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行动党人的先贤

03/03/19

作者/来源:伍依 (13-1-2019)

行动党人组建了“新加坡开埠200年工作组委”,原本要纪念莱佛士,忽发奇想,找呀找呀找,找到了要为700年来为新加坡做出重要贡献的另外四位“先贤”塑像,莱佛士的塑像“将伫立在新加坡河畔莱佛士登陆点直到下周二(8日),之后会全年在新加坡河畔不同地点展出。”(联合早报1月5日)

莱佛士何许人也?

托马斯·斯坦福·莱佛士爵士(Sir Thomas Stamford Bingley Raffles,1781年7月6日-1826年7月5日)是英国殖民时期重要的政治家。英国远东殖民帝国的奠基人之一。幼年家境贫困,14岁被迫辍学,进入伦敦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充当雇员供养母亲和4个姐妹。该公司是一家半官方性质的企业,负责英国在远东殖民活动。1805年他被公司派往今天的马来西亚槟城。

1811年莱佛士被明托任命为代理人进行从海路入侵爪哇的准备工作。由于他工作杰出,被明托任命为参谋,并随明托航渡爪哇。1811年8月6日,英国远征军安全登陆爪哇,经过与荷兰、法国军队短期激战占领该岛。明托对他的成功倍加称赞,同年9月宣布他为爪哇的代理总督。

在英国占领了原本属于荷兰的苏门答腊岛后,他很快被提升为苏门答腊总督。不久明托前往加尔各答,年仅30岁的莱佛士不仅负起管理爪哇而且担负起管理数百万居民的群岛殖民地的任务。1816年3月莱佛士被召回国。此后,他虽被选为皇家学会会员,1816年获册封爵士荣衔,但未能重新取得东印度公司当权者的信任。

1818年3月他又再度来到苏门答腊,在担任苏门答腊西岸明古鲁代理总督时,鉴于荷兰重新控制海峡诸岛推行商业垄断政策,决定另外向东南亚发展英国势力。他凭籍深厚的东方知识和卓越的口才,使当时的印度总督沃伦·黑斯廷斯信任,为了保障英国贸易,必须马上采取有力行动。1818年12月奉黑斯廷斯之命,在马六甲海峡东面建立前哨基地,开辟了向中国海扩张的通道。他于1819年1月29日在马来半岛南端一个小岛上,建立一个自由贸易港,即今日的新加坡。他在当日宣布东印度公司已经从苏丹手中获得新加坡治理权,而事实上这个治理权来得并不完全合法:当时合法的苏丹并未同意莱佛士的要求,莱佛士是在推翻了这个苏丹,并另立苏丹之弟为名义上统治者后,才取得新加坡。莱佛士成为新加坡总督,1823年1月正式宣告新加坡为自由港。根据1824年3月条约规定,荷兰放弃对新加坡的一切要求。

1826年7月5日,莱佛士爵士于伦敦即将年满四十五岁之际与世长辞。

莱佛士占领新加坡后不久,英国殖民者就把它变为加工、储存、分销的“鸦片中心”。他们从印度进口鸦片,加工后除了供应新马及其它东南亚地区,主要是走私到中国去,因而在十九世纪中叶导致两次“鸦片战争”。之后,由新加坡输往中国的鸦片公开化、合法化,数量倍增、获利更大。

莱佛士为了增加殖民地政府的收入,还将赌博、娼妓合法化、规模化,甚至从东欧进口妓女。(资料来自维基百科)

这就是行动党人口中为新加坡“做出重要贡献”的“先贤”!

何谓“先贤”?先贤是指已故的有才德的人。“祀先贤於西学,所以教诸侯之德也。”(《礼记·祭义》)莱佛士的“德”能教育后代吗?

无知不可怕,可怕的是用谎言忽悠人。行动党人不但用掩人耳目去扭曲历史,还要利用自己的话语权把自己的价值观传输给新加坡人。

一个国家民族的存在,需要共同的价值认同。打败一个国家,灭亡一个民族,最巧妙的办法就是解构这个国家民族的共同价值认同。被立为“先贤”的人物,是这个国家民族的共同价值的承载者,是这个国家民族的精神符号。把入侵他国、贩卖鸦片、挑起战争,让赌博、娼妓合法化的外国人莱佛士当成“先贤”,这个国家的价值认同还会有所依吗?

