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交流老师眼中的新加坡教育

29/11/07

作者: 乔老师 日期: 未详 来源: http://eblog.cersp.net/780073/850202.aspx

满怀憧憬背着沉沉的行囊飞往新加坡的记忆好象还在昨天,今天已经坐在舒适的家中了。回首在新加坡9个月的教育交流生活,那一幕幕难忘的情景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一 “外国的月亮并不比中国的圆” ——教师耀眼光环背后的重负

作为赴新交流的老师,刚到新加坡时,我们个个都兴奋不已。好容易走出国门,又是以指导者的身份来教华文。带着这份自豪与骄傲,我们都以为会得到特别的礼遇。谁知道,还没正式走进教育部,人事部的桑妮就给我们上了一课,在新加坡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凌晨三点到新加坡,还没等我们奥热中清醒过来,桑蒂就带着我们到人力资源部去办工作准证。来到二楼,只见一个大厅里已经坐满了前来申请的人士。我们在桑蒂的指引下,先各自领取了一个号码,然后坐在椅子上等候叫自己的号,再接受询问,以确定我们是否能留在新加坡。

“作为教育部的交流人员,也要经过这样的程序吗?之前,我们的资格不是已经得到你们的审查了吗?”当我们把这个疑问提出来时,桑蒂一脸严肃地说:“这是我们国家的规定,不管你是通过什么渠道来到新加坡,想在这里工作就必须经过人力资源部的资格审查评估,来确定你的去留。所以你们也得经过这一关,希望等会儿你们能顺利过关。”

看我们有些紧张,桑蒂又安慰我们,“只要你们带的证件齐全,回答审查官询问时说清楚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看着不时有人因为不符合要求被打了回票,我们都暗自祈祷,能顺利通过。终于,我们一个个轮流来到了不同的审查官面前接受检查。我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姐,她拿起我的资料、申请以及一大堆体检材料,仔细地翻看着,不是还用英语问我一两句。因为英语够烂,我总是很小心地听清楚后才谨慎地回答“yes”或“no”。足足过了一、二十分钟,她才放下我的东西,打开电脑,输入我的档案。我不由得轻轻吁了口气,总算过关了。等我们陆续接受完审查,时间已经不早了。

回想起刚才的险境,回头望望仍有人走进走出的人力资源部,新加坡制度的严格与规范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记。从人力部出来然后到教育部报到。教育部接待我们的老师虽然很热情,但简单寒暄后的开场白,让我们兴奋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开头三天的安排就是在教育部受训,了解新加坡的教育制度以及今年开始的华文教学改革进展,第四天见我们各自学校的部主任,双休日后到学校报到,由学校安排具体的教学任务。

匆匆找好住处后,带着忐忑与紧张,我们每天坐着地铁来到教育部受训。分管小学、中学华文教学的老师分别给我们介绍了教改的情况,还要求我们在学校假期时要回到教育部帮助他们完成教改的相关工作,这意味着我们的假期已经提前与我们拜拜了。因为我们比较特殊的身份,教育部的绍安老师在给学校的部主任交代时,提了一下我们在学校任课的工作量是20节左右,但具体情况由学校自己定。我当时还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一节课30分钟,20节就是600分钟,和国内四十分钟一节课相比,也就15节课,差不多的工作量,应该也不会太累。

星期一带着乐观的心情我走进了永青小学,(为了不迟到,我事先绕着学校走了三遍,仔细测量了路程和花费的时间。)首先要去见校长。先听华文科的主任介绍我们学校的陈校长是个华人,我还挺高兴,估计交流起来更方便。等我进到校长办公室在陈校长示意下坐下,他马上在外面叫进来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坐在我旁边。

我正纳闷,陈校长用缓慢的语调问我,“你是来交流的老师?”我赶紧回答“是。”他又问,“你是从中国哪里来的?”“湖北。”看起来校长对湖北了解很少,费力地想了一下,又接着问我以前教什么,有什么特长。我边回答,发现坐在旁边那位老师在用英文翻译。我这才知道,校长虽然是华人,但并不会说华语,只能听懂简单的华语,更不认识汉字。

