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访问新加坡异议分子 Seelan Palay

15/01/19

作者/来源:人民呼声论坛 (14-1-2019)

转载自:
https://lareviewofbooks.org/article/art-and-dissent-in-singapore-an-interview-with-seelan-palay/?fbclid=IwAR2nTaxbwX7TzcNsDRMPmZ3Ic_u9Fj-VzounY58SFe6tnk1i9Az3SkpRGng
JANUARY 4, 2019

Krithika Varagur is an American journalist who writes about religion and geopolitics, often in Southeast Asia.

访问新加坡的艺术工作者及异议分子西莱巴兰

采访者:《洛杉矶图书评论》(LOS ANGELES REVIEW OF BOOKS )Krithika Varagur
受访者:西莱斑兰 Seelan Palay

在新加坡有一个唯一可以允许公民进行抗议、表演、示威游行和其他的异议分子百搭意见的地点。这个地点就是“演说者角落”。这个“演说者角落”就坐落于芳林公园的一个边角。

于2017年10月1日,新加坡艺术表演者西莱巴兰在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进行一场表演。表演节目的题目为:“32年,一面镜子的审讯”,他知道只要自己的表演节目离开了“演说者角落”那一分钟,他很可能就会被逮捕。是的。终于在他抵达了国会大厦前被捕。

他准备好了,因为他过去的挑衅行为已经里做过两次牢狱。他为此次的表演已经做好了做坏的准备。

他的表演时是自己32岁生日到来之前。他就是要在自己的生日纪念一位新加坡同胞谢太宝。被李光耀政府指控涉及亲共活动而被逮捕。他是世界上被监禁时间最长时间的政治拘留者。他被监禁和软禁的时间总共是32年。

西莱巴兰在当天的演出过程中只是自述了一些简短的话。他在表演过程中并没有展示如何布条标语,而是手持着一面小镜子(从芳林公园)走到国会大厦。

2018年12月,西莱巴兰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被判处罪名成立,并处于2个星期的监禁刑期。

在去年他被捕后我与他见面进行采访,采访的内容包括了他一连串的经历,其中包括了在市中心设立独立的表演艺术艺廊。西莱巴兰早在22岁时,也就是2007年就开设了自己的表演艺术艺廊。西莱巴兰是一个身材魁梧,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他经常在新加坡游荡到深夜。他的讲话是柔和的,但是,在许多问题,他却是使用了强调的语气。

对于身处新加坡国外的人来说,新加坡的小贩中心的美食、银行金融、泳池、商场和亚洲最为富裕的国家——一个终极的“亚洲之虎”的成功故事的国家。但是,对西莱巴兰来说,他认为,新加坡同时也是一个实施种族隔离的国家(这是唯一一个国家在公民的身份证上列明其种族的)、严控表达自由的权利,以及惩罚异议分子。西莱巴兰就是其中少数几个的艺术工作者,在这个小岛上所仅有的狭窄空,利用艺术表演作为抗议的一种形式。我们也谈及有关案件的审讯涉及到,艺术与行动主义、审查制度批判之间的界限,以及东南亚的表演艺术等问题。

×××××××××××××××××

KRITHIKA VARAGUR:《洛杉矶书评》采访者,以下同。
SEELAN PALAY:西兰巴莱被访者,以下同。

KRITHIKA VARAGUR:
您是服满两个星期的监禁后在2018年10月15日出狱的。您可以谈谈有关整个审讯后判决看法吗?

SEELAN PALAY:
我自己上庭进行抗辩。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被判处罪名成立触初犯者的最高刑罚是一个月,对于故犯可能会被判处更高的刑罚——我是谁?——但是,我曾被判处有关的刑事罪是超过了5年前的事。我想,这是作为(法院量刑)的依据。我拒绝缴交罚款,我选择以坐牢替代缴交2500新元的罚款。

KRITHIKA VARAGUR
为什么您选择坐牢而不是缴交罚款?

SEELAN PALAY
我仍然坚持自己的无罪的。我认为,支付罚款就是相当于承认自己是有罪的。假设为要支付罚款,早在很久之前我就怎么做了。但是,我认为,假设他们怎么执着于要对我进行司法诉讼,到法院控告我,那么,我想,在司法诉讼的过程中我就有权说出自己的观点。

KRITHIKA VARAGUR
为什么您不聘请律师,而是要进行自我辩护?

