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人权组织就范国瀚判决联合声明

25/02/19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24-2-2019)

转载自:
https://www.hrw.org/news/2019/02/22/singapore-joint-statement-sentencing-human-rights-defender-jolovan-wham?fbclid=IwAR2MZ5UqhMO-zC6EyALZtoSsUHZuM9w7a8rtPkayQFUDhj3PZvTCVBlTA-g

人权组织就范国瀚被判决发表联合声明

日期:2019年2月22日9:19AM EST

我们是以下组织就范国瀚被新加坡政府判刑发表联合声明。

我们强烈谴责这起具有政治动机的起诉新加坡人权捍卫者范国瀚的判刑。新加坡国家法院判处于2019年2月21日判处他“在未获得准证下组织公共集会”罪名成立,予以罚款3200美元(相等于美金2367元)、或者以入狱16天作为替代罚款。

这项刑法的强制执行纯粹就是要竭止和平行使和平集会的权力。这是与国际人权宣言和标准的约定背道而驰的。这是赤裸裸地企图要制止人权捍卫者噤声。

新加坡的社运与人权捍卫者在发表自己的看法和组织和平集会时,经常面对着当局的骚扰、调查,以及其他毫无根据理由的指控。对范国瀚的判刑是违反他的基本权利的指控,这是显示了新加坡当局长期以来就存在意图制止和平的异议分子发表言论自由和出发。

2016年11月26日,范国瀚组织了一场主题为“公民不合作与社会运动”的室内讨论会。支持室内讨论会是在一家酒店的会议室里举行的。这项活动邀请了包括香港 亲民主活跃分子黄芝锋参与。黄芝锋是通过网络交流视频软件SKYPE参与这场室内讨论会的。范国瀚在讨论会过后被控“组织一场未事先获得准证”的集会,触犯了《公共安全法令》。

范国瀚长期以来就是一名人权捍卫者。范国瀚在强调言论自由权力方面由着突出的表现。他的被判处刑事罪的处罚,非常明显地是当局要与此威胁其他敢于分享自己与政府不同的意见或者是批评政府的人。

在2081年10月,新加坡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单独持有一面镜子的情况下被新加坡国家法院被判处触犯《公共法令》下的“非法集会”。西兰巴莱被法院判处罚款2500元(相等于美金1849元)。西兰巴莱是在2017年10月为了纪念新加坡的一名政治犯谢太宝而持有了一面艺术作品进行艺术表演。他的单独个人表演最终被7名警方人员逮捕。

范国瀚的判刑后未来将面对的和平表达意见及集会反映了新加坡政府将继续镇压人民的这些基本权利。这一切情况可能会在新加坡未来即将举行的大选之前进一步恶化。以下的案例可以凸显新加坡当局的镇压程度。

在2018年12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起诉博客梁志轩。这是因为梁志轩在脸书个人网页上转发了一篇有关李显龙总理涉嫌与马来西亚的“1马金融欺诈案件”有关的帖子。

在同一个月,新加坡总检察署起诉社交时事媒体《网络公民》主编许振恩,总检察署指控他在2018年9月刊载了一篇涉嫌触犯诽谤新加坡政府涉及贪污的指控文章。《网络公民》网站经常都发表批评政府的文章。假设总检察署起诉许振恩的罪名成立,他将面对最高判刑是入狱2年、或者罚款,或者两者兼施。在《网络公民》文章发表这篇文章的作者Daniel Augustin De Costa也面对同样的起诉。同时在《滥用电脑法令》下他面对“未经许可进入索取他人资料”的罪名。

这些例子显示,包括艺术工作者、新闻作者、博客、人权捍卫者和政治活跃分子在简单地发表自己自己的看法情况下,面对着制度性的骚扰和恐吓。

为了扭转这个令人震惊的趋势,我们呼吁新加坡政府:

撤销对范国瀚和西兰巴莱的判刑。他们都是在和平地行使自己表达言论自由和和平集会的权利;

撤销对梁志轩、许振恩及Daniel Augustin De Costa的诽谤起诉诉讼。

废除或者实质性地修改所有的压制性法律法规。这些法律法规不当地剥夺了言论自由和和平集会的权利;同时,落实适当的法律机制和程序确保确保人民在不受非法限制的情况享有全部基本权利。

结束骚扰和恐吓人权捍卫者,包括通过利用刑事司法程序制度在内。确保他们可以在不受任何恐吓(报复)的情况下可以从事人权工作。

本联合声明联署组织:
Amnesty International 国际特赦组织
ARTICLE 19反对检查制度国际中心第十九条(ARTICLE 19)
ASEAN Parliamentarians for Human Rights 亚洲议会人权组织
CIVICUS: World Alliance for Citizen Participation全球公民参与联盟
Human Rights Watch 人权观察组织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