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公共秩序法令》为啥?

20/03/19

作者/来源:张素兰 人民呼声论坛 (19-3-2019)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
/1172405792936393?tn=K-R

《公共秩序法令》就是涵盖了一切!

于2009年《公共秩序法令》修订二读通过时,律政部长在国会说明了意图:

“《公共秩序法令》(的修订二读通过)是代表了我们继续检讨管控公共秩序框架。它的目的是在于平衡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和社会权利在法律与秩序之间的利益是一个重要步骤。对于哪些寻求政治活动的的个别人,通过合法途径表达意见和正当的手段。这部法律将随着我们社会的发展、时间的推移,也会演化为此提供一个框架。即便是我们保留了带给我们在各个场合的安全的关键原则”( “This Bill represents a major step in the continuous review of our public order management framework which seeks to balance the interests of national security, public safety, community rights to law and order and the legitimate interests of individuals seeking to pursue political activities to express their views through lawful and legitimate means. The Act will provide a framework that can then be evolved over time as our society evolves, even as we preserve the key principles that have brought us safety, security and communal peace so far.”见网址: https://sprs.parl.gov.sg/search/topic…)

但是,当时反对党领袖詹时中和宪法专家Thio Li-Ann教授被他的讲话给蒙住了。他们都赞同支持法令的二度通过。

当时,工人党国会议员林瑞莲和刘程强及官委议员萧关洪反对这部法令。
律政部长所说的:

“《公共秩序法令》(的修订二读通过)是代表了我们继续检讨管控公共秩序框架。它的目的是在于平衡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和社会权利在法律与秩序之间的利益是一个重要步骤。对于哪些寻求政治活动的的个别人,通过合法途径表达意见和正当的手段。这部法律将随着我们社会的发展、时间的推移,也会演化为此提供一个框架。即便是我们保留了带给我们在各个场合的安全的关键原则”

我认为,

他说的这些话压根儿就不在他的脑海里。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部令人恶心的法令现在产生的影响。

在国会进行辩论期间,部长他提出了两起发生在2007年的事件。2007年,在亚细安高峰会议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举行期间,一群活跃分子尝试突出当时峰会要签署《亚细安宣言》事件,他们试图窜进了酒店的大堂、一群缅甸学生在在警方到来之前,在乌节路上短暂地展示了布条。这些活跃分子最终是和平地离开了现场。(见网址:
https://www.reuters.com/…/singapore-bans-myanmar-protest-at…)

一个更加令人感到麻烦的事件是涉及一名23岁的活跃分子、伊苏和工作者西莱巴兰。他于2007年12月31日,在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公署外举行了5天的绝食行动。他的聚而是行动党是为了抗议马来西亚政府在内部安全法令下监禁5名马来西亚兴都族组织负责人。西莱巴兰在爵士期间就是依靠食水来维持生存,事实上,西莱巴拉并不是在哪里需要驻新加坡最高员公署外进行抗议,马来西亚最高专员公署是坐落在靠近乌节路的东林繁华区。但是,警方人员却把它逮捕了,西莱巴兰否认有罪。(见网址:
http://www.taipeitimes.com/…/ta…/photo/2008/01/06/2007113718)

针对西莱巴拉的抗议行动,警方予以的主要理由是被定义为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触犯了“集会”条例。当执法者,特别是律政部长,把一个人的行为定义为“集会”,这是一个贻笑大方的笑话。这是对英语词汇的扭曲的最大讽刺。但是,我想,他们是准备失去自己的声誉在教育新加坡的国会议员。因为他们感到害怕,即便是一个人的行为都可以唤醒新加坡人的意识。以此类推,类似于在新加坡举行国际性会议,或者是活动,一个人的抗议行为可能会导致腰缠万贯的透投资者感到害怕而不敢来新加坡投资。

这就是《公共秩序法令》被提交到国会并通过的原因。

官委议员萧关洪要求将法令送交特选委员会,但是,他的要求被搁置一旁。就我而言,特选委员会是无法阻止国会通过这部法律的。这只能是进一步损毁执法者的声誉和浪费纳税人的钱吧了。

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公共秩序法令》的真正目的和它意图达到的后果了。一为名叫YAN JUN的新加坡人再一次单独地在市中心莱佛士地铁站外进行和平的抗议活动、人权维护者,如西莱巴兰和范国瀚为此都已经被控上法院。YAN JUN(见网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xPlXJloGmM) 和西莱巴兰(见网址:https://mothership.sg/…/seelan-palay-arrested-outside-parl…/ )的被起诉案件,告诉了新加坡人民,新加坡已经不再存在着表达自由的权利了。我们的政府已经完全控制、或者彻底地剥夺了新加坡宪法明确约定确保我们拥有的言论自由、表达与集会的权利了。

就我而言,是我在浏览这些视频时感到到失望。——一个可能需要人人们帮忙和一个一个纯粹就是为了展示表演自己的艺术才华的人,都把自己的宝贵在监牢度过了。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在进行抗议行动时并没有给在场观看的任何一个造成骚扰。

我们新加坡人是否可以过着和平的生活,而不理会一切?我们是否要等到自己失去一切?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