SEELAN PALAY:
在基于艺术工作的基础上进行辩护与维护自身的艺术工作的问题上,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律师是无法取代的。因为我的所有问题不是建立在法律上的论述。有他人代表艺术工作者在法院里进行辩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 审讯的过程中,公诉人让自己的证人出庭供证。他们列出出庭的供证人名单,都是当天在我表演现场的警方人员。法庭允许我对警方证人进行盘问。我特别要那位在当天逮捕我的警方证人出庭。我盘问了这位证人。我在庭上出示了几个当天我在芳林公园进行表演时使用的道具,其中包括了书本、镜子、图画和布条。我把这些道具出示给了负责逮捕我的警方人员。我问他,对于这些道具的含义是什么?他承认无从说起。自己并不懂得这些道具的含义是什么?我接着又问他,既然新加坡的宪法约定确保,只要不对公共秩序、或者是国家安全产生任何产生潜在性的威胁,公民是享有着集会自由的权利的。那么,我的表演师傅对公共秩序、或者国家安全产生任何的威胁?或者是我的表演行为是属于不道德的内容的?对我所提出的这些问题,证人的回答是没有。他回答说,我似乎在给守卫造成不便。

KRITHIKA VARAGUR
那么, 法官在下判决时事实上说了些什么?

SEELAN PALAY:
我无法肯定法官在想什么?但是,她同意接受了,我在没有获得许可证情况下进行了桑目的的表演:纪念谢太宝博士、宣示了对政府的看法,以及反对当局设立的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

KRITHIKA VARAGUR
您同意他这样的回答吗?

SEELAN PALAY:
不!我不同意他的说法。我解释说,这些都不是我进行表演的目的。我还有许多表演的戏幕还要进行着。例如,我解释了,为什么自己要进行正常表演艺术。因为谢太宝被监禁了32年, 恰好是自己生活了32年的生活经历。(指自己表演时的年龄是32岁。)我个人认为,必须允许通过艺术表演公开诠释为的个人见解。艺术本身并不是为某些人而表演的。

事实上,这只是这个表演项目的一部分内容吧了!它还包括了我的被逮捕、起诉控告、法院审讯、坐牢和释放。在我进入监牢服刑时,我带了一些书本进去监牢。其中的一本约翰.杜威撰写的《艺术的经验》。当时服满刑期出狱时,我看着这本书和地上时,我正式宣布,经过一年的筹备后,我的这个表演节目正式谢幕了。

KRITHIKA VARAGUR
你从一开始就预见到会面对这种折磨吗?

SEELAN PALAY: 是的。因为我之前已经做过牢了。
在表演期间,我举着一条布条,上面写着:“激情将产生可能性”。布条上的这句口号是来自新加坡旅游促进局制作推广新加坡旅游业口号的视频。在这部视频里,您可以看到中年的游客在谈论着有关新加坡的事情,我观看了这部视频后在思考觉得,大多数的激情是不可能在这里的。

KRITHIKA VARAGUR
在您的艺术工作中,国家起着发挥作用吗?

SEELAN PALAY:
我的表演地点有三个地方:芳林公园‘演说者角落’、国会大厦和国家艺术馆。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哪个地点停下来。即便是我没有被逮捕,政府仍然有权选择要不要对我进行起诉。因此,这就是可能存在的事实。政府在这方面是积极地工作的。我思考过了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是,我并不知道确实要发生的是哪一种情况。

这就是我刚才向您解释的。在此顺便说一下,其中一名律师告诉我上述的可能出现的情况,但是,我在庭上并没有说出这些话。因为,审讯尚未结束。假设为在庭上说了一连串有关这方面的问题,那么, 将会出现不同的结果。

KRITHIKA VARAGUR
您是否能够告诉我有关新加坡政府的国家资助艺术基金,以及您的处境?

SEELAN PALAY:
在新加坡大多数资助文化艺术的基金是来自国家的。这些资助是附带着许多的条件,其中包括了审查、改变工作主题,以及自我审查。例如,假设一名影片制作群体递交了一部影片供审核,政府不认可这部影片的内容,那么,这个影片制作群体来年获得的经费将会减少。

KRITHIKA VARAGUR
您的艺术创作是否被收藏在新加坡的如何艺术馆里?

