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吉隆坡民主大会Noam Chomsky讲话

04/03/19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01/03/2019)

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在吉隆坡“民主大会”开幕仪式上的讲话

本翻译文章为姆.乔姆斯基于2019年5月16日在FORSEA吉隆坡的成立庆典大会上讲话全文

有人请我对民主和人权课题就亚洲和南亚的情况发表一些看法。这几年来亚洲的复兴是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对未来是意义重大的。当然,“复兴”这个词是恰当的,因为我们都知道,直到18世纪,中国和印度不仅仅拥有异常丰富与充满活力的政治文化历史,而且它们也是世界上最进步的经济体系。

在那时候,欧洲仍然是处在发展中的边缘。事实上,它是从亚洲借鉴了更先进的技术,西方采取了经济历史学家所说的“过桥抽板”后,现在以盗版的名堂把这种方式禁止了。首先,你自己往上爬,然后却阻止其他人走同样的道路。有些人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亚洲也许会恢复在世界事务中的主导地位。不管这些预测到底有多确实,殖民化的影响以及努力摆脱殖民化后遗症的折磨,给亚洲留下了深刻甚至可怕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在未来几年随着灾难性的全球暖化而更进一步恶化。

即使我对问题有深入的理解这一必要的条件,我不会假设我能为这些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因为这是一项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任务,而且我也不是恰当的人选。反之,我想反省一下民主情况、现在以世界为主导的社会的人权、不久前的西方文明与它伟大成就,还有亚洲所熟悉的及令人震惊的西方罪行记录,并希望这做法能有启发性。那么让我们从西方的民主状况开始。就在当下,在眼前,面对非常激烈的竞争。

在一次又一次的选举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中间派政党统治的这段时期,随着披着民主外衣,进一步深化独裁的小“气量民主”的兴起而造成民主的实际作用大受限制,中间派政党不断被削弱甚至几乎被消灭掉。随着极右政府势力的崛起,中间派机构崩溃了,特别是在中欧,鉴于近期可怕的历史,这变成一个不能被忽略的问题。

好!虽然这种趋势在欧洲特别显著,但它们也延伸到美国。两个传统政党仍然垄断着政治体制。但在2016年的选举中,他们受到了严重的震荡。在共和党最近的初选中,从基层遴选出来的候选人完全得不到精英所接受,他们被共和党的当权派击败。2016年却不一样。

这是头一回,当权派候选人被一名局外人击败了,他们以恐惧和蔑视的眼光看待他,尽管他表现出具冒犯性的行为,但他也了解如何为党内的主要选区、富有的个人和企业霸权服务。这项任务交给了共和党众议院领袖,他们的表现令人敬佩。利润飞涨,而实际工资继续停滞不前,针对贪婪的限制正被快速的放松管制侵蚀着。

虽然较少被报导,但民主党的情况更为惊人。一名亿万富翁在巨大的财团和媒体支持下赢得了选举,这并不令人惊讶。但是伯尼·桑德斯竞选的成功实际上打破了美国超过一个世纪的政治历史。他几乎没有私人财产或商业霸权的支持。他不是被忽视,就是在媒体上受到诽谤,但尽管如此,他差一点就赢得民主党的提名。他最终被党内领导人的阴谋所阻挡。

这与过去一个多世纪近乎买卖式令人惊讶的选举记录背道而驰。政治科学研究已经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明,总统和众议院的中选与否,单单从竞选开支这一变数,就可以极为精准的加以预测。一个必然的结果就是,大多数人口的权益简直被剥夺了,因为他们自己的代表无视他们的意见和喜好。他们只听到捐助者的声音,只盼望下一回的选举。两个政党都受到类似欧洲民主中间派机构被削弱这一强大趋势的影响。

这些发展引起了人们对所谓民粹主义的危险性做出评论,被认为这是对民主正常的运作、普遍良好秩序的严重威胁。分析家也尽力将这类民粹主义在整个国家资本主义世界的兴起归罪于各类的精神性障碍。一个流行的版本把它们归罪于冲动,这里是我引述来的,在我们的心灵和躯体深处,超越事实,对未来的恐惧,预见自我死亡。

然而,没有必要去受到一种非理性的泛滥而被吸引,以及神秘地蔓延到各个领域的情感所吸引,这些都受到过去一代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所影响。这些政策在大幅度集中财富、增强企业霸权、破坏民主制度,而民主制度更进一步退化为型式,而大多数人口却停滞不前。譬如在美国,今天的男性工人的实际工资比1979年新自由主义进攻刚刚萌芽时还要低。

在欧洲,对民主的攻击更加激烈。主要的社会经济决策是由未经选举的三大巨头,北方银行的严密监视下决定下来。基本上在整个西方世界,劳动人民和穷人都被遗弃了。这自然导致愤怒、怨恨和痛苦。这里没有什么秘密,也没有必要往心灵深处去寻找什么。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蒂和他的同事们观察到,我引述他们的看法,一个经济体系如果在一代人之中无法为一半的人带来增长,它必然会造成对现状不满,并抗拒企业政治。所以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并不神秘。

记住民主常常是个备受争议的概念也是很有用的。在世界民主复兴的整个时期,精英惧怕和鄙视这一概念。在伟大的民主革命中,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第一次是在17世纪中叶的英格兰,最终导致了1688年的光荣革命,在这场革命中,新兴的资产阶级再一次通过国会并以及牺牲皇室特权为代价来掌控政权。它有各种各样的收获。其中一项主要的收获是打破王室对丰厚、利润十分丰厚的奴隶贸易的垄断。

