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福利巴士工潮

19/02/08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55年4月2日的立法议会选举,马绍尔的劳工阵线以出乎意料的胜利重挫亲英殖民政府的进步党。马绍尔出任林德修宪后的半殖民新加坡政府的第一任首席部长。英国人对进步党领袖陈才清的失败感到惋惜,因为他是英国人有意挟持的权力接班人。英国人对具有强烈反英与反殖意识的马绍尔有颇深的敌意。因此,英国人只在立法议院楼梯底下的小房间,摆设了一张桌子让首席部长办公。此举无非是要羞辱马绍尔。这事件具体的反映了两点现实状况。1.总督和首席部长之间的政治与个人的矛盾。2.马绍尔徒有首席部长之名,却无政策权力之实。这也预示了马绍尔政府的多灾多难。

1954年林德修宪之后,华人选票成为单一最大票源,将会对选举结果起着决定性的影响。华人政治因而崛起为一股新兴政治力量,是各方有政治野心人物争取合作的对象。李光耀就是在这一基础上寻求和林清祥的合作。犹太人后裔的马绍尔是靠印度工人政治势力取胜。所以对马绍尔而言,缺乏了华人政治的支持,其政治势力也是相对的薄弱。马绍尔即没有英国总督的庇佑,也没有华人政治的支持,所以在政治上左右为难。英国人原本是要借用马绍尔政府清算所谓的颠覆份子,而马绍尔本人却期待左翼华人政治的支持,以抗衡总督的政治压力。由此可见,总督与首席部长是各持己见,政府要员同床异梦。另外,马绍尔上台后放宽紧急法令的约束,从而给于政治活动较大的空间。所以在此刻的新加坡,反殖民运动争取国家独立的自由气氛弥漫在空气中。1954年五一三事件后,学生运动已经具体成形,有利工运的进一步发展。1955年2月底,巴耶利巴巴士公司有过一起工业行动,200名工友为争取更佳工作条件与待遇而罢工。这些就是福利巴士工潮的大时代政治背景。

福利巴士工潮在本质上是华人政治的内部斗争,是亲西方的国民党右翼华人,和反西方的左翼社会主义华人之间的政治之争。在这场华人政治斗争中,林清祥是华人工运的领袖。方水双是巴士工会的领导。李光耀是工会的法律顾问。马绍尔是有名无实的首席部长,甚至无权阅读政治部的机密文件。警察总监是向辅政司顾德负责,而辅政司则是向总督负责。林有福在当时还是马绍尔政府内的劳工部长,也是国民党右翼工会‘职工总会’的赞助者。总督是新加坡内政与决策的权力中心,更可以随时行使宪法权力架空立法议会的政治权力。显然的,总督是新加坡政治权力的极峰。换言之,华人政治是在英国人的监督之下进行。

1955年2月,由方水双领导的新加坡巴士工友联合会(巴联),在成功取得福利巴士300名工友群体中的250名工友支持后,有意成立一个支部工会。福利巴士公司为了拒绝巴联代表公司雇员参与公司的工人福利谈判,立即开除了两名作为巴联代表的工友,并将其余的50名工友组织在新的福利巴士职工会之内。这个职工会付属于另一个敌对的职工总会旗下。职工总会是个亲国民党的右翼华人工会,即有林有福赞助也有私会党徒的支持,是华人政治里的另一个派系。与此同时,福利巴士公司为了对抗巴联,也组织了一队备用的临时工以应付可能发生的工业行动。这群临时工具有私会党背景。新加坡历史里,华商与私会党向来有一种共栖的经济与暴力关系。巴联就开除两名工会代表事件,向福利巴士公司提出抗议,并要求两名工友复职。4月4日劳资双方达致一些协议,暂时避免了一场冲突。

随后,因为部分工人没有按协议内容获得应得的工作待遇,而引起了第二轮劳资纠纷。福利巴士工潮也因此而起。1955年4月22日,巴联依紧急法定下条文向资方发出14天通知,告知工会将到时采取工业行动。4月24日,福利巴士公司的回应是将250名巴联工友全体解雇,改由备用的临时工接替职务。资方的开除行动使到公司和巴联之间的劳资矛盾进一步白日化。巴联号召工友立即采取工业行动。在亚历山大路的车厂门口,设立罢工工友纠察封锁线,阻止福利巴士由备用临时工把巴士驾驶出车厂。4月25日清晨,福利巴士公司要把70辆巴士中的40辆派出车厂,但是遭到罢工工友以人墙围堵车厂出口,阻止巴士车驶出厂外。资方召来警察强行驱散罢工工友,为出厂的巴士开路。4月26日,罢工工友以人墙围堵车厂出口的事件重复,警方再次成功驱散罢工工友,让福利巴士顺利出厂。

4月27日,清晨5时,警方在驱赶150名圉堵车厂出口的罢工工友失败后,立即召来镇暴警察,试图以更强的暴力驱散罢工工友。双方在势力悬殊的对峙下,罢工工友的人墙再次溃不成军。警方成功开路后,5时45分,30辆巴士陆续开出福利巴士车厂。警方的暴力不但平息不了劳资纠纷,却吸引了更多的同情者,学生组织也动员资源声援罢工工友。公众开始集聚在亚历山大路一带声援罢工的福利巴士工友。公司的蛮横无理与警方的暴力对付合法的工业行动,引起社会公众与舆论的极度不满。马绍尔认为政府有必要介入干预福利巴士工潮。马绍尔政府立即召集一个委员会调查有关事件,并尝试通过仲裁调解冲突的劳资双方。