SEELAN PALAY:
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的艺术馆收藏我的艺术作品。

让我感到兴趣的事是,我向法院提出索回被警方充公的三个演出道具:但是,检控管却坚持说这些道具已经被销毁了。法院竟然接受检控管的说法。这是一个极其不幸的事。因为这是这个演出的完整不可缺的主要部分。事实上,我已经有潜在买主要购买我的那面镜子了!但是,尽管如此,我只能是感到失望。它只能是以自己的方式诠释意义:在新加坡永久地陈述有关对艺术的永久性。

KRITHIKA VARAGUR
您在表演时使用作为表演道具的镜子上写了些什么?

SEELAN PALAY:
我的表演开始时的集聚独白,是以记载有关谢太宝的生活为基础——谢太宝在32年里在做些什么?以及我在思考着这32年,一直到我表演的那天。在芳龄公园表演的当天,我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来一些物品,然后在镜子上画了一些图画文字。在抵达国家艺术馆和国会大厦,我又画了一些图画文字。这些图画文字都是重叠在那面镜子上的。

KRITHIKA VARAGUR
您在监牢里的实际情况是如何的?

SEELAN PALAY:
我是被单独监禁。

KRITHIKA VARAGUR
全天候?

SEELAN PALAY:
是的。

正式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我应该说,正式开控制的。但是,在被监禁的头5天,日子确实的难过。因为我没有书本可以阅读。他们必须对这些带进来的书本进行安检审查。对我来说说,这是深深烙在我的脑海里的了。我将希望把自己在2018年12月或者2019年正月份在监牢里的一切经历,通过画画的方式展现出来。

当你被监禁在一个狭窄的牢房里,又无法与任何人谈话时,你只能是自言自语。经常能都会发现自己无意地在牢房里转圈圈。我可以听到隔壁牢房里的犯人在互相交谈和唱歌——因为牢房的墙壁厚度不是很厚。——但是,我无法参与到他们之间的交谈。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在监牢外马来同胞和印族同胞是属于少数种族,但是,在监牢里,马来同胞和印族同胞却属于大多种族。

KRITHIKA VARAGUR
您对新加坡当局通过单独监禁手段对付异议分子的事实看法如何?

SEELAN PALAY:
事实是,他们把我单独监禁并不是特别针对着我。那是因为当我步入监狱的第一天。监狱当局要我接受验血(目的是为了公共健康的防疫措施)。但是我有权拒绝接受验血。我拒绝接受任何国家机构进行的验血。这就他们把单独监禁我的理由。

一般而言,因为艺术而被判入狱:我想,人类必须要有自由表达自己的权利,即便是您不是一个艺术工作者,只要您行使自己应有的权利不被他人剥夺。与我们的国家著名自由的经济市场体系一道,我们的艺术工作者也必须要要有一个自由市场。

KRITHIKA VARAGUR
您最近的表演是不是有任何的积极因素的存在?

SEELAN PALAY:
我想,人们都会这么说。但是,就我而言,我认为,如果我想做一个不服从行为的艺术工作者——这就是法院尝试对我的定位。无论如何——就我个人来说,采用思考、构思和进行表演的方式,比起采用“抗议行为”容易得多了。前者事实上更加困难。就我而言,我不会为它存在的困难额尔感到骄傲。即便是逮捕我的警方人员也告诉我,他并不理解我在他的所进行的表演要表达什么?

KRITHIKA VARAGUR
您为什么会对谢太宝感到兴趣?

SEELAN PALAY:
我在过去几年阅读了有关谢太宝的书籍。长期以来,谢太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在不经审讯的情况下,被监禁了32年,他的被监禁期比起南非的曼德拉还要长多5年。对我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他被监禁的时间(32年)是难以想象的。我被关在监牢里不过是2个星期,但是,我已经有一种感到奇异和深重的感觉。您是否可以想象一个人被监禁了32年的情况。

所以在我30岁生日时,我认识到,自己很快就是要32岁了。我的32年的岁数,恰好是与谢太宝被监禁32年的时间一样长。它和我产生了奇怪的共鸣,我有一种强烈的情感反应。起初我感到痛苦,然后转向决心、构思。当我32生日时,我决定必须创作一部艺术作品,以反映我当时(对谢太宝长期不经审讯被监禁32年)的感触。事实上,我根本就不知道是否可以作为一部表演作品吗?因为我更倾向于通过绘画表达。但是,后来,我发现通过表演艺术是更合适的媒介。

KRITHIKA VARAGUR
在新加坡学习视觉艺术是什么样的?