尤其是主要的奴隶制国家如英国和解放了的美国殖民地,奴隶贸易实际上提供了廉价的棉花,因此也推动了制造业、金融业、商业的发展,形成了财富和权力。某一些人,也许是绝大部份的人口,不愿意被国王或国会统治。还有支持教育普及、保障医药健康、法律民主化的宣传册子和代言人的出现。

正如他们的一位批评者不祥的指出那样,我引述他的话,他们向人民宣扬煽动教条,目的是要流氓群众起来反对王国里所有最优秀的人,并且联合起来一起反对所有的贵族、绅士、大臣、律师、富人及和蔼可亲的人。尤其令人恐惧的是那些呼吁自由和民主的流动性工人、传教士和印刷商们出版了小册子,质疑当权者及其神秘性质。最糟糕的是,这些乌合之众的小册子宣扬他们不再受国王或议会的统治,而是由像我们这样,了解人民需要的同胞来统治。

他们的小册子中解释说道,当骑士和绅士为我们制定法律,以恐吓选民手段而中选并压迫我们,他们不知道民间疾苦时,这永远不会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这些思想自然使最优越者,商人和制造商的新兴资产阶级感到震惊。在一定限制之内,他们愿意给予人民一些权利。在民主党被击败后,约翰洛克评论说,必须告诉日薪工人和商人,纺织工人和牛奶场女工应该相信些什么。其中绝大的部分不让他们知道,因此,他们必须只相信无疑。

在一个世纪后被解放了的美国殖民地第二次民主革命中,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尽管如此,重要的是要记住,美国革命尽管有种种的缺陷,确实是大大推进民主主义的普及。“我们是人民”这一概念,无论它在实施中有多大的缺陷,当时是一个革命性的概念。1780年代中,美国宪法制定的准备期间,出现了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民间活动和辩论、小册子传单、新闻、会议、团体,甚至是抗议经济不公平的农民起义。

宪法大会的代表当然是来自精英,他们关心的是如何压制民众从自由和民主所形成的群众压力。制定美国宪法的主要人物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詹姆斯麦迪逊,汉密尔顿清楚地抓住了起草者对宪法的基本关注。他解释说,宪法的目的是防止掠夺,民主精神倾向于靠财产来获利。财产是政府应该关注的问题。

麦迪逊同意了。他在宪法大会中主张政府必须保护少数富裕者不受到多数人的侵犯。他警告说,如果向所有阶层开放选举,地主将没有安全。当时主要是农业经济。一旦土地改革被通过,这是不可能被接受的。政府以产业拥有权对抗改革创新来确保国家的永久利益,这也意味着他们已认为是一种威胁。地主应该在政府中占有一定的席位以便支撑这一无价的利益。

应该建立这样的一个制度来保护少数富裕者不受多数人的侵犯。参议院应该是一个永久和稳定的机构。麦迪逊解释说,参议院将以国家的财产中招揽能力更强的人。人们必须同情拥有产业这一权利,参议院也与人民和民主愿望隔绝开来,成为政府中最强有力的部门。参议院不应该由民众选举出来。事实上,一直到1913年它才从普选中产生。被认为是应该受精英操纵。

整个故事很复杂。但总而言之,公平对待下,起草者确实成功的发动了一场违背普通民众意愿的精英政变。事实上,研究宪法形成的大部份学者恰如其份的称这是起草者的政变。学者详细的描述了被称为精英起草者由于太多的民主而发动了保守的反革命。从那以后,为壮大民主的斗争持续不断,并取得了许多胜利,但也经常遭到精英的反扑。

没有时间回顾这一段有趣的记录,至今反抗严重攻击民主和基本权力的新自由主义的群众斗争仍然十分活跃。目前的结果有时令人不甚愉快。历史上的经济危机弊病的症状让煽风点火者开启了方便大门。种族主义、白人至上主义、仇外心理,我们今天可以看到西方民主国家对那些逃离暴力、镇压和贫穷可怜人们的浪潮的种种野蛮的反应。

成千上万的人逃离非洲,到欧洲避难而在地中海死亡,欧洲在毁灭非洲大陆方面有着不少的记录,我不需要再提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美国,政府甚至将孩子从父母和家庭中拆散开来,并将他们送往沙漠中的虚拟集中营,以阻止那些仍然在逃离李根当政时期在中美洲进行的恐怖战争所遗留的灾难性阴影的人们。

奥巴马–克林顿对军事独裁的支持正在掀起一波新的浪潮。2009年推翻了改革派政府或对洪都拉斯的干预,导致野蛮暴力的急剧升级。这是今天大量难民的主要源头。美国的毒品战争对毒品的流通和使用并没起任何影响,它却使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地区遭到了可怕的暴力。那些逃离的人们在严重违反国际法下被残忍的拒绝。教皇弗朗西斯称难民危机实际上是富裕者和特权阶层的道德危机。他说得一点都没错。

人们很难想象世界将在几年内面临的难民危机,当海平面上升导致大量人口从孟加拉低洼地区迁移,或由于气温上导致已经受到严重压力的南亚的水供、冰川融化,导致水资源进一步枯竭,造成许多区域的人们无法活下去,甚至可能会驱使两大核子强国互相勒颈撕杀,后果是不堪想像的。预测灾难的发生实在再容易不过了。

可是,我们永远都不能忘记,解决方案是垂手可得的,这些解决方案至少可以减轻严重的征兆,甚至可能为建立一个更为自由和公正的世界铺路。解决方案近在咫尺。但是应用现有的机会绝不是一件小事。如果不这样去做,将导致极为严重的大灾难。谢谢。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