问题之一:

现象:2006年10月,我们观摩了新加坡国会辩论,李光耀资政、吴作栋资政,李显龙总理也参加了会议。让我们特别惊讶的是:基本上每个议员的发言都提到了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及新加坡应该采取的应对策略。中国的综合国力,经济的飞速发展已经引起世界的关注,特别是引起了东南亚国家的重视,中国的发展已经在客观上影响了这些国家所制定的国家政策。

思考:新加坡的确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先进的教育理念,高效的管理工具,卓越的的管理模式都值得我们借鉴;但是,站在国门之外,我们更应该清晰的看到了自身的优点,所谓“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我们学习新加坡的长处,但是千万不要丢掉了自己的长处。例如:我们扎实的基础教育,高效的教科研就不是新加坡可以比拟的。我们应该扬长避短,有选择性地学习新加坡,我们不能妄自菲薄,刚喝了两天“洋墨水”,就觉得外国的什么都比中国好。进一步说,新加坡先进的东西不一定符合中国的国情,我们不能做“邯郸学步”中的那个人,学别人走路,结果把自己怎么走路都忘了;“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我们应该牢记:学习新加坡的经验,一定要和中国的国情结合起来。

思考问题之二:

现象:2007年1月,听说我们要离开新加坡,新加坡教育部评估司的吴中博副司长主动提出给我们上几节课。他重点向我们介绍了“卓越学校管理模式”,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国家曾经花重金购买这个学校管理模式。新加坡教育部用这个模式每年给学校评分,既有自评,也有它评,并且对评分进行排名,落后的学校要挨批评,校长有可能被撤职。他说的几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他说:“昨晚,我写了一份报告,把近三年来学校排名持续退步的的十几个学校的校长上报给教育部,请求处分他们,他们中有的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做这件事,但是没有办法,我不能耽搁了孩子。”

思考:新加坡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培养、选拔了一大批“吴中博”,不计私利,公正严明,严格执行教育部制定的教育方针,所以他们能够做到令行禁止,政策法规的执行畅通无阻。反观我们武汉的教育,教育局制定了很多好的方针政策,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很多管理者找出一大堆客观理由,搪塞敷衍,更有甚者,阳奉阴违,因此,很多的好政策最后不能落实。我想:教育局之所以投入巨资,把我们送到国外学习,就是希望能够培养出像“吴中博”那样,对上级指示、政策、法规严格执行的教育管理者,从而提高我们的政策执行力。

思考问题之三:

现象:2006年10月,我们到新加坡科兰芝中学考察了一周,华文部主任杨晓玲女士给我们介绍学校情况,她说:“我们学校有1500多名学生,教职员70多人。”当时,我还以为她说错了,因为在武汉,1500名学生,至少要配备130名教师。在新加坡,教师每周在教室上课的时间是18个小时,相当于我国的两倍,此外,还有培优补差,还要承担课程辅助活动的指导工作,老师们非常辛苦。很多教师只能利用休息时间备课、改作业,即使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们也经常看到老师们辅导学生做作业。

思考:这就是新加坡的效率,这就是新加坡成功的原因。新加坡是一个讲求效率的国家,各行各业都比较辛苦,老师们对繁重的工作量已经习以为常。对教师工作能力及工作潜能的评价权利都在学校,新加坡校长每年最难的事情就是给老师评定等级,因为等级决定了教师的收入和声誉。因此,即使再累,教师也不敢消极怠工。而在国内,我们时常听到一些教师一边说工作累,一边在办公室聊天,看报。我真想让这些教师到新加坡看看别人是怎么工作的。如果我们三十八位学员能够把新加坡这种努力工作,高效务实的作风带进我们的工作之中,并且辐射到我们周围的每一个人,那么我们就不虚此行。

思考问题之四:

现象:2006年11月,我调查参访了新加坡的知名校长黄利发先生,我问:“新加坡校长最关注的是什么?”我满以为他会说创新教育、德育教育等等,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他的回答是“ 学生的学业成绩”。他说:没有良好的学业成绩,家长就不愿意为子女报名,素质教育搞得再好,没有生源,学校的生存都存在问题,还谈何素质教育呢?他认为抓学生成绩最重要的是抓学校的纪律,教师的工作纪律。冯焕好校长是新加坡知名校长,华文作家,她一方面痛斥新加坡教育对孩子的戕害,但是另一方面,她又十分重视教学质量,每次大型的考试后,她都要亲手在全校一千多名学生的成绩单上签名,她还要给进步大的学生写信鼓励,给退步大的学生写信鞭策。

思考:所以,新加坡的校长最关注的是教育现实,他们认为:教育必须立足于现实,满足人民的需求。但是,另一个方面,新加坡的教育管理者又从来没有忘记过教育的理想。新加坡校长的培训课程之一是:你如何当好二十年以后的校长,因为你教育的学生在二十年以后才参加工作。所以,新加坡的“课程辅助活动”活动才能够落到实处,尽管升学压力很大,但是,新加坡的中小学在下午一、二点课程结束后,几乎所有的学校都在进行课程辅助活动,落实时间,落实地点,落实指导教师,每一位教师都必须参加课程辅助活动,指导学生发展兴趣、爱好;所以,新加坡孩子基本上都有一技之长。

所以,我想说:作为教育管理者,时刻不忘教育现实,同时也时刻不忘教育理想,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