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证据显示逮捕林清祥是错误的

21/02/19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19/02/2019 )

转载自:
http://theindependent.sg/evidence-showing
-lim-chin-siongs-detention-was-wrongful-emerges
/?fbclid=IwAR1rdaUqQBHzee6fbEoKskEBnFxqe
MPPU8pz3Vf8cfXVgI5qrx3v82HqP0g

作者: Anna Maria Romero 日期:2019年1月19日

随着一篇有关林清祥具有争议性的演讲在英国国家档案馆的资料的解密,证据显示,人民行动党发起人之一,林清祥的被捕监禁是错误的。

这名政治人物相信是具有领导新加坡的的领导人,但是,他对事业的承诺却因为最终被监禁起来被毁灭了。一份林清祥在1996年发表的就拒绝有关指控他,进行煽动颠覆活动,并鼓吹使用暴力推翻政府的演讲稿解密了。这是政府引用来监禁林清祥的理由。

1954年,李光耀和林清祥共同创立了人民行动党。林清祥的领导能力、演讲修辞和智慧,为行动党在组织上提供了良好凝集职工运动打基础。林清祥全心全意地支持被边沿化的新加坡工人。

他在22岁时已经迅速地赢得了群众广泛的支持。他在1955年赢得了武吉知马选区的市议会议席。当时,李光耀在介绍林清祥给马绍尔认识时还称赞说,他说新加坡未来领导人。

林清祥先生为人民的崇高事业理想受到的挫折期是,在1956-1959年被林有福政府监禁,以及在1963-1969年被李光耀监禁的这两段时间。

在过去的50年,新加坡政府坚持逮捕监禁林清祥的理据是合法的。政府把他定性为共产党员,指控他进行颠覆和鼓吹暴力。林清祥先生在他有生之年一直否认这些指控。

政府指责林清祥在1956年10月25/26日发动的暴力抗议行动。政府说,林清祥在位于裕廊美世界行动党举行的一个群众大会上鼓动群众对警方人员进行袭击(pa mada闽南话,‘打警察‘)。当时群众是聚集在一起抗议政府逮捕华校中学生和社运领袖。接着,在同年的10月27日,他在不经审讯的情况下被监禁了。

时任教育部长周瑞祺在立法议会上说,“值得注意的是,武吉知马区议员(林清祥)在美世界群众大会上不是在高呼‘默迪卡’,而是在高喊‘打警察’(pa ma da 闽南话)究竟是谁引发了骚乱,这一点有什么疑问吗?”

周瑞琪说,当抗议游行队伍朝着武吉知马路方向进行时,在靠近华中附近与警方发生冲突。

周瑞琪这样指控林清祥先生在群众大会上煽动暴力就成为了事实。但是,林清祥仍然是否认这样的指控。在1996年,林清祥逝世前的那一年,林清祥在最后接受记者Melanie Chew小姐的采访时仍然是否认这样指控。这篇访谈编录在Melanie Chew在当年出版的书籍:《新加坡的领导人》。

这个历史问题现在就必须一劳永逸地解决。在最近揭秘有关林清祥的讲话文档,林清祥是提醒群众,警方人员也是受雇佣的。他们不应该成为我们发泄不满的目标。他同时也是用缓和的口吻来降低抗议集会的气氛。

历史的语境

1948年,英国殖民主义者政府在马来亚宣布实施《紧急法令》后,新加坡处于严厉的管制。政治活动是属于非法的。政府随时可以搜查、监禁、甚至在没有进行任何司法程序情况下虐待老百姓。政府使用镇压和暴力手段对付 老百姓已经是司空见惯。

1955年,当时英国殖民主义者正准备在新加坡实施民主进程。引进了一部新的宪法(即“林德宪制”),让新加坡成立自治邦政府。当时,马绍尔被委任为首席部长。实施《公安法令》替代了《紧急法令》。基本上《公安法令》与《紧急法令》是换汤不换药同样的。但是,马绍尔在实施《公安法令》过程中采取了公平的立场。

1955年6月,大规模地逮捕了工运活跃分子之后引发了工会的强烈抗议后。马绍尔兑现了公平与快速审理有关案件的承诺。在审理工会的抗议行动案件后只有一名参与者被判有罪,其他人立即获得释放。

法院对案件的判决引来了改变近年来的老百姓被镇压的局面。新加坡的政治活动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发展起和壮大起来了。老百姓对于政府的暴力镇压和警方人员的恐惧心理也就消失了。无论如何,英国殖民主义者看到了许多活动受到到颠覆,而开始关切着日益增长的反殖民主义的活动。