SEELAN PALAY:
是的。当我 就读艺术学校的第二年时就被学校开除了。因此,我可以明确地说,我无法给予您完满的答案。

KRITHIKA VARAGUR
为什么?

SEELAN PALAY:
那是因为有一个艺术作品名称为:《必须从某处开始》(“Gotta Start Somewhere.”)。当我还在拉萨艺术学院(LASALLE College of the Arts)读书的时候,当时旧学院的校园里展示了许多学生们的绘画、涂鸦、标签和艺术品。后来学院搬进了新学院。这是栋一个高大、黑色的综合大楼建筑物。艺术部门就设在大楼的底层。底层的是设计光线是极其黯淡的。在底层里我们再也无法见到阳光里。在地层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现实的那么冷酷。对于身处这样的环境,我想以某种方式回应。这或许可以让其他同学开始思考他们所处的周围空间。所以就激发了我产生了:《必须从某处开始》(“Gotta Start Somewhere.”)的思路。我把它喷射在地下室和台阶上。有一名守卫看到了我怎么做。隔天,学院行政当局把我叫去了。他们 给了我两个选择:要嘛,道歉;要嘛,被开开除。我公司行政当局,我要解释自己的作品,但是,我不会为此做出道歉。这或许是我们首先必须讨论的问题。结果是,违背学院开除了。接下来,我继续进行自己的艺术生涯。

KRITHIKA VARAGUR
在2018年,当您还在面对着法院的审讯案件时,是什么因素推动了开设Coda Culture画廊的。

SEELAN PALAY:
我到过诸如印尼、缅甸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旅游。在那里们艺术工作者有许多的独立艺术的空间。这一切让我受到了激励另外认为,应该在新加坡开创一些类似的空间,以展示艺术的独立性和兴趣。我在五年前创立了这间名叫:Coda Culture工作室。我开始寻找契机利用这个工作室。当我的案件审讯开始时,等于是我的旅游被告一个段落了。我终于认识到,事实上在新加坡要实现这样的欲望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因此,画廊是与我的案件审讯是相关联的。

KRITHIKA VARAGUR
在你的画廊展出的艺术家之间有主题联系吗?

SEELAN PALAY:
我只是尝试着选择那些正在推动某种边界的艺术家——诸如美学、表演或概念方面的。误认为的这些艺术作品具有适合的内容的。至今,它是属于新加坡人的艺术工作者的。事实上,我正在寻找一个新的地方。目前我的这个工作室的租赁合约将在12月份到期。我正在考虑把工作室搬到小印度。让它成为另类的一个艺术领土——我期待着有助于这个艺术生态系统的生长。

KRITHIKA VARAGUR
你认为,它与东南亚艺术界有联系吗?

SEELAN PALAY:
东南亚国家的艺术工作者面对着的社会现状都是相同。那就是我们都是在一党专制下的长期统治。它塑造了我们的社会,也塑造了我们的艺术场景。

KRITHIKA VARAGUR
新加坡政府限制言论自由的情况是否已经恶化了?

SEELAN PALAY:
我想,您可以明确地说,(政府的)镇压行动越来越恶化了。例如社会工作者范国瀚正在面对着一场非常荒谬的司法起诉(见网址:weird charge) 他被起诉在未获得许可证下,通过社交聊天软件与来自香港的诗歌会活跃分子黄芝锋在室内进行进行讨论。事实上,这起案件已经是一个讯号,显示情况正在极其恶化中。政府对历史学者覃柄鑫博士、博客鄞玉林批评新加坡政府有关退休计划等问题,而被总理以个人的身份遭受起诉。我没听说过,有任何其他的发展中国家由于博客的文章而遭受歧视的事件。因此,我认为情况继续在恶化中。

KRITHIKA VARAGUR
您是否预见到自己将会再一次被捕入狱?

SEELAN PALAY:
不。我不认为这样的情况会发生。因为个人在社会上的声望条件的局限,我并没有准备再进行任何的表演。但是,我认为,我不知道政府将会对我做些什么!

KRITHIKA VARAGUR
有任何人会想起您过去被监禁在监牢里面?

SEELAN PALAY:
在法院里没有。但是在监牢里,那些狱卒会认识我。他们对我对非常的友善。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