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文化断层的内情分析

23/10/11

作者/来源:罗兆强博士/The Island Storm http://www.ascsatu.com

白色风暴 新加坡的新仇旧怨
 
“冷藏行动”不但全城搜索逮捕,而且还有大批军警,直捣华文学校的大本营——南大校园,逮捕学生领袖。据当时的目击者后来回忆:在这个过程中,学生领袖被殴打,也有女生受到莫名其妙的侮辱。冷藏行动的余波,导致1963年9月26日,军警再度进入南大校园逮捕5名学生。 此外,1964年6月27日,新加坡军警上演一部更惊人的连续剧——行动党政府出动3000名警察再次进入云南园逮捕学生,令人震惊的是,当时的南大学生总人数还不到3000。

李光耀主导的波浪式大逮捕行动,导致那些在南洋大学上课的学生如惊弓之鸟、午夜惊魂;把殖民地政府移交给政府的监狱挤得水泄不通。保守估计,几次被抓捕的人数超过千人。

据赛扎哈利政治回忆录里写道:

“几天之后,“E座监房”的牢民增加了。落选的社阵候选人,包括王发祥,和其他约40位南大学生在残暴的“维护内部治安法令”下被捕。其中的一些,包括林源德和王发祥被关进“E座监房”。

与此同时,有关当局释放了几位较早时被扣留的政治犯,如孙罗文等人。从“E座监房的爆满情况来看,李光耀领导的行动党为了巩固自1961年行动党分裂后的政权,显然要逮捕和扣留更多的政治对手。面对拥挤的监狱及政治犯带来的大灾难,政府在樟宜监狱内再建一座新的扣留营,以便安置系列逮捕行动搜捕回来的政治犯。

我们过后被搬去那新建成的“E座牢舍”(E Dormitory),由三座长形牢舍组成,内各设20间有门的牢房。那之后不久,来了另一批新扣留者,其中有一名社阵领袖,他就是谢太宝。”

随着谢太宝及21位社阵领导人陆续在内安法下被逮捕,新加坡全城已经被白色恐怖的乌云笼罩,“草木皆兵”,“人心惶惶”,一夜间逮捕了100多名政治犯的“冷藏行动”,确实让新加坡人对李光耀感到恐惧,而动辄出动3000军警进入南大校园逮捕学运领袖的波浪式打击行动,更让华校生感到“风声鹤唳”,对政治“谈虎色变”。家长为了孩子的前途,也尽量远离华文学校,避免受到政治牵连。政府为降低政治噪音,确保大学里不会有反政府的声音,实行政治审查,以鉴定大学生的政治面貌,审查程序要求大学生入学前需要事先向政治部申请,领取“合格证书”。这套由行动党政府设置的审查程序,一直沿用到1978年南大关门前夕才废止。

中国古代有一段故事:“杯酒释兵权”。环顾新加坡当年的文化艺术活动,百花齐放,万芳争艳,读书会、合唱团、歌舞团、戏曲小组等林林总总。当政府发现这些文艺团体中有些带有左派的色彩,于是团体负责人被安全部人员邀请去喝茶,有的还会在内安法的名义下被逮捕归案,不少文艺团体面对政治压力,以个个采用自我蒸发的方式,被迫解散。“新加坡剧场之父”郭宝昆因为创作了表现社会尖锐矛盾的剧作,如《喂,醒醒》、《挣扎》、《青春的火花》,也被内安局逮捕。内安法的威力在于无限期拘留,经过4年的牢狱之灾后,郭氏接受当局的安排,限制拘留和离开新加坡,才获得释放。寒颤效应之下,很多对文艺活动感兴趣的人士,为了避免牢狱之灾,只好默默地放弃自己的爱好,在大家长式民主体制下做个好公民。

白色恐惧气候

新加坡自独立后,实行一揽子的经济计划,使国民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国民在住房、收入方面都得到了改善。生活水平在亚洲仅次于日本,其组屋制度和多项福利政策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但在经济、民生进步的期间,伴随的是严格的政治镇压,导致反对派声音虚弱,而报纸、工会、知识份子和法律界人士更像是中国古代的“文武百官”,在大家长民主体制下明白“明哲保身”的道理。

在内安法下被关押的社阵领袖谢太宝,给新加坡创下了另一个“第一”——成为全球被关押最长的政治犯,比南非的曼德拉先生还要长5年。曼德拉长年监狱生涯过后迎来的是万人之上的总统尊严,而新加坡的谢太宝由一个风华正茂的南大生,在内安法下饱经磨难,经过32年的牢狱之灾,1998年当内安局人员告诉他:“你已经是个正常人..”的时候,他已经是个病魔缠身的老人了。

1966年,谢太宝和其它21名社阵成员在内安法的名义下被捕,此后被关押了23年,在此期间,他的健康受到严重损害,最后在国际人权组织及国际社会的干预下,在李光耀即将于1990年策略性引退前,被放逐到新加坡的一个离岛——圣淘沙软禁,在一个旅游点的单房式保安亭里度过了9年的软禁生涯,才于带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新加坡本岛。所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在大家长式民主的新加坡,作为一名李光耀统治期间的头号良心犯,政府会给谢太宝平反吗?

1976年及1977年间,几十名经常著文批评政府违反人权的新闻工作者,被政府以参与“共党阴谋”等罪名下被捕。1976年5月,行动党宣布逮捕50名嫌疑人,他们被指控为共产党人。这一消息宣布几天后,国际社会主义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政党和组织的一个国际性联合体,成员党和组织将近100多个,其中有50多个成员党在约50个国家执政或参政)在伦敦举行会议,在英国工党和何兰工党动议下,向来以打压反对派享誉国际的新加坡行动党在会上被除名。一直标榜民主社会主义的行动党,在国际社会被羞辱后,只好卸下民主社会主义的外套,宣布退出该组织。随后,行动党政府变本加厉,把矛头从“共产党的威胁”转向“支持欧洲共产主议阴谋”,跟着逮捕了更多的政治犯;在1973年已被释放的社阵党要,傅树介医生,也在这个风头上再次被逮捕。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文化艺术_culture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