1956年,在马绍尔辞职后,英国殖民主义者解决了新加坡人民提出的自治的要求。马绍尔的继承者,林有福追随了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旨意实施了更加严厉的控制,

在当年(即1956年)林有福缓引了的《公安法令》逮捕了7个人,并禁止了反殖民主义的活动。新加坡人民为此感到愤怒。他们成立了公民权利公约组织。这个组织的成员涵盖范围极其广泛,其中包括了来自具有政治意识集团、各个种族社群和不同的经济阶层。可以说,华人、印度人和马来人的组织、专业人士和工会,左右派的集团都凝集在一起,产生一股反对英国殖民主义统治的统一阵线。

林清祥以及越来越多人的被逮捕渐进,引发了新加坡人民更加的愤怒,追究导致了1956年的暴动事件。

行动党在当时的市议会里提出了反对大逮捕事件。在1956年10月份,李光耀、杜进才和帝凡纳出席了行动党在美世界举行的一场群众大会。林清祥在群众大会上发表演讲时,他提醒了与会的群众不要把不满情绪发泄在警方人员的身上,而是应该针对林有福和英国殖民主义者。

以下是林清祥在这次群众大会上讲话的部分内容:

“关于警方人员。他们是警察兄弟、警探兄弟(暗探)和警长。他们都是受薪者。他们都是来这儿出席会议反对林有福的。(这是会议进入以来最长时间的欢呼声)我们热烈欢迎他们!他们越多人出席这个集会将会是我们展现更加强大的力量。(群众笑声四起)很多人不要高呼“ 默的卡”!他们要高喊“ 打警察”!

这是错误的。我们需要他们与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是受薪者。这样,在冲突发生时,他们会拿着枪跑掉。(欢笑鼓掌声)”(“With regard to police… they are all wage-earners and they are all here to attend this meeting to oppose Lim Yew Hock. We gladly welcome them, and the more of them that attend will make us even stronger. A lot of people don’t want to shout Merdeka! They want to shout ‘pah mata’. This is wrong. We want to ask them to cooperate with us because they are also wage-earners and so that in the time of crisis they will take their guns and run away. (Laughter and cheers).”)

尽管林清祥在群众大会上的一再呼吁群众要冷静看待警方人员,但是,群众大会的群众在游行接近华中时与警方人员发生了冲突,指出冲突一直延续到份额天凌晨。在同一天,警方为驱散在华侨中学和中正中学集中的学生,向校园发射了催泪弹。由于警方的的镇压行动导致了当天全新加坡发生的暴动事件。

于1956年10月,林清祥比英国殖民政府逮捕并监禁了。他在行动党组织的美世界群众大会上的讲话就成为了被逮捕监禁的正当理由了。英国殖民政府的安全理事会决定一旦找到确凿的证据,将对林清祥进行起诉提告判决。

后来,英国殖民政府没有起诉提告林清祥,可能就是因为没有确凿足够的证据。

令人遗憾的是,李光耀并没有在当时市议会开始时驳斥时任教育部长周瑞琪对林清祥的指控。

英国国家档案馆揭秘了新加坡政治部的机密文件资料里就包括了当年林清祥在俄米世界群众大会上的讲话。很明显地,当时的林有福政府是捏造了林清祥在群众大会上的虚假内容。即便是后来行动党上台执政后,行动党政府也没有予以予以林清祥机会为自己的冤案雪白。

同样的。至今为止,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林清祥涉及共产党的阴谋活动。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当年在《公安法令》,以及后来的《内部安全法令》下的数百名被捕者涉及到与共产党的阴谋活动。

其他的政治部解密档案资料仅仅是证明,这些被捕者是合法的活跃分子。他们的斗争目标就是为了达到争取国家独立和自由。政治部拒绝区分这些被捕者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通过和平斗争手段进行反对英国殖民地统治和共产党颠覆活动之间的差别。

在1956年11月的大逮捕事件中一个有163人被逮捕监禁就是属于预防性逮捕的一个例子。政府在这次的大逮捕事件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指控他们,但是,却指控他们涉嫌怀疑可能是共产党员。

对于有关林清祥被捕监禁的档案资料解密后,网民们表达了同情的同时,他们也注意到李光耀在逮捕监禁自己的前“同志”时也是缓引同样的罪名作为理由。
以下为部分网民的帖子:

