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为什么新加坡年轻华人对汉语没认同感

29/07/18

作者/来源:知乎 https://www.zhihu.com

为什么新加坡年轻华人普遍对汉语(华语、中文)和中华文化没有认同感和学习兴趣?执政党应如何改善这个问题? – 知乎

贾臻璟打得一手好退堂鼓/胸无大志只想怂/嘻嘻哈哈的悲观主义者

这个问题正好和我的毕业论文比较相关,想从我目前fieldwork(田野调查)里面得到的一些数据分析起来。

虽然我做的主题是新加坡华人家庭的家庭语言政策,但是在对家长进行访谈的过程中涉及到了题主提到的几个问题“比如在家为什么选择英语而不是华语,尽管父母的华语日常交流时没有问题的,而且他们这代父母(80后基本上)都是在家与自己的父母讲华语的。”“当他们讲华语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对华人身份有强烈认同么?”“小的时候上华文课的时候喜欢华文课么?”等等。

我对14个新加坡家庭进行了观察和访谈,虽然不能完完全全代表所有新加坡华人,但是因为有华语作为家庭语言的家庭,英语作为家庭语言的家庭,英语华语共同作为家庭语言的家庭以及从马来西亚移民的华人家庭,所以我觉得能回答部分问题并有一定代表性和参考价值。

“在家为什么选择英语而不是华语,尽管父母的华语日常交流时没有问题的,而且他们这代父母(80后基本上)都是在家与自己的父母讲华语的”

家长们的观点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新加坡整个社会来讲,英语是工作语言,在学校里面除了华文课,其他科目都是英文,为了孩子可以所有科目都跟得上,英语自然成为最“实用”的语言。有的家长因为小的时候家里讲华语到了学校以后都是英语,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因为语言的问题产生交际和学习的壁垒。二是我采访的家庭都是中产,他们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Poly以上),能说流利的英语。即使小的时候和父母讲华语,他们认为他们是在“迁就”(accommodate)祖父母无法讲流利英语。三是涉及到家长的权威问题,因为很多家长从secondary school或JC(secondary school/junior college,相当于国内的初中和高中)已经不接触华语,水平急速下降,以及新加坡的语码转换(code-switching)很普遍,许多词汇只会英语不会华语,他们为了更好更快地“指挥”“教育”孩子,英语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四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已经不分华校,英校,英语成为大部分学校的教学媒介语,英语在学校的作用更加凸显。

2. “当他们讲华语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对华人身份有强烈认同么?”

这个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因为在马来西亚华人移民到新加坡(现都是新加坡公民)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华人身上有很大的差异。马来西亚华人纷纷表示他们在讲华文的时候骄傲于自己的华人身份。即使有的从小是讲英语的马来西亚华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讲流利的华语,并将家庭语言选择为华语,因为他们的想法是“华人就要讲华文”。但是新加坡华人纷纷表示讲什么语言对他们没有很大的影响,因为华语(普通话为基础)本身也并不是他们的“母语”,他们的“根”,可能讲方言会更接近他们的文化认同。

在我看来马来西亚华人和新加坡华人身份认同的区别可能在于国家的华人比例。因为马来西亚的政府,政策都是倾向于马来人的,华人是相对少数派,也不是掌权派,自然只有更“团结”更凸显自己的身份才能不忘“本”。而在新加坡,华人的比例在70%以上,掌权派也是华人,新加坡政府一直以“我们族裔不同,但是我们都是新加坡人”来团结整个新加坡,所以华人自然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民族认同感。马来西亚华人的处境可能更像欧洲或美国华裔社团的处境。

3. “小的时候上华文课的时候喜欢华文课么?”

这个问题我问到所有家长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致地摇头。因为他们觉得学校的华文课过于刻板,太注重于死记硬背,所谓的文化典籍,历史知识的了解都是以考试为最终目的,所以他们小的时候既讨厌严肃古板的华文老师,也讨厌枯燥的华文课。但是当我问他们“希望了解更多中国,讲更好的华文吗”的时候,他们又纷纷说希望。因为他们觉得中国文化历史确实博大精深,名著里面也有很多生活的智慧,他们强调希望了解更多的是出于感兴趣,而不希望因为应试而抹杀兴趣。

至于问题里面提到的南洋大学被摧毁和爱国华人被迫害这件事情,我也从我的另一个研究项目里(李光耀的国庆演讲)里面略有了解。这个无非就是政党的需求,在那个年代(70年代末)共产主义让人“闻风丧胆”,生怕沾上一点儿就“灭国”了,而且还要讨好美国爸爸,自然要站好资本主义阵营咯(我国不也是一样嘛)。国家政党的利益当然最重要啦。

更新:

最近开始写论文又要进一步来剖析这个问题,想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新加坡的教育政策是English-knowing bilingualism (Pakir, 1991)。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对于新加坡华人这些双语者而言,英文是他们的first language,也就是最常用的语言,而华语这一官方的“母语”(official Mother Tongue)更多的是一门必修的科目。越来越多的新加坡年轻人将英文或者新加坡英语(Singlish)作为他们的“母语”(Tan, 2014),因为英文是他们最熟悉最亲近最应用自如的语言。新加坡的语言政策,语言环境非常复杂,所以在身份认同和建构的过程中被各种因素影响到都是不可避免的。而对于我或者大多数中国人,在单语环境下长大的人很难有双语者这种切身体会,哪怕大家偶尔会纠结普通话和方言的关系,但是归根结底一个“中国人”的概念很容易让一些问题迎刃而解。对于新加坡华人来讲,他们的第一身份也是“新加坡人”,其次才是新加坡华人。新加坡也有自身的语言,文化传统,所以对于新加坡年轻华人来讲,记得自己的“根和源”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新加坡人的归属感(Singlish里面有一个词叫做heartlander就是形容这种感受)。

Pakir, Anne. (1991). The range and depth of English-knowing bilinguals in Singapore. World Englishes: Journal of English as an International and Intranational Language, 10(2), 167-179. doi:10.1111/j.1467-971X.1991.tb00149.x

TAN, Y. (2014). English as a ‘mother tongue’ in singapore. World Englishes, 33(3), 319-339. doi:10.1111/weng.12093

---

分类题材: 南洋华社_nychinese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