经过老师的翻译,我和校长总算完成了初次的会面。我的具体的工作校长让华文科主任给我安排。走出校长室,那位老师主动给我介绍她姓翁,也是教华文的,分管好公民。在她的介绍下,我知道华文部门一共有18位老师。等科主任上完课回来就带着我来到老师办公室,给我介绍华文老师。以前只在电视中看到的公司职员的座位,现在变成了老师的座位。在排得满满当当的座位和窄小的走道中穿行了很久才找齐了所有的华文老师。老师们从堆成小山似的作业前抬起头和我打声招呼又埋头改起了作业。我暗暗心惊,这也许将是我未来生活的写照了。

因为学校华文部的关老师马上要生小孩科主任就安排我带她小二和小四的班,小一的班则由另外一位刚从会计转行过来准备做老师的人带。关老师也是位中国来的签约老师,今年是她的第六年和约。她所带的小二每周有13节华文课和1节好公民课。(相当于我们的思想品德课)小四一周有13节课,两个年级加起来就有了27节课,虽然已经超过了教育部定的工作量,我也没办法申诉。(之前已说过这样的话,一切听学校的安排。)听关老师介绍了两个班的学生情况后,我马上准备接手上课。

关老师怕我不知道,特别告诉我,每天上下班要刷卡,上课要准时进课室,对学生说话要轻言细语,少批评学生,以免家长投诉。关老师拿着一叠作业带我走进课室,让我熟悉学生。三分钟后教室仍是一片嘈杂,有人喝水,有人在翻书包,跟着一个戴眼镜的小男孩自顾自走到老师跟前说:“老师,今天听不听写?”关老师说:“听写。快去准备。”等报完听写,分组收听写本又是一片忙乱。收完本子,老师让学生都坐在前面的空地上,开始发作业改错。等学生都拿到本子,老师又把作业的答案念了一遍后,让学生上位去改错题。学生又是讲又是闹,教室成了一锅粥。

看到如此糟糕的课堂,我很佩服关老师的耐心。下课后,我不解地问,“华文课就这么上吗?”“不是,今天是听写日。有的学生回家忘了学,你在课堂上要给时间他们学,不然等家长看到听写本上错得太多,就会投诉你没让学生复习。”关老师举起一张印满听写词表的纸给我看。“这些听写的内容要在开学前准备好,每人发一份,并且告诉学生每个星期几听写,再在听写前一天告诉学生,提醒学生复习。学生的听写本要发给家长签名。”关老师的一番话让我重新认识了在新加坡听写的重要性。

按照关老师提醒的,我每天准时来到学校打卡。上课前还有三四分钟就要提前去接学生。星期一、二、三到礼堂带学生到课室,星期四、五到食堂带学生进课室。刚开始,因为教学楼是两边环绕的,加上课室经常变动。我经常犯糊涂,还找错教室。后来被巡视的校长看见了一次,问我,“找不到课室吗?”我脸红了。后来我找到了一个诀窍,记准一个方向顺着转,并且让一个学生在前面走。这才避免了找课室的难题。

等好不容易适应了这种连着上三节课不休息的节奏,新的任务又来了。华文部的陈老师要训练华乐的学生准备比赛,她所带小六的一周两节课的作文补习要我去上。接着科主任通知我要给小四的学生一周增加两节补习,陡然之间我一下子又增加了4节课。每周31节课加上三个班的作业有点让我觉得压头了,有时候还安排我代课,让我连中午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特别是遇到星期四,不算上午的课,下午我要从12点半一直上到四点半,三个教室来回跑。这样紧张的节奏很快让我加入到本地老师的行列 —什么时间有空档就赶紧到食堂去买东西吃。等我慢慢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后,仔细观察询问本地的老师,才发现他们比我还要累得多。

新加坡在职教师的工作量平均是36-40节,还不包括课外活动辅导时间。老师们至少担任三门学科的教学,除华文老师外,其他的老师还要担任还要级任老师(国内的班主任)。每位老师一周都必须负责一次学生的静读活动(15分钟)。为了充分利用课室资源,新加坡学校学生分上午和下午两班上学制。有的学校安排二、四、六年级上午上课,一、三、五年级下午上课;有的学校安排三、四、五、六年级上午上课,一、二年级下午上课。

我所在的永青小学采取的就是后一种编排方式。担任上午课的老师必须在7:15分以前到校,下午2:00以后才能离校。担任下午课的老师11:00到校,6:00以后才能离校。实际上几乎每个老师都不可能按时回家,因为上午班的老师在上完规定的课以后,还要利用下午的空节时间给学生补课。也有的老师既有上午七点半开始的课,也有下午四点半的课,她就要从早上七点一刻上到晚上五点才能回家。因为在新加坡中午是完全没有休息时间的,不管是十一点,十一点半,还是十二点,十二点半,一点,一点半都随时安排有课。