附件1 :林清祥于1956年10月25日在裕廊美世界行动党组织的群众大会上的

讲话全文
林清祥1956年10月25日在《美世界》演讲实况录音全文:(见《人民论坛》:《林清祥1956年10月25日在美世界演讲实况录音》见网址: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2/26/)(此稿是当年出席这场群众大会的政治部人员通过现场录音记载抄录的。)

林清祥在群众大会上是以福建话发言。他的演讲稿是有在场监视发政治部人员进行现场演讲实况录音的,这份资料是来自英国档案馆。如中文翻译件与英文原件之间的文字或词句表达有不同之处,均以英文原件作为根据。特此说明。

现场记录全文如下:(当大会司仪宣布林清祥是接下来的演讲者时,现场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译者:王瑞荣
亲爱的叔叔们、阿姨们、兄弟姐妹们,从9月18日到今天在新加坡已经超过20人被捕和7个团体已经被解散。在9月18日有6个人被逮捕,其中一个被捕者是林振国。他是农民协会主席,各业工友联合会主席和马来亚黄梨工友联合会主席。另一个被捕者是陈玉兴。她是妇女联合会执委。还有一个被捕者是陈蒙鹤,她是妇女联合会主席。中正中学2位教师也同时被捕。另一个被捕者是陈广风,他在裕廊教书,是教师联谊会主席。被捕人数一共是7个人,包括了上述6位被捕者和一位学生。前6位是在“驱逐法令”下被捕等待被驱逐出境。中学生是在“公安法令”下被捕。

在当天晚上有2个团体被解散,一个是妇女联合会、另一个是铜锣音乐会。这是什么理由?一个月已经过去了,林有福政府没有告诉我们,被解散的团体是触犯了哪些条例?也没有提出任何确凿的证据。逮捕行动后人民举行抗议集会,派了代表团去会见林有福并要求他解释这些人被捕的原因。他无法提出任何理由,只是说这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但是,大家都要知道林振国犯了什么罪!他在4岁时就离开中国到马来亚,今年41岁。在8岁时他就在黄梨厂工作,他在黄梨厂当了30年的工人,我相信很多兄弟姐妹们都认识他,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农民协会为工会和工人服务。他并没有受过教育,他是文盲,他说话也不流利。他犯什么法?他并没有偷窃任何的鸡只!他也没有触犯任何抢劫行为。他也没持有任何枪械去伤害任何人!但是政府在没有任何理由下逮捕他并要把他驱逐出境!

另外一位被捕者是陈玉兴。她也将被驱逐出境。她是妇女联合会执委。她是在中国出世的,她出世后8个月还不会说话时,她母亲就把她从中国带到马来亚并住在新加坡至今。她现在是24岁。她妈妈是一位勤劳的小贩。她辛苦的赚取生计抚养她成长。她努力读书取得了文凭,并在20岁时成为一位教师。她也在妇女联合会工作过一段时间。就因为这个原因他们要驱逐她出境,现在她的母亲没有人照顾了。她到底犯了什么罪?政府无法说出来!

陈广风,大家都知道他只是对教书有兴趣吧了。他做了些什么事?他所作的事就是告诉政府不要压制华文教育,他就是在这个理由下被捕的。妇女联合会主席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只是告诉政府今天新加坡有许多脱衣舞女郎,造成了许多年轻人每天都去观看脱衣舞表演,她告诉政府必须取缔禁止这些表演,否则将对青年人产生不良的影响,就是这个原因她被捕了。

除此之外,没别的原因。妇女联合会也被政府禁掉了。这个组织到底触犯了什么条例?没有证据。

政府发动了逮捕和驱逐行动后,在9月18日说:“政府是非常民主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新加坡人民的利益!这些被捕者如果愿意的话,他们可以提出上诉。但是,大家都知道上诉是否能够取得成功?不会成功的。

因为当我们提出上诉时,他们说这是不被允许的。什么理由?没有理由。我们反对驱逐,他们说不可以。9月18日的事件尚未解决时,在9月19日局势又发生变化。在9月24日,政府解散新加坡华校中学生联合会。学生会的负者人到底是在干什么?他们告诉学生们,学生来学校上课的目的就是读书——就是“学习”!这样他们长大后就可以成为父母的财富。这样政府也不允许,就将他们给逮捕了。他们说读书和“学习”是共产主义,因为在中国,共产党员的实践就是“学习”。这是不是说,假如共产党吃米饭咱们就不可以吃米饭?这是不合理的。——这一切就是压迫!

