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FORSEA为和平转变亚细安社会

27/02/19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25/02/2019)

转载自: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156234974553475/?type=3&theater
作者:张素兰2019年2月

为和平转变亚细安社会的东南亚革新组织

《东南亚革新组织》董事会成员

《东南亚革新组织》的诞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开始。它是由一群杰出的学者、新闻工者和专业人共同组成的,组成的成员在他们年前时期都是属于富有和丰富实际的经验者。他们坚定不移地揭露错误在自己的祖国出现的不合理现象。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在整个过程中甚至面对被迫流亡国外。但是,他们仍然是不顾个人所面对的这一切遭遇。他们在流亡期间成功地获取的了专业与学术地位。但是,他们仍然是履行自己的承诺和关心着自己的祖国和东南亚区域的发展和进步。

决心确保了正义与民主最终必将会在本区域取得胜利。《东南亚革新租住(FORSEA)》是在2018年末诞生,组织的目标是定下了在“在区域进行跨越国家社区的和平社会改变”宣言。

《东南亚人民宪章》

1.作为东南亚各国人民,无论 法律地位、政治与宗教信仰、文化、性别和性爱取向、阶级、职业或地域,都应享有人类普遍的结社自由。

2.此外,我们相信在正义的法律面前女性和男性一律平等,并享有充分、公平和基本的权利。

3.我们确信最终主权是属于人民的而不是国家的,国家政权只是为了治理而设的工具。

4.实行人民主权时,我们笃信以民为主,无论以代表或参与性质的政府,是各国人民行使公正平等权利的最佳工具。

5.我们的所谓民主在理论和实践上是在国家版图内以多数制进行统治并且保障少数群体及其权利。

6.我们进一步认识到民主不只是一种技术上的程序,而是为了追求人民志向、希望和愿景的生活方式。

7.我们毫不含糊地拒绝把权力集中在单一社会群体的掌控之中,无论这个群体是政党、国家机构、武装部队、社会阶层或个别人士。

8.我们充分了解经济与政治势力和国家保安机构之间的密切联系所产生的反民主倾向,我们也决心反对这一反民主的倾向。

9.我们相信人民党福利与安全必须置于在经济机构的利益之上。

10.为我们的后代着想,我们东南亚的人民承担全部的环球责任,确保我们的经济活动包括生产和消费,不进一步破坏地区的居住环境。

2018年7月22日在法国马雷里庄园 (CHATEAU DE MARELI)以协商方式草拟并一致通过。(见《人民论坛》:《马来西亚的变天能够在新加坡翻版吗?》网址: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8/08/19/》)

马来西亚巫统于2081年5月9日在大选中被击败以及和平途径更换了政府的实践,已经深深地烙在东南亚区域并明确地刷新了新的价值观了。

在《东南亚革新组织(FORSEA)》开幕仪式上聆听了与会嘉宾在会上的发言,让我有了新的看法。主讲者的演说词内容是充满诚挚,并带有感性与幽默。马来西亚国防部长默罕默德.沙布在幽默和随性的演讲中承认,他与马来西亚全体政府内阁成员一样(除了总理马哈蒂尔之外)在马来西亚政府里都是属于初学者。他们每天都在学习。但是,就像在战争时期一样,他有信心。对知一切新鲜事务的学习掌握是很快的!

值得大家赞赏的是,在短短的几个月里,《东南亚革新组织(FORSEA)》在本周末(2019年2月16/17日)成功地组织了这样一个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大会。不论是大会的主讲者和一个令人感到兴趣的展示为争取民主运动的艺术展览馆。这个艺术展览馆通过艺术创作,展示了本区域人民在争取民主斗争过程中的活动。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是“民主大会”的主宾。他在会场逗留了超过3小时。他参观了艺术展览馆。他与大会组织者公斤午餐并回答了一些问题。与马哈蒂尔一起出席大会的还包括了国防部长、雪兰莪州务大臣Tuan Amirudin bin Shari,他同时也是这次大会的共同组织者之一。这次的大会的成功举行理所当然会成为被区域推动民主进程的一个动力》

本次大会的一种非正式的自由气氛被称之为“节日”,也同时展现了本区域年轻人的精神面貌。来自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和柬埔寨的年轻人都出席了本次的大会。

我有信心地预见,

《东南亚革新组织(FORSEA)》终将有一天实现它预定的10个目标。今天,在全世界范围内急需要一场变革。《东南亚革新组织FORSEA》的董事们以拥有着超过400年的经验成功地组织这场大会。大会的精神将会激发马来西亚的邻国在争取本区域改变民主的进程。政府已经恢复了它们原有的风格了。马来西亚现在已经成为民主党的支柱了。人民独白新闻寄托在希盟政府身上。马来西亚的民主化将激励东南亚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平等的斗争!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