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劳动关系三方机制的启示

17/06/12

作者/来源:王茜(2009-10-15)
http://www.chinareform.org.cn

新加坡劳动关系三方机制应对金融危机的启示

  摘 要:新加坡的劳资关系因其独特的劳、资、政三方机制而闻名,被誉为是亚洲最稳定和最具有弹性的劳资关系体系。遭受金融危机和经济下滑的冲击,新加坡劳、资、政三方积极应对,提出了发展和培养具有全球竞争性劳动力的任务目标,采取了一系列提升劳动力素质、建立良好雇佣关系行为规范、实行全面弹性工作安排及弹性薪酬体系等措施,以获取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

  关键词:劳动关系,三方机制,新加坡三方机制,金融危机

  新加坡作为亚洲新兴的工业化国家,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其经济发展之所以保持骄人的成绩,与它和谐、稳定兼具灵活性的劳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1967年来,新加坡的罢工事件极少发生,1986年至今,工会就再也没有行使过罢工的权利,2003年,共有4162起劳资纠纷,其中只有0.05%是通过劳动仲裁法庭裁决的,其余全部都是通过三方协商解决的,新加坡三方机制的实际效果由此可见一斑。目前,新加坡经济也遭受了全球金融危机的沉重打击,三方协商积极应对,采取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措施,确保了新加坡经济社会平稳发展,其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一、新加坡三方机制协调体系的构成

  新加坡的劳、资、政三方具体是指新加坡职工总会(the National TradesUnion Congress,简称NTUC)、新加坡雇主协会(Singapore National EmployersFederation,简称SNEF)和政府人力部(the Ministry of Manpowerl。三方本着“合作、互信、协商”的精神,通过协商、调解或裁决等手段来解决日常的劳资纠纷。新加坡按照三方合作原则,不仅加强协调劳动关系和劳动争议机构的建立,而且非常重视劳动关系三方协调机制的建设,具体体现在由法律约束调整机制、三方协商谈判机制和国家社团促进机制所构成的劳资关系协调体系上。

  法律约束调整机制。新加坡有两个按照三方原则建立起来的处理劳资纠纷的国家一级机构。一是国家劳动仲裁法庭,又称工业仲裁法庭,于1960年建立,由专职庭长、10名雇主组织陪审员和10名工会组织陪审员组成。该法庭成立近50年来,对牵涉到30余万雇主和雇员的1000余例案件进行了裁决,确认了覆盖80余万雇员的5000余个集体合同。在新加坡,劳动仲裁法庭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权威的机构,其裁决对劳资双方都具有法律约束力。二是劳资纠纷调查委员会,它是政府的非常设机构,由人力部授权组成,其作用是对劳资纠纷进行调查并向政府提出调查报告。如果劳资纠纷无法通过集体谈判和依法裁定而顺利解决,劳资纠纷调查委员会可以出面进行裁决,调查委员会的裁决对纠纷双方同样具有法律约束力。此外,新加坡政府还通过立法建立了较为完备的劳动关系法律体系,颁布和实施了《产业关系法》、《雇佣法》、《工会法》、《行业争议法》、《劳工赔偿法》、《中央公积金法》等一系列同劳工有关的法律,‘将劳资关系协调纳入法制化轨道,形成对劳资关系的法律约束和调整机制。

  三方协商谈判机制。新加坡三方协商谈判主要分为国家一级和企业一级。国家一级的协商机构主要有两个。一是全国工资理事会,成立于1972年,由政府、工会和雇主三方的5个成员组成。理事会在年初举行会议,对企业工资增长额提出指导意见,并于6月份公布,虽然指导意见不是强制性的,但在新加坡有90%的企业都会把理事会的建议作为确定本企业工资水平的重要依据而加以执行。二是国家生产委员会,它是由三方组成的,并含有专业学术团体代表参加的组织,其目标是从培训人手,提高企业人员的素质,进而提高企业生产力。而企业一级主要是指工会与单个企业资方之间进行的集体谈判。新加坡现有各种工会或工会分会2000多个,工会总人数约占职工总数的23%,按照法定要求,超过半数以上的企业职工参与和组成的企业工会或企业工会分会,均有权代表企业职工与资方进行集体谈判。