但是,当我们反对时,政府却不理会。他们变本加厉,他们不仅解散了学生会,还逮捕了学生。当学生们手臂缠着黑布条时他们又不允许。他们一方面说自己是民主的,假设学生不同意的话可以抗议,当我们抗议时他们却不允许。当学生们手臂缠着黑布条时,

他们也不同意并要逮捕学生。学生们要举行集会进行抗议时,他们说不可以。在9月30日,他们逮捕了中学联主席孙罗文。同时,他们也逮捕了我们的一位中央委员谢弈田,这些逮捕行动都是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的。

整个局势并没有改变,问题也没有解决。

10月8日发生了突变事件。8日晚上学生们举行集会,10月9日,政府召见各校董事部委员,强迫董事部开除142名学生。他们说假设董事部委员会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开除学生,他们将开始行动。

就在那天晚上,4位学生被捕。在这样的情况下,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的学生们别无选择,只好集中在校园里。

他们至今已经集中了15天,在这段期间,人民举行各种抗议行动。这一切抗议行动都是和平和合理的。他们并没有采取压制性的形式,我们没有拿起武器、石块,我们仅仅要求的就是要政府告诉我们逮捕学生们的理由,提出学生们犯罪的证据。他们并没有偷窃、他们并没有偷窃鸡只。

假设政府有证据,那我们无话可说。但是,政府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他们的回应就是继续迫害。

今天他们继续迫害我们。

昨晚,政府又逮捕了4人。其中一位是裕廊洛阳学校的校长,他也是小学教师联谊会的副主席。另外一位是铜锣音乐会的执委,还有一位是《时代报》的编辑,还有其他许多人被捕,我无法记住他们的名字。

他们也解散了4个团体——其中一个是家长联谊会。其他的团体是:艺术团体,小学教师联谊会和中正中学校友会。与此同时,昨天晚上他们颁布了一道命令,要在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集中的学生必须在晚间8时前解散,否则,他们将开始使用武力驱散。你们大家都知道,昨天晚上警方已经在中正中学和华侨中学门外驻扎。

在当前的局势下,已经有许多警察到了那里、水喉管柱也已经送到那儿。他们将使用强力水柱对付学生,假设学生不在晚上8点前解散,他们将使用武力。

使用武力去迫害学生!学生到底犯了什么罪?政府完全无法提供任何理由来说明他们采取的行动。为什么林有福政府要采取这样的行动?大家知道,这是最无理的和最暴虐的迫害。林有福今天的这种行为已经说明他是红毛人(闽南语ang mo lang,即英国人)的走狗。

他说,他要独立、自由和民主!他是否理解人民所要的真正独立?人民要求的是赶走英国人!但是,林有福并没有研究如何赶走英国人!他没有找出人民真正的要求!

在没有人民的支持下他如何赶走英国人?他不是在人民的支持下与其他政党一道反对英国殖民者,他却去寻求英国人的支持!

几个月前。他说的各政党联席会议,其实这全是虚假的。在他从伦敦回来后他并没有急着和所有政党商讨如何与英国殖民者进行斗争!他也没有询问人民如何一道与英国殖民者进行斗争!反过来,他去寻求英国殖民者的援助来对付人民!

9月18日到现在,已经超过一个月了!他所做的就是逮捕人民、解散团体,镇压再镇压。这一切已经清楚说明了他已经被英国殖民者收买了!他为什么不要协助人民呢?

那是因为他并没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坎里。

林有福早期的历史是什么?

林有福早期是在劳工部。他鼓励工人罢工,但是在背后却接受雇主的金钱。他镇压工人!他逮捕工人!现在他已经成为首席部长了!他仍然使用同一伎俩!他清楚知道,即使他是首席部长,他也不会得到人民的支持!自从他当上首席部长他啥事都没干!他所做的就是给自己买了一部新车。对于人民,他啥事都没做!所以,现在他恐惧未来人民不会为他效劳。他知道,再过两年将再举行另一次的普选,他将不可能再成为首席部长,所以他现在只能求助于英国殖民者,并使用英国殖民者赋予的权力去镇压进步团体!这样,当普选来临时他将没有竞争对手!没有人将会出来参与普选反对他!因为他认为这是他唯一的目标——他个人的利益!——那就是想着那区区的一个月几千元的薪金!——他已经和英国殖民者联手镇压人民了!