因此在学校里,很少看到老师能像中国老师那样按时吃早餐和中餐,上课时间的不固定,机动工作的灵活多变,使老师们习惯了在空节的时间吃东西。有时十点多了有的老师才吃早餐,有时快三点了,老师才匆匆啃几块饼干,吃点儿点心。因为我的课时比别的老师少,加上没有学生的课外活动辅导,因此多数时间基本上能按时吃饭,看到别的老师吃饭完全没规律,我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每个老师担任的班级多,作业批改任务就重。(作业的种类很多,以华文来说每个年级至少有六种到七种。包括听写、造句、习字、补充作业、课堂作业、知识画报、作文等。)尤其是在新加坡作业批改是评价老师工作的一个重要因素,更使老师们在批改作业上花费的精力更多。除了上课,老师空余的时间就埋头在作业堆里。有时候作业批改不完,因为晚上有华社补习,老师们还会自愿留下来,到晚上九点才回去。周末有的老师甚至把作业带回家批改。

星期六本来是休息的时间,但因为请的专业辅导老师是外面的,学校就把很多的课外活动,像舞蹈、戏剧、武术、华乐等都安排在星期六训练,随班辅导的老师就要回到学校辅导学生,批改作业。

除此之外,来到新加坡不久,我还发现学校把行政任务下放了,很多老师都承担了一些行政方面的工作。比如维持学生纪律、课室管理、学校活动等等。那是四月的一天,上午刚上完小四的课,米雪儿就叫住我,“乔老师,等会儿我们一起去买奖品。”“买什么奖品?”我不解地问。“这个星期六我们华文部要带学生开展户外活动,要给学生准备奖品。”

我明白了。星期三华文部门开会时曾简单提了一下,说是要组织三年级的学生利用星期六的时间开展户外活动,内容包括学生的游戏活动、创意制作和写作比赛,此次活动不仅需要活动策划还要准备奖品。我看当时大家都没什么反应,还以为没什么事呢。原来这是开学初就写进部门计划的活动。其实部门会一结束,所有的华文老师都按照分工开始行动起来了。从设计游戏内容和比赛细则,老师们都利用自己的空堂时间在做,购买奖品由米雪儿负责,所以她叫上了我。

那天,我和米雪儿还有另外两个老师一起坐巴士来到学校附近的购物中心,精心挑选奖品。既要考虑数量,还要考虑价钱。等我们拎着沉甸甸的礼包回到学校,已经满头大汗了。奖品买回来了,还要按照评奖的等次进行分类包装,把每一份奖品装成独立的小袋。下班后,所有的华文老师都留下来包装奖品,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才结束回家。老师们边包边说笑着,看到老师们快乐的表情,看来大家做这样的工作已经是习以为常了。后来询问学校的科主任,才了解到在新加坡老师们除了完成自己本身的教学任务外,承担其他的活动都是必须的。

每位老师担任活动的多少、完成的质量好坏还会影响老师们的工作总结和年终排名。后来再遇到各种节日,看到不同部门的不同老师策划、主持、组织活动,我也见怪不怪了。每到节日,负责这次活动的老师就主动开始筹备,在教师例会上进行分工布置和安排,老师们也都各司其职,把份内的事做好,使活动组织得井井有条。

而这些额外的工作虽然没有额外的报酬和补助,但老师们都能认真地做好。不仅做这些工作是没有报酬的,连担任级任老师也是没有补助的。在学校做的任何工作都没有另外的补贴,属于应该做,并且要做好的。没出去之前,我们都以为外国的老师待遇比我们高,却不知他们承受的压力是我们没有承受过的。

看到了新加坡老师的实际工作状况后,我对新加坡老师的收入一点也不羡慕了,比中国老师多几倍的工资背后是老师们辛勤的付出和沉重的负担。顶着公务员的耀眼光环,(在新加坡教师就是公务员。如果在教师岗位辞职的人,是不允许再进入其他公务员岗位的。)新加坡教师的工作压力与责任是没有人能想象得到的。和我同一天进校准备签约做教师的小丽没做到两个月就忍受不了离开了学校。到我11月离开永青小学时,又先后有三个正式老师辞职离开了学校。看来即使是拥有了我们所向往的待遇,还是有老师做不下去。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