  国家社团促进机制。新加坡政府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来加强劳动关系以外的社团伙伴关系的建设,其主要目的是增强社团组织的社会凝聚力。1997年,政府成立了9个(2001年合并成5个)社区发展委员会(Community Development Councils,简称CDCs),除三方代表外,还有居民代表加入委员会,通过各方的积极参与,共同为社区的发展和建设服务。此外,政府通过建立社会企业基金(Social Enterprise Fund),支持带有慈善性质或一些非营利性组织的创建,帮助它们扩大规模,企业的盈余再用来服务社会。通过这些国家社团的建立,不仅提升和鼓励了企业的慈善行为以及员工的志愿者行动,而且有力地促进了三方的协调合作。

  二、新加坡三方机制应对金融危机的实践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7年席卷全球的美国次贷危机给新加坡经济带来了严重的冲击。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新加坡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为10:25(即平均每10个人面对25个可选择的就业岗位),而到了1998年中期,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下降为10:8,新加坡全年的失业率也从1997年的1.4%上升到1998年的2.5%。遭受金融危机和经济下滑的冲击,新加坡劳、资、政三方积极应对,提出了发展和培养具有全球竞争性劳动力的任务目标,采取了一系列提升劳动力素质、建立良好雇佣关系行为规范、实行全面弹性工作安排等措施,以获取经济的持续增长。

  实施技能培训和提升计划。新加坡三方要求计划裁员的企业要送员工参与技能培训与升级项目(The SkillsProgramme for Upgrading and Resilience,简称SPUR),它由三方伙伴共同管理,政府计划两年内共出资6亿新币。SPUR是新加坡全面继续教育和培训体系(cET)的延伸,CET培训中心遍布新加坡全岛,计划从2008年的11万个增加到2009年的22万个,涵盖大多数行业领域,包含有60种不同层次的培训通道。SPUR不仅为雇主提供课程费用补贴,甚至为送出去培训的员工提供较高的缺勤工资,还为失业员工寻找新的工作及为在职员工技能的提升提供帮助。

  建立良好雇佣关系行为规范。新加坡国家三方顾问小组(rhe NationalTripartite Advisory Panel,简称NTAP)于2004年5月成立,目的是构建一个推广和发展良好雇佣关系行为规范的平台。顾问小组由来自不同政府部门、雇主协会和工会三方的代表组成,组长是人力部的议员。2004年8月,顾问小组发布了建立良好工作场所的实践指南,其目标是在雇主和雇员之间推广负责任的工作实践活动,从而增强员工对组织的承诺,全面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推动企业社会责任建立。新加坡国家三方推进企业社会责任的建立始于2004年5月,其目标是为主要参与企业社会责任构建的人员提供一个合作、支持和分享信息的论坛,为推进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献计献策,提升当地工商界对企业社会责任重要性的认识,并贯彻和实施企业社会责任计划。新加坡政府对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建立不遗余力,企业社会责任委员会的成员几乎涵盖了政府、社团以及工会等各个部门,为新加坡经济持续全面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实行全面弹性工作安排。三方要求员工和工会应该就实施较短工作周、l临时解雇、弹性工作日程或其他弹性工作安排计划,进行合适的协商,对支付给受影响员工的薪资要兼顾企业的绩效和财务状况。为进一步降低企业的运营成本,三方协商允许企业在避免裁员的情况下,采取弹性的薪酬体系。例如,可以采取浮动奖金、减少年度增资、下调工资体系、工资冻结等政策,帮助企业渡过因经济衰退而持续的经营状况恶化的局面。

  采取负责平稳的裁员办法。当裁员不可避免时,三方应紧密协商,确保裁员平稳地进行。企业必须将裁员的决定提前通知工会,对被裁的员工也必须提前告知,并通过岗位安置计划,积极帮助被裁的员工尽快找到新的工作,具有3年或3年以上工龄的员工有权申请裁员福利。总之,三方鼓励企业、工会和员工紧密合作,共同协商,以适应经济好转时的需要。

  三、三方机制的危机策略给我国的借鉴

  和谐、稳定的劳资关系在新加坡的经济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新加坡劳、资、政三方正是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无论从劳资关系协调机构的建立还是从劳资关系协调体系的建设等方面,都给予高度的重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劳、资、政三方还非常注重劳资关系的灵活调整,以应对国家出现的各种危机。在构建我国社会主义和谐劳动关系的过程中,新加坡三方应对危机的策略和方法值得我们借鉴。