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人民!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必须坚定不移!我们不必对高压水柱感到恐惧!这是毫无意义的!林有福现在只是在为自己着想!由于他一心想要当上首席部长他必然要寻求英国殖民者的支持。我们已经知道,因为在英国殖民者的支持下,英国殖民者已经和他达致协议。

英国殖民者一定告诉他,马绍尔已经失败了!如果他想要成功那就一定要解散所有进步团体和逮捕所有的华人领袖!如果他这么做,他们将会给予他一点小好处。在一个月内,他发动了逮捕行动后就去英国。英国人与他密谋给予他获得独立或者确定在明年或后年独立的日期。因此,大家都在谈论有关独立的问题而忘记了那些被捕者。大家将会认为他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这样人们就会认为他的逮捕行动不是一个错误的行动。这样一来,人民都会同意他将会从英国殖民者那儿取得独立。这样大家都会同意,当普选到来时他不但可以担任首席部长。而且可以把他当成是勇士。或者,他的薪金将从4000元提升到6000元。

这就是为什么林有福现在遵照英国殖民者的指示去执行任务。

我们今天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利用英国殖民者赋予的权力去镇压人民!我们可以看到整个问题将不会有任何改变了!他将不会改变他的政策!他将继续采取镇压手段。他已经忘记了人民,他所做的就是要满足英国殖民者的要求。

人民将会如何想?人民将会这么想:现在进行抗议有用吗?——答案是:没用!尽管我们继续抗议,他将继续镇压。他将继续发动逮捕和解散行动。从昨晚开始,他已经逮捕了4个人和解散了4个团体。今晚他将殴打学生。所以,我们举行抗议有用吗?

但是,各位,今天我们不应想象林有福是非常强大的!是的。他拥有权力,但是,这种权力不会是永久的。

他是依靠警察、军队、机关枪、飞机和监牢。这一切都不要紧!——他能够依赖这些东西多久?他能够维持多久?

让他现在继续逮捕行动!让他继续驱逐!让他继续解散工会!他这样又能够持续多久?

这是不是第一次发生在马来亚的事?不是!在10年前英国殖民者已经做过这样的事了!

在1948年,英国殖民者已经做过同样的事情!实际上是比这还要严重!

在1948年6月20日天亮前,英国人解散了所有的工会!

在全马逮捕了超过1万人。但是,从1948年到1954年,近8年的时间里,人民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抗,最终英国殖民者静悄悄的让我们享有民选政府的选举权力。

假设英国人是无能的,林有福又能够帮忙英国人做什么?现在他有警察可以依靠、他有军队可以依靠、他有监牢可以依靠——但是,在新加坡有多少监牢?他们可以逮捕多少人?樟宜监牢最多只能关500多人,中央警察局或“四排坡”500人;圣约翰岛500人。只要有足够的地方,将会有超过1万人被逮捕。他还可以再逮捕多少人?(鼓掌)因此,他是无法镇压我们人民的。假设他逮捕1个人,将会有100人代替。假设他逮捕100人,将会有1000人代替!他不可能逮捕全部的人。他的政权能够维持多久?我们就说是10吧!但是,他不可能占据在这个权力位置上10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否可能住在这儿。(鼓掌)

在当前的环境下,没有民主,所以,人民高喊要民主。为此,需要一场普选,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到了1959年必须举行大选。为此,让他在1959年的大选时取得胜利,——让他再担任首席部长4年或6年。在这6年过后,他还有机会继续留在首席部长的职位上吗?没有机会了!所以,最终是把他打倒!这是非常清楚的。

让他继续掌权多6年,让每个人都关进监牢!但是,他们将会继续学习!他们将会更加有力量的反对他!(鼓掌)因此,逮捕是没有作用的!驱逐——他可以驱逐多少人?大多数人是本地出生的。他如何驱逐他们?他能做的是:把他们从大坡驱逐到小坡。(笑声)不管他如何驱逐这些人,他们最终还是被驱逐在新加坡。(更多的笑声)

这是没用的!

他依靠警察,依靠英国人,但是他能够依靠英国人多久?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英国人是强大的!大家看到英国人,“敬礼先生”然后鞠躬.但是,现在当大家看到英国人,他们就不断的吐口水(鼓掌——欢呼)(群众情绪高昂)今天,英国人在马来亚是一条狗。但是,这不只是在马来亚——在其他国家也是一样!例如在埃及,他们被埃及人民打得夹着尾巴下台。(群众继续欢呼)在印度,英国人被印度人民赶走。在塞普路斯,塞普路斯人民反对他们,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在非洲,非洲人民起来反对他们,他们也是什么都做不了!在英国国内,英国工人也起来反对他们!所以,林有福可以依靠英国人多久?
那些依靠英国人和美国人的人最终将会沉入大海!

