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丹戎巴葛驿站7月1日熄灯

30/06/11

作者/来源:衣若芬 中国时报 http://news.chinatimes.com

在新加坡坐火车出国

在新加坡,坐上火车便意味着出国。甚至于人还在行驶于新加坡的火车上,身份状态已经是进入马来西亚的国境了。特殊的历史背景,造成目前异乎寻常的「先入马来西亚,再出新加坡」的情况,因为接近新加坡市中心区的丹戎巴葛火车站(Tanjung Pagar Train Station),其实是属于马来西亚的。

经营铁路运输的马来西亚国家铁道局(Keretapi Tanah Melayu,简称KTM),拥有向新加坡承租999年的合约。 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联邦独立后,马来西亚国家铁道局仍维持租约。火车站、轨道,以及铁路两侧附近土地的使用管理权还是归马来西亚国家铁道局所有。

于是,旅客会在乘车的丹戎巴葛火车站门口,看见「Welcome to Malaysia」的招牌。在月台上通关,进入马来西亚的国境。火车行驶约40分钟后,到达新加坡岛北端的兀兰关闸(Woodlands Check Point),全部旅客下车办理离开新加坡国境的手续,之后再回到车厢,继续前行。

由于「国内有国」,丹戎巴葛火车站周边和铁道沿线的经济发展一直受到限制,两国入出境检查业务也有所不便,影响防疫工作。

2010年5月24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终于达成协议,以共同经营、联合开发和土地交换的方式,解决争议多年的火车交通运输问题。马来西亚国家铁道局和海关将于2011年7月1日迁移到兀兰,丹戎巴葛火车站也将完成它的驿站任务,另作他用。

车站初印象

想去丹戎巴葛火车站坐看看火车已经想了许多年。马来西亚来的学生大都劝我不必去尝试,火车班次不多,而且误点是家常便饭,行程没有保障。坐过跨境火车的台湾朋友也说:一次的不良经验就受够了,不建议特意到离地铁站还有一段距离的火车站,买并不便宜的火车票去马来西亚,不符合经济效益。

想了许多年,始终没有去搭火车,直到那天为了找一处仓储货栈中的水墨画展场,「误入」丹戎巴葛火车站避雨,才晓得时而从附近高架桥望见的圆顶下,是何等的景象。

火车站的外观是欧洲古典式拱门立柱,墙上有代表农业、商业、运输和工业的四尊希腊式半裸男雕像,雕像上方缀饰代表马来西亚国家铁道局前身的Federated Malay States Railways的FMSR四个英文字母。大楼前的花坛种植马来西亚国花──大红花(朱槿),「Welcome to Malaysia」的招牌已经拆除,只余下痕印。

候车大厅挑高,采天窗的自然光线,天窗边镶嵌分别以割取橡胶、收成稻米、开采锡矿、帆船运输等主题,每个主题三幅的拼贴画。大厅中央一座马来式建筑,尖斜屋顶,稍带高脚屋造型,回廊四绕,是旅游局的宣传装饰物。游客三五成群,而且西洋人居多,一些背包旅行的年轻男女,原本白色皮肤晒得泛红,正商量着接续的旅程。

墙上挂了亚洲东方快车(Eastern and Oriental Express)的标帜,原来从新加坡可以坐火车经吉隆坡到曼谷,好像是三天两夜的时间。在新加坡住久了,有了「岛国」的意识习惯,出了岛,就是海;离开「国土」,就是飞行,竟然忘了渡过新马之间的柔佛海峡,通过马来半岛,

跨国半日游

数寥寥可数。马来西亚人到台湾免签订,台湾人却必须签证,而且在新加坡,不能直接去马来西亚大使馆办理,一定得透过旅行社。说是四个工作天,等于是一星期。收费30新元,但护照上贴的签证费是10新元。虽然台湾新闻发布:以后台湾人去马来西亚免签证,但没有落实时间。

思前想后,过了几天,还是去旅行社重新办理入境马来西亚的签证。 「最初也许是最后的丹戎巴葛火车站之行。」我想。

在网路上查到,一天有八个班次到离新加坡最近的马来西亚城市新山。要看懂火车时刻表,还得弄懂它的排列逻辑──不是依照出发时间先后,而是车次编号的顺序。结果搜寻了,再自行整理,才晓得上午八点有一班,然后是十一点半。

来个半日游好了!十点半到达丹戎巴葛火车站,买票时却被告知:「下一趟是一点。」「客满了吗?」我问。他摇头。

「被取消了?」我问。他摇头。

「可是我在网上查到,十一点半有车……」我还没说完,他摇头。

柜台里没有反应。本来排在我后面的一位华人妇女走到隔壁窗口。原来隔壁窗口开了,我又变成排在华人妇女的后面,这位头巾很漂亮的亮黑马来职员朝我点头。

「十一点半不是有车到新山吗?」我还没死心。

「那是东方快车,新山没有停。」她说。

「是吗?我查了网上去新山的车班……」我灵机一动,想:那么,坐一次东方快车也好:「请问,从新加坡出发,接着停的第一个站是哪里?大概坐多久?」

她摇头:「不知道。」看我好像要再问,补充说:「不是我们公司经营的,票不在这里买。」

既然如此,还是买一点钟出发的车票了。从新加坡到新山,13新元。

排队准备入关

火车站有两处食摊,大厅和到站的月台边。午餐时间,涌进食客,有些是附近上班族的样子。

十二点二十分,旅客开始进到对面月台,我也去排队。队伍有三四排,问该排那一线,没有人知道。

从这里上火车就是入境马来西亚了。见大家都手执护照,应该要填入境表格,以前我搭汽车入境时,是填过表格的。我朝前走,看到一个写字台,显然是供旅客填表格用的,本来放表格的塑胶盒里空无一物。走到接近验票口,问铁路公司的工作人员,说要在进月台前剪票时索取。

