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一个人等于集会

20/03/19

作者/来源:张素兰 人民呼声论坛 (18-02019)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osts
/1171297323047240?tn=K-R

即便是那些来自邻国的外国人权活跃者经常告诉我,新加坡是一个富裕和民主非常成功的国家。许多人都羡慕行动党政府。他们甚至说,行动党政府是一个效率和可以容忍我的政府。在2013年马来西亚大选时,我听大牌马来西亚民主行动党的几位演讲者在群众大会上更多赞扬行动党政府。我行动党的这几位演讲者的眼睛现在睁开靠到了吧。

长期以来,新加坡的人权纪录是相当地是完美无瑕的,或者至少对新加坡的批评很少。我们只能在某些时候阅读到有关一些有关批评新加坡政府的文章。在新加坡的发达国家高级官员一般都避免提到反对新加坡政府实施的死刑法律。

在1980年初,当我向瑞士朋友抱怨有关行动党政府严控管制新加坡人时,他们都会责怪我。他们对喜欢行动党都持有很好的理由。当他们在加里曼丹的丛林里辛劳地工作和失去了欧洲的奢侈品的生活后,他们都喜欢到的文明的新加坡度假。我记得,当他们第一次到新加坡时,他们首先就会到八佰伴 超市溜达。在那里,他们购买了自己所喜欢的乳酪、杂锦早餐、腌肉、牛奶、香槟和木瓜。他们只所以喜欢新加坡是由于他们可以买到自己所喜欢的一切东西。

无论如何,在1987年,当我的瑞士朋友在回到美丽的瑞士乡村时,他们被告知我被逮捕渐进的消息后,他们对新加坡留下的印象就改变了。他们被告知,我的被逮捕渐进的理由是,由于我被指控参与“共产党统一战线”,企图推翻行动党政府。为此,他们一夜之间成了活跃分子了——他们进行抗议和书写新几千年。人民已经认清了,新加坡并不是他们完全想象中的新加坡政府是真正的东方瑞士。
新加坡的声誉仍然是良好的。我们不存在着国家幕后赞助的绑架和谋杀事件。但是,我们确实有绞刑、不经审讯的监禁和野蛮的体罚。我们的法律对年轻人已经超越了残酷底线和法律约定的最低刑罚下剥夺了法官的自由裁决权。他们已经变得有点机械化了。

新加坡人民已经不再对拥有的集会、言论和表达的权利感到吸引力了。他们为了餐桌上的食物,不得不进行超度的工作。新加坡人民进行长时间的工作,根本就没有时间关注自己的权利。最低限度,他们自己的生存权利不受到影响的情况下。
法轮功分子、个别认识和人权捍卫者一再地被起诉控告涉嫌进行单独非法集会和在一些极其微小的事件上的破坏行为。一而再地,这些单独个别人士被判处坐牢、或者是处于重金的罚款。新加坡人并不会因此而关心、新加坡政府能够为所欲为。
最近,新加坡政府开始受到了国家社会的监督了。《公共秩序法令》是在2009年实施的。当一些个别人被起诉到发言时受到了了国际社会的抨击。

《公共秩序法令》到底是一部怎样的法令?为什么政府需要实施这样一部对付个别人的这种反常的法律。这是一部粗暴的法令。这部修正的这部法令是延续了殖民地时代殖民主义者的《保护公共安全法令》,但是,比起殖民地时代的《保护公共安全法令》有过之而不及。在殖民地时期,英国殖民主义者最低限度是尊重人民的言论和机会自由权利。新加坡政府对人民实施的现有这部法令是比殖民地时代来的更加恶劣。

一百多年前,英国殖民主义者实施了《刑事法典》和《触犯轻微罪行条例》(就是现在的《杂项罪行(治安与妨害)条例》)。这是英国殖民主义者担心人民通过刑事势力或者犯法、恶作剧或抵制法律的执行(无论这意味着什么)组织活动。英国殖民主义者实施这些法令的目的是要防止5个人、或者超过5个人以上通过组织的集会达到他们预定的目的。(请看《刑事法典》第14章,以及替代它的《触犯轻微罪行条例》(就是现在的《杂项罪行(治安与妨害)条例》)第5部分《杂项罪行(治安与妨害)条例》)。

当1959年行动党取得政权时,它保留了这些法律和承认了我们的拥有集会、言论和表表达的自由权利。但是,在行动党取得了全面控制政权精辟。他们就开始不讲理了。他们决定永远统治着新加坡,所以实施了许多法令法规来确保能够实现继续统治的目的。无论如何,行动党政府怎么干是由于法令法规的实施只是影响少数人,大部分的人都不晓得法令对自己的同胞发生了什么问题。

尽管我们国家的宪法明确阐明确保赋予人民拥有基本自由的权利,但是,在1966年,由于反对党退出国会后,行动党一直以来就控制着国会。这就为行动党提供了为所欲为制法和修法提供的空间。行动党可以在任何时候为了惩罚个别人,而随意的修改我们国家的法令法规,包括国家的宪法。我们许多的同胞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逮捕并提起诉讼的。这是可悲的。但是,行动党制定或修订了这些法令法规来对付那些不幸的个别人时髦大多数人都毫不关心。我们都知道,这些被对付的人是没有能力或者有机会反击行动党的对付的。

在2009年,《公共秩序法令》重新规定了集会的人数。法令把集会的人数从5个人减少至1个人。原来的《刑事法典》和《杂项罪行(治安与妨害)条例》规定是把具有的犯罪意图的非法集会人数是5个或者超过5个人。现在这个集会人数已经被删除了。

(政府)通过修改《公共秩序法令》,我们国家在宪法约定下有关言论、集会和表达自由的权利全部从宪法一下子就全部被删除了。
依据宪法第2部分关于“集会”的阐述的定义是:“参与聚集或者是开会(不论是否包括在教室授课、交谈、演讲、辩论或者是讨论)的参与者的目的(或者目的之一)”:

任何个人、或者是一群或者任何政府,在展示支持或者是反对的观点或者是行动;
进行公开宣言一项事业或者是运动;或者是
举行任何的纪念仪式或者是纪念活动;
以及包括游行示威在内,任何单独一个人具有上述的目的面都参照上述(a)、(b)或者(c)项所阐述的。

我们的立法者将和平集会、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的方式全部刑事化了。我们的部长们已经表明,这些法律法规将会付诸实施。

许多新加坡人已经被判处触犯非法集会罪名成立入狱服刑。

我并不知道在任何发达国家是否有制定任何法律,禁止他们的公民在公共场所进行和平抗和表达自由的权利。如果您能够告诉我是哪一个国家,请您让我知道。至今为止,新加坡是一个属于第一世界的国家。当集会的定义在法律上被规定是一个人时,我们已经破坏了在英文词汇上的释义了,而这是新加坡人仅有的释义。我不知道,哪一天,我们的法院将会裁决《公共秩序法令》是不符合宪法的?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