蒋介石在中国的时候拥有千万的军队。他拥有美国人的机关枪和大炮。他获得美国人的支持去镇压中国人民。现在他不得不静悄悄的跑到台湾去。

林有福现在与英国人和美国人在一块儿又能够做些什么?林有福和蒋介石根本就无法相比!林有福根本就比不上蒋介石的一根毛!(群众欢呼)所以,林有福可以依靠英国人多久?当英国人跑了,林有福要去哪儿?

在新加坡可没有一个台湾岛——他唯一能够逃离躲避的地方就是大海!(群众欢呼)关于警方人员。他们是警察兄弟、警探兄弟(暗探)和警长。他们都是受薪者。他们都是来这儿出席会议反对林有福的。(这是会议进入以来最长时间的欢呼声)我们热烈欢迎他们!他们越多人出席这个集会将会是我们展现更加强大的力量。(群众笑声四起)很多人不要高呼“ 默的卡”!他们要高喊“ 打警察”!这是错误的。我们需要他们与我们合作,因为他们也是受薪者。这样,在冲突发生时,他们会拿着枪跑掉。(欢笑鼓掌声)所以,林有福不依靠群众反而要依靠立法议会里的人。但是,出席立法议会的人不超过10个人。他们都是部长。他们可以集合在一块儿,但是,一旦他们无法取得部长职位时他们就会内部起哄!他们是在偷窃、逮捕和敛财,如果他们不把这些钱拿出来平分,可以肯定将出现内斗!

例如马绍尔的事件。他们现在要强迫马绍尔支持政府,但是,马绍尔说他需要考虑。现在,他们在一起集会可以合作,但是,一旦吵架他们的集会就失败了!现在,金钱是背后最大的力量!每个人都感到害怕!

我们不需要害怕林有福。他不会太久了。让他来对付我们、逮捕我们、驱逐我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同样的事情已经在马来亚发生了!那是在1948年发生的。

日本人侵略时情况更加恶劣!很多兄弟姐妹被日本人屠杀!但是,现在日本人去哪儿了?日本人已经静悄悄的溜回他们自己的国家了!

所以,压迫人民的人是不会长久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因为他们的行动而感到害怕!假设你感到害怕。你将会是错误的!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我们要告诉林有福政府,我们要独立!独立并不意味着对付人民!独立就是要你去和英国人进行斗争并把他们赶出这里!(群众高声欢呼)假如林有福要继续镇压人民,我们会告诉他,人民会把他和英国人一块儿赶走!(群众大声欢呼)

在此,我们警告林有福政府,今天他已经成为英国人的走狗了!尽管他承诺要取消紧急法令等等,但是,这些都是空话,他没有兑现承诺!所以,他已经没有资格代表人民了!这就是说,这个政府已经完蛋了!这个政府已经死亡了!我们要他立即解散政府!假设他说,自己不是英国人的走狗,那么,他就重新举行选举,看看人民支持他吗?(群众欢呼)我们要警告他,假设他使用武力对付学生,我们新加坡人民将不会袖手旁观!

在此,我呼吁兄弟姐妹们,我们必须尽快团结起来!在今晚将可能发生一些事情!兄弟姐妹们,假如我们的孩子被袭击,我们将不会袖手旁观!所以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密切监视政府的行动!

兄弟姐妹们,叔叔阿姨们,不要悲痛!我们必须去告诉我们的邻居,林有福政府是一个坏政府,所以我们必须一直反对林有福政府!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

我们必须想方设法把这个镇压人民的政府赶下台直到实现我们的目标!

只要我们大家能够团结在一起,我相信,不论这个政府如何暴虐,它都会被打倒!

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太过失望,尽快团结起来!

工人团结起来!

农民团结起来!

我们必须采取一些行动回击政府的行动!

我的讲话就到此结束!

(注:到了晚上7点,群众大会结束。在大会结束前林清祥告诉大家在10月27日在武吉班让村将举行同样性质的集会,希望大家都出席这个集会。最后,林清祥要求大家一起高呼三声:“默迪卡!”)