走回月台的铁栅门旁,两位剪票男士正在说笑,看来旅客都已经进站,他们准备关栅门。

不知道。他们说,我们不管海关的事,我们是KTM(马来西亚国家铁道局)的人。

月台边还有海关办公室。我跑到办公室敲门,没反应。推开门,一股清凉的冷气。没有人。

海关人员向我要表格,我说没有,找不到。

「没有吗?」很削瘦的脸颊。我看着他的大眼睛。

他在我的护照上盖章,给我表格,要我在车上填写。

对号入座。一节车厢有一半的座位面朝前;另一半面朝后。乘客比我预想的多,我的座位很不巧,是面朝后。一点钟,火车缓缓移动,没有汽笛也没有铃声,仿佛大家都心照不宣似的,慢慢离开了站台。

行驶柔佛海峡长堤上

火车朝西,沿着AYE公路并行,到亚历山大医院附近折向北,直往岛屿北端的兀兰检查站。再过三个月,这段火车铁轨会被拆除,不知道会不会有经常往返于这段路的乘客感到不舍和不便。

驶出车站,起初还看得到铁道局的房舍及货车车厢,接着便是新加坡的政府组屋,经过荷兰路,愈来愈多独幢的洋房。像是在惯常欣赏的风景背面奔驰,火车驶过高架公路下方,垃圾、污水、涂鸦……花园城市也有一般都会都存在的小角落。往武吉知马,沿途出现杂草树丛,宛如进入蓁莽密林。再往北,与排水道并列,偶见等在平交道栅栏外的摩托车骑士,在台湾乡村的寻常画面,此时在新加坡却是那么新鲜陌生。

火车减速,有的旅客蠢蠢欲动,是新加坡的出境检查站到了。和一般的海关相同,查验护照,通关。以后此地将是新加坡唯一的火车站,目前正在装修中。

随着人群前行,竟然走到洗手间。刚才在丹戎巴葛火车站花了两毛钱上厕所,在厕所里「举步维艰」。马来人使用厕所有冲洗的习惯,可能车站内清洁工作做得不勤,厕所里满地是水。日本人发明的免治马桶应该最切实用,可惜我在新加坡的公共厕所里从未看过。顺便一提,在丹戎巴葛火车站,花一新元可以使用厕所里的淋浴设备。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回到火车上,感觉火车并没有加速前进,便行驶在柔佛海峡长堤上。对岸的市容清晰可见,轨道边有巨大的管线,不晓得里面是不是马来西亚卖给新加坡的水?

停在新山中央车站。车站很新,很干净明亮。连接车站的商场也和在新加坡的差不多。走着,突然想起:怎么这样就进入新山了?没过海关?是不是走错了?慌乱~

再想想,真傻!不是在丹戎巴葛火车站就入境了吗?好笑。

两小时换20分钟

晚上七点多回新加坡,想时间还早,今天星期五,汽车关闸也许拥塞,不如再来一趟火车之行。

买票时出乎意料。过去知道往返车资的数字一样,币值不同,去马六甲便是如此。从新加坡到马来西亚新山是13新元,同理可知,返程是13令吉(马币),相当于新元的一半。结果售票的妇女只收了5令吉。

我再三向她确认是要到新加坡。她有点得意:「没错!从我们马来西亚坐火车便宜很多!」可是接着是抱歉的消息:「火车会延误40分钟。」

坐在大厅乖乖等,头顶上的电子看板没有英文,猜得出意思是delay。奇怪的是,大家好像也都习惯了,到了八点五十分还没有人去询问剪票人员。三五个穿着KTM蓝色制服的年轻人时而互相交谈,时而与我们对望。我按捺不住,去问:「说是延迟四十分钟,现在已经超过五十分钟了。火车什么时候来?」

年轻人很客气,指着我原来坐的候车椅:「再等一下。」

九点二十分,听到广播,我只听得懂「新加坡啦」,其余的马来语一句也不明白。反正跟着人群就对了。

在剪票口被阻拦。原来是另一班火车进站。刚才的广播也许是:「前往新加坡的旅客请继续等候。」又过了十多分钟,广播再响,还是只听得懂「新加坡啦」。

这回是了。我本来搭的是八点多那班,这么一来,是和九点多那班一起载运了吗?

从火车离开新山、到达兀兰关闸、通关进入新加坡,前后总共不到二十分钟。我没有坐回火车到丹戎巴葛,干脆在兀兰车站出来,转坐计程车回家。为了这通过柔佛海峡的二十分钟,不敢须臾稍离地在车站守候了两个多小时,坐火车出国,还是挺辛苦的呀!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