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 马新历史关係複杂

16/09/11

作者/来源: 星洲日报 http://www.sinchew.com.my

(新加坡15日讯)新加坡前内阁资政李光耀说,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经济特区所带来的动力,以及大马今后继续有像现任首相纳吉那样的首相,将为新加坡和大马製造更多合作机会。

李光耀昨天首次以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卓越院士的身份,出席庆祝学院成立七週年的对话会,并在对话会结束后受访时,表示相信像依斯干达经济特区这样的双边合作项目有助于促进马新成功的合作。

马新关係一直是很多人关注的课题,在对话会上,他也针对这个课题提出看法。

李光耀坦言,马新关係一向是个複杂的课题,双方都带着很多历史包袱。幸好的是,大马现在有位“想做事”的首相,因此他选择与新加坡谈判,以取得互惠双赢。

马领导层若变动或回到原点

“纳吉要大马与新加坡有更好的联繫,因此我们在讨论建地铁。

他也认为新加坡和依斯干达经济特区的关係有如香港与深圳的关係,只要妥善发展,就能取得互惠双赢。”

他说:“不过,如果大马的领导层出现变动,一切随时可能回到原点。”

每年引进6万人或太多 视人口老化调整移民政策

每年引进6万名外来移民以补充新加坡人口的做法,新加坡人恐怕消化不来。前内阁资政李光耀提出,新加坡可先尝试每年引入2万至2万5千名外来移民,再随着人口的老龄化作出相应调整。

他相信,随着人口老龄化,导致更多人需要外来者提供医疗等服务时,新加坡人将对外来移民改观。

“或许开始时,引进外来移民的人数可以是2万至2万5千名。随着人口老龄化,民众意识到没有足够的人在确保经济增长的同时,又要照顾老年人,大家或许更能接受引入更多移民的做法。”

生育率下降难以扭转

这是李光耀在一个多星期内,两次针对人口政策的提问发表看法。他上星期一同南洋理工大学的学生对话时,同样引述政策研究院的数据说,新加坡每年须引进6万人,才能维持劳动队伍的活力并推动经济增长,但这是个“政治上消化不来”的数字。

李光耀在回应如何更好地制定人口政策时,强调目前生育率下降的问题与过去的生育计划无关。他指出,发达国家都面对生育率下降的问题,这是妇女教育水平更高并获得公平就业机会后,难以扭转的趋势。

他不觉得已经下跌到近1.15的生育率还能回弹到2.1的自然人口替代率。

针对新移民融入的问题,李光耀说,新加坡人都明白需要外籍劳工,但因许多外籍劳工都不谙英语而排斥他们,并觉得他们抢走了本地年长者的饭碗。他认为短时间内难以消除这样的成见。

询及日益扩大的收入差距,他表示收入差距现象不可能完全消失。他解释,由于高收入者多为拥有特殊技能的专才,许多发达国家都出现中等收入者的收入增长,远远落在高收入者后头的情况。

放弃房产是在冒险

但最令他忧心的是低收入者。儘管国家推出针对性的援助计划来帮助他们,有些人却以为能以廉价租赁组屋,而出售原来的组屋,以致最后在海边扎营。

“如果我们提供更多廉租房,更多人会放弃原来的房产,这将是个无止境的循环。大家必须学习的教训是,你拥有的房产是珍贵的,如果轻易放弃,那其实是在冒险。”

两党制不利发展 国会更须具竞争力反对党

李光耀认为,新加坡国会更需要的是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反对党,而不是两党制,因为新加坡没有足够的人才来组成两支顶尖的团队。

他说,新加坡在成为第一世界国家后,很多受过高深教育且不轻易妥协的年轻人希望国会更具竞争性,政府得面对更多压力,然而若这样继续发展下去,新加坡最终会与欧美那样,出现两党制,这将不利于新加坡的发展。

“我希望反对党只是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反对党,而不是最终发展为两党制,误以为两党制对新加坡比较好。我不这麽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不认为新加坡有足够的人才来组成两支顶尖的团队。”

对于很多年轻人希望新加坡政治出现变化的期望,他认为新加坡在经历一段低调但稳健的增长后,人们的想法已有所改变,在富裕环境中成长的年轻人以为新加坡已晋升为第一世界国家,因此必须有第一世界国会,而这样的国会则应有第一世界的反对党。因为这样,他们变得不安。

李光耀说:“更多反对党是否意味着更好的国会,我们得拭目以待,观察反对党的表现是否具建设性。”

新加坡未来愿景属年轻人

他指出,新加坡未来的愿景是属于年轻人的愿景,因此他们应更明确本身所要的愿景,以说服领导人採纳这个愿景。

“新加坡的愿景应该是你们(年轻人)的愿景,不是我的。我已经活了大半辈子,已经88岁了。我现在正走向夕阳,途中甚至可能被绊倒。不过你们不一样,你们可以拥有你们想要的新加坡愿景。”

谈及政府过去几十年来能够确保多数年份出现财政盈馀,不像很多欧美的第一世界国家那样,几乎年年出现财政赤字,债务逐年累积时,李光耀说:“当你拥有的是民粹主义的民主时,为了赢得选票,你就得越给越多。为了在下一届选举中打败对手,你必须承诺给得更多。这是个无止境的‘竞标’和‘成本’(auctions and costs),债务最终得由下一代来偿还。”

“我看到很多国家选择这条道路,因此我很谨慎地确保新加坡不走同样的路。我也希望李显龙总理和他的内阁会继续审慎,并取得财政平衡。新加坡的国家储备也由民选总统来保护,这样一来,反对党就不能说,只要你们投我一票,我就从国家储备裡拨出一些好处给你们。”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