附件2:林清祥被拘留监禁的罪状

1963年2月2日林清祥在冷藏行动下被捕的罪状
被扣者名字:林清祥
发出拘留令原因:

自1948年起,你一贯地、积极地自觉与自愿地,通过首先对在校的年轻人,接着在工运与政治界的群众中进行与推动广泛渗透活动,以协助非法的马来亚共产党,构成对新加坡安全之威胁。

“控状”根据“事实”为:

一、 1948年你是马共卫星组织“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成员;该组织因展开共产党统一战线活动于1948年被政府封禁。之后,你成为马共属下为利用儿童替马共暴徒刺探军情而设立之“小鬼队”组织之领袖。你同时活跃于马共小笨珍学生中之地下工作。

二、 1949年在华侨中学念书时,你保持与马共联络,成为马共属下卫星组织“星洲抗英同盟”成员。

三、 1951年8月15日,因受嫌成为“抗英同盟”成员而被捕。

四、 尽管如此,1951年10月被释放后,你又卷入马共支持的用来反政府之罢考行动,成为其组织者之一,结果你被开除出学校。

五、 1952年由于你在宣传共产主义工作中之热忱与效力,你被升为包括薛济团与许统英在内之小组领袖。薛与许曾因涉嫌共产党活动而被捕。你用马列主义组织学习小组进行共产主义宣传。

六、 1954年内你是共产党煽动之反国民服役的领袖之一,你将马共指示传达予非法集会和集中之学生领袖。

七、 1954年内从地下“抗英同盟”活动转移到政党和工会的公开活动以促进马共统一战线工作。

八、 1955年你成为共产党控制之“新加坡纺织工友联合会”受薪秘书,随着与其他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人员渗入“新加坡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 ,成为工会总务后,你联合了其他37工团,在“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领导下以工会为主要工具在新加坡进行统战工作。1956年10月,在共产党煽动的暴动后,“新加坡各业工厂商店职工联合会”被封闭。

九、 1955年9月你成为你指导下的工运不可争辩的领袖与发言人,通过“学习”与讨论小组,亲共文化活动如共产党歌曲与舞蹈被介绍到工会以进行共产主义宣传,你发表了无数煽动性演讲与声明以攻击殖民地政府,紧急法令和国民服役法令。

十、 1955年11月华玲会谈前夕,为了替马共争取国际支援,你写信予“伦敦殖民地自由运动”,你在信中表达了马共的看法,认为除非马共获得合法地位、紧急法令与公安法令被取消,否则马来亚不能获得真正独立。

十一、1956年9月在工人与学生中煽起反对拟议通过之公安法令活动中你起了主导作用。

在你领导下之共产党统一战线干部之煽动下,工人与学生于1956年10月进行暴动,随着你与其他马共统战干部被捕,1959年6月你获得释放。

十二、1959年6月获释后,你受委为财政部政治秘书,你照旧回到马共统战阵线,被委为多个亲共工会顾问,其中最主要的为共产党控制之“泛星工友联合会”。在你指导下,“泛星工友联合会”增长了影响力并具备1956年新加坡“各业工厂商店工友联合会”式的位置。

十三、1960年你被“新加坡职工总会”选为秘书团秘书之一。1961年5月当马来西亚计划公布,你与职总发表声明反对马来西亚计划以支持共产党统一战线之政策,新加坡职总接着被解散,你的计划受挫。

十四、你与你的亲共同志成立了“新加坡职工会联合总会”(SATU)。从1961年8月起你当顾问之SATU,先取得43工团而接着37亲共工团之支持成为马共在新加坡统战工作重要组成部门。

十五、1961年5月当马来西亚计划公布,马共见到行动党支持该计划,意味将出现的强大中央政府能更强硬对付共产党,而你们希望夺取行动党领导权已失败。在你领导下,亲共分子退党组织了“社会主义阵线”,你担任了秘书长要职。

十六、你个人争取了许多行动党的支持者投向社阵,你发现到马共在联邦失败是因为无法取得马来人支持,因此你致力争取马来人支持社阵。1961年你朝这个方向努力。
1. 全力支持马来前锋报之工潮;
2. 到大士马来渔村访问;
3. 邀请两名著名涉及马来前锋报之马来人士出席社阵成立典礼,他们是赛•查哈利和胡森•查依仃。

十七、1961年3月你负责出版社阵马来文(RAKYAT)版,当你被告知它不可能在马来人中销售,你指示即使仅能售出一两份还是要出版,因为你决心见到党的目标与政策能通过马来族自己的语文转达给他们。

十八、 社阵的共产党统一阵线政策主要是由你策划与执行,它一开始就是共产党统战对各项问题推行其路线的工具。

十九、 1961年2月印尼左翼《东星日报》曾引用你的谈话“宁可让新加坡与印尼合并而不要与马来西亚合并”。预料到印尼将对抗马来西亚,你于1961年9月警告说:英国殖民当局提出的马来西亚计划是为了使一旦印尼要求收回北婆三邦时只好面对马来亚,这是人为制造亚洲人互相斗争以保留英国的影响力。