行动党人一再吹嘘说莱佛士是开埠功臣,建起了海港、机场、铁路,把新加坡从小渔村变成了连接欧洲与亚洲之间的国际港口。殊不知,莱佛士的这一“功劳”,是方便英帝国把从殖民地掠夺来的物资运回英国而建,这就如欧洲的崛起是靠非洲黑人的尸骨堆起的,美国的崛起则是建立在无数印第安人的头盖骨之上的。我们不能因为美国成为第一强国就否认当年西方贩卖黑人的罪行;也不能由于今天为数不多的印第安后裔过上美式生活就由此默认当年美国屠杀印第安人那段令人发指的历史。

行动党人要用烂泥把莱佛士塑起来,在别人的唾沫星子里洗脸、梳洗打扮,还自己觉得能耐得很。新加坡之于有今天的成就,就振振有词地替莱佛士掩饰他的罪恶历史,莱佛士这一“贡献”,就能掩盖他的罪行吗?

所谓莱佛士为新加坡做出的“贡献”,一是在用今天新加坡的成就为历史上的恶棍做美化,二是掩盖历史的是非,三是混乱新加坡的历史主脉。

充当政治婢女的行动党人把莱佛士铜像在新加坡河畔展示,只不过是一尊出于政治用心而捏造出来的丑陋的、拙劣的、愚蠢的牌坊,看不出任何别的内涵。行动党人试图把莱佛士变为无害的神像,把他偶像化,赋予他某种荣誉,以便愚弄新加坡人,同时却阉割历史真相,磨去反殖运动的锋芒。这世界居然有这样的颠倒黑白、置历史事实与不顾的当权者,这是新加坡人的耻辱。

行动党人一贯说谎的目的是政治性的,而不是历史性的,他们努力地在寻找自己灵魂的寄放之地。行动党人自以为有权解释历史,有权阐述现在。行动党人对历史本真的扭曲,是行动党人一个很大特点,是行动党人内在的心理驱动,从潜意识,而且是从意识中,把对新加坡真正有功之人看成是不怀好意和危险的,或者说是心理阴暗的,从而使自己变成了一个心理阴暗之人。行动党人把正义的和尚一个个逐出寺庙,留下的尽是不干修行口吃人肉念弥陀的假僧人。陈嘉庚、陈六使、星华义勇军的烈士难道不是先贤?难道不能立塑像缅怀纪念?

一个自己心理阴暗的人,看别人看世界,当然都很阴暗。这就不仅仅是阴暗,而且是卑鄙的阴暗。因为行动党人利用了人们的正常心理,而把他们阴暗藏在其中贩卖给新加坡人,而新加坡中的大多数人,就这样在无知无识无感中,被带入了阴暗。巧妙的如同铁路拐弯一样,使新加坡人在不知不觉中异化转变。

人不可无魂,人无魂则死。国不可无文,无文化则或衰或亡。

自莱佛士1823年1月正式宣告新加坡为自由港后,开始对新加坡进行全面的政治经济文化改造与支配,推行殖民主义的奴化教育,延续殖民主义统治的行动党政权,彻底摧毁各民族教育,使新加坡年轻一代对民族文化一片空白,成为无魂无文的一代。

行动党人的价值观,没有历史也没有社会,虽然无臭也无味,但潜散着一股浓厚的意识形态。

在行动党人的统治下,英国对新加坡以及其他殖民自掠夺式的殖民统治消失了,只见到新加坡成为花园城市,想利用今日新加坡人对殖民统治历史的无知,用洗白殖民统治的方式来进行合法性辩护,消解新加坡人对殖民统治的痛恨心。

行动党人借纪念所谓新加坡开埠200周年,只不过是替殖民统治者脱下罪恶的枷锁,也替殖民统治涂上胭脂,消解新加坡人的价值观,扰乱人们的视听。

即使行动党人已传了四代,由于在无政治操守的旧轨道上经营已久,已经陷入那种巨大惯性而难于回头了。

不容青史尽成灰,史实如铁,面对铁的事实,历史不能贱卖。在驴背上涂上多少彩纹,它也不会变成斑马!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