  (一)完善三方协调体系,构建和谐的三方伙伴关系

  新加坡三方中的政府一方在三方共同推动增强社会凝聚力和企业竞争力的活动中,扮演着促进者的角色,起着主导和推动作用。政府不仅重视劳资关系协调机构的设置,还对劳资关系协调体系的建设不遗余力,重点突出了法律约束调整机制、三方协商谈判机制、国家社团促进机制,并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协调体系。我国的协调劳动关系三方机制近年来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是三方机制组织体系建设仍有待深化。面对我国各种社会经济成分、就业方式、组织形式、利益关系和分配方式日益多样化,以及经济关系和劳资关系呈现出日趋复杂化的局面,我国的三方机制尤其要重视职工利益表达和诉求机制、劳资关系监督机制、群体性事件应急和化解机制的建立,促使我国劳动关系协调机构和协调体系建设的进一步完善。

  (二)倡导良好雇佣关系,推动企业社会责任建立

  新加坡国家三方强调雇主应具备战略眼光,透过公平合理的奖励去激励和回报员工,同员工与工会建立长期友好的伙伴关系,从而全面提高企业的竞争力,形成双赢。新加坡三方在雇主和员工之间推广负责任的工作实践活动,倡导建立良好的雇佣关系行为规范,加强三方伙伴对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视,共同应对全球经济危机对国家经济所造成的影响。当前,我国应充分认识到推动企业社会责任建立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我国的三方机制,尤其是代表雇主的组织更应积极行动起来,为主要参与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的人员提供一个合作、支持和分享的平台,积极推荐成功的企业社会责任案例,通过行业网络或其他组织,协助贯彻和实施企业社会责任,为我国经济的持续全面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

  (三)实行职业再造和技能提升计划,建立灵活的劳资关系

  面对两次金融危机,新加坡全国职工总会主动提出削减工资增长率、停止红利、降低公积金缴纳率等措施,使新加坡企业经营成本迅速下降,保持了对外资和跨国公司的吸引力。新加坡全国雇主联合会也表示赞成工会在成本削减方面的建议并积极探索通过引入新产品和服务、加大R&D投入、开拓新市场等方式来保护工人就业岗位。新加坡三方联手推出的职业再造、技能提升与培训、弹性工作、弹性薪酬体系等措施,不仅实现了更多人的就业,而且使工会会员人数在危机期内不降反升,充分体现了新加坡劳资关系灵活调整的特点。我国三方应借鉴新加坡三方解决失业的最主要手段——培训来应对当前失业问题。我国各级工会组织应制定全面的职工技能提升计划,不仅对失业人员进行再就业培训,而且对在职的员工也要组织其参加新知识、新技能的培训,帮助员工适应社会经济结构的调整的需要,促进全社会就业能力和就业水平的全面提高。

  (四)发挥企业、社区、个人的积极作用,增强社会凝聚力

  新加坡三方为增强社会凝聚力而采取的一系列加强劳动关系以外的社团伙伴关系的举措,同样值得我们借鉴。社区发展委员会充分利用和动员社区居民的资源,为社区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持,并通过同社区内的一些企业或组织建立伙伴关系,增强社会凝聚力。由于我国三方机制成立的时间较短,组织体系建设不够完善,三方的代表性也不够明确,三方运作主要集中在协调解决劳动关系中带有全局性、倾向性、争议性的问题,对于劳资关系以外的社团伙伴关系则关注较少。因此,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研究通过三方机制,鼓励企业、社区、个人积极参与慈善和志愿者行动,发挥其纽带作用,增强社会凝聚力,同样是摆在我们面前富有挑战性的课题。

  总之,借鉴新加坡三方劳资关系协调体系的运作模式,特别是其应对金融危机而采取的一系列灵活、富有弹性、前瞻性的举措,对解决我国当前日益严峻的失业问题,改善我国劳资纠纷突出、劳动争议不断的劳动关系状况,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贺书奎,张喜亮新加坡劳动关系考察报告U],天津市工会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3,(3):41-43,

  2李向民,新加坡劳资关系发展研究,[J],南洋问题研究,2007,(4):7-14,

  3谭泓三方合作劳资两利效率公平兼顾[J],山东劳动保障,2008,(10):36-38。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