二十、 1961年10月,一份由泰南马来工作中央部门出版的马共马来文之文件,长篇摘引你于1961年9月17日社阵成立时之演讲。你的演讲谈及合并与马来西亚,该马来文件形容你演讲内容具“深重意义”并“粉粹了东姑阿都拉曼的各项职责”。这个好评说明马共完全支持你的看法。

二十一、 1962年正月,你利用了在吉隆坡召开的五邦社会主义大会,通过你的压力与影响,成功用它来进行共产党统一战线活动,成功地促成它讨论以下亲共课题:
1. 促使大会通过及反对马来西亚计划并表明不信任行动党对马来西亚之政策。
2. 不予行动党代表充分时间发言,且在可能时,迫行动党代表退出大会。
3. 促使大会不通过任何反共议案。
4. 社阵在大会进行前、与过后对大会各项事务发展应受到充分咨询。

二十二、 对第二次五邦社会主义者大会成立的永久联络秘书处,在讨论事项中你保有决定性发言权。马共在其宣传文件中,几项表明赞许马来西亚五邦社会主义者大会——特别是它设立的永久秘书处,将是一有价值的资产以通过它团结马来西亚所有左翼政党在其领导下。

二十三、 1961年底及62年初,你警告若强硬通过合并,大马将会导致暴乱。1961年12月29日在泛星工联第二分会你发言警告硬行通过合并,将会出现更多右派与英殖的阴谋,到时亲共份子只好被迫以暴力反抗。

二十四、 1962年下半年,在对局势重新评价时,为吻合马共政策,你摒弃有关暴力的谈吐。相反,一再强调和平宪制斗争。1962年6月15日,在泛星工会第二分会演讲时,你说“反殖斗争的成败决定如何通过组织和教育去提高人民觉悟,今天面对的困难不应使大家颓丧,应继续通过和平与合法途径去达到目标。”你说暴力之应用只能在暴力镇压下才能说得过去。

二十五、 1962年9月在福建会馆举行的慰劳党全民投票工作人员会上,你分析了共产党统一阵线在全民投票失败后的局势。指出只要和平宪制斗争环境还存在,应继续在当前和平宪制斗争基础上进行未来的斗争。你说今后目标是击垮行动党,取得小资产阶级支持以争取来届大选胜利。全民投票结果显示我们需要争取全民支持,这可通过团结中小资产阶层,与工农群众,这和中共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战略路线一样。

二十六、 你至少在两次集会上重覆你于9月12日演讲时拟订之政策:一次在社阵1962年常年大会,另一次在你发表的1963的新年献词。

二十七、 1962年10月14日于社阵常年大会上你订下来年斗争阶段:
1. 将获得扩展至新加坡之外,争取马来西亚与亚非左翼反殖力量支持。
2. 尽力设法组成政府并通过宪制途径组成马来西亚中央政府。
3. 通过健全党组织与政治教育以巩固及加强党。这可通过开办更多干部训练班以教育干部,使他们不但政治上更加成熟,思想上也能提高。

二十八、 1963年正月作为社阵秘书长,在新年献词中你重申9月12日及党常年代表大会上讲话之立场,并补充说“反动势力准备用合并的强大力量以终止本国之民主”。你指的是新殖民主义以马来西亚形式出现,左翼在当政者的反共藉口下被排挤出宪制斗争途径,受到警方白色恐怖镇压。你指出若这倾向继续下去,本国将出现法西斯与军人等专政,“左翼到时只好作必须的判断”,暗示可能采取更左的共产党统一阵线策略。

二十九、 你及社阵主张支持印尼收回西伊里安与1962年12月8日汶莱之革命。这主张吻合共产党支持任何反对殖民地国家及要求自治的起义之政策。

三十、 1962年12月19日,你指导一个为支持汶莱叛乱者的群众大会,特别为了鼓起马来群众支持该叛乱。

新加坡国防部长 林金山 签

attachment 1: LIM CHIN SIONG SPEECHED ON 25/10/1956 AT JURONG 7 MILES BEAUTY WORLD RALLY

attachment 2 THE DETENTION ORDER OF LIM CHIN SIONG, ISSUED BY LIM KIM SAN ON 2/2/1963 OPERATION COLDSTORE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