在五一劳动节即将到来之际,6间支部工会,其中包括港务局工友联合会,进行同情性罢工。5月1日劳动节的大会上,马绍尔重申工人享有罢工权力,并呼吁有责任的运用宪法给于的罢工权力。在人民行动党的劳动大会上,出席工人达8,000人,学生也有2,000人。在大会上工运领袖要求政府赔偿受伤工人,呼吁社会支持福利巴士工友的工业行动,也声称必要时进行大罢工。散会后,人群游行至福利巴士车厂以支持罢工工友。

五一过后,马绍尔领导,李光耀,方水双和林清祥一起商讨,寻求和平解决福利巴士工潮的可行方案。此时,来自华侨中学,中正中学和南侨女中的学生,也已经积极声援福利巴士工潮,为罢工工友提供资源与精神上的支持。至此,职工运动和华校学生运动,已经在相互扶持下,汇合为一股强大的反殖民政府的政治力量。

5月5日,马绍尔的干预取得一些效果,暂时平息了纷争中的冲突。调查委员会认为资方应该重新聘用解雇的员工,给于有关员工赔偿,并把巴士川行路线平等的分配给两所工会的会员。杨金华认为:马绍尔安抚工人是因为资方行为明显于法不合。马绍尔也有意取得社会好感,以支持他的快速争取独立的政治宏愿。李光耀也对事件感到焦虑,因为工潮可能殃及人民行动党被封禁。所以李光耀以辞去工会法律顾问为要胁,要罢工工人接受资方重新聘用的条件,立即结束工业行动,并让调查委员会解决劳资纠纷。工会或许是在人民行动党的压力下,在非自愿的气氛下结束罢工行动。(Yeo Kim Wah, 1973: 243)回顾历史。这一时段里,李光耀的着眼点是人民行动党的存亡,而并非发挥工运作为争取快速独立的政治手段。这也可以理解为在人民行动党内,李光耀的妥协政治和林请祥的工运政治,是两条平行各自发展的政治路线。

5月6日,在安排罢工员工恢职的过程中,资方要每一员重新返回工作岗位的工友填写一份工作聘用表格,用意是把复职员工看成是新员工。工人对这别有用心的安排极为不满。巴联工友也认为公司把残旧巴士分配给他们驾驶,是一种不公平的歧视。劳资纠纷顷刻之间快速恶化。第三轮罢工随即开始。资方由于得到劳工部长林有福的支持,和警方给于的保护,因而使到劳资的相互对峙的局势更为鲜明。此时,巴联决心彻底解决右翼华人工会通过公司对工友的幕后操纵。事情发展至此,一项较为单纯的工友待遇纠纷,已经提升为华人政治里的争取领导工人的权力之争。换言之,工潮的本质已经在根本上改变;由个体经济利益之争,变为宏体政治权力之争。

5月8日资方再度报警,流动镇暴警察车应召到来,以镇暴方式驱赶罢工工友。驱散的工友在事后重新集聚,罢工行动持续进行。5月10日,也就是在第三轮罢工的第四天,警方在车厂四周布满便衣警探加强现场监视。应资方传召而来的流动镇暴警车,改用强力大水喉射击有60名罢工工友的人群。冲击中19人受伤,8人受重伤,需以救护担架抬走。

同一日,林清祥在奎因街的工运总部和17间工会开会,抗议警方以暴力对付合法工业行动,并警告罢工事件如果不能合理解决,将进行大罢工。大会也议决为巴联提供一切必要的资源支助。巴联属下的其他6家巴士公司的1,500名工友也以停工停驶,来声援同业工友。开会的这一天,离开五一三学生运动的一周年只有两天。在时机上,这也为学运与工运再次接轨的政治提供行动机会。局势发展至此,紧张气氛进一步升级。在罢工持续进行的其间,华校学生团体也陆续前往福利巴士车厂声援罢工工友。工潮也吸引了许多反对英殖民政策的广大群众,这些人群中有许多因长期失业而陷入经济困境的普通市民。他们把加入工运队伍看成是发泄社会紧张情绪的渠道。因此,集聚在亚历山大路一带的反政府人群也就越来越是庞大。剑拔弩张,箭在弦上,突发事故已经可以随时出现。

5月11日,巴联开会后给于资方最后通牒,在48小时期限解决工潮。屈时,即5月13日巴联属下的巴士工友,与各业工厂商店工友联合会将进行两天大罢工。人数达1,000名的工友与学生群体,集聚到福利巴士车厂门口加入纠察封锁线。局势因此变得更为紧张。警方在面对工潮将会恶化的情况下,决定以更强硬手段平息社会动乱。

5月12日上午,镇暴警察决定以更强硬的手段执行清场任务。武装的镇暴警察准备以冲锋阵势驱散罢工人群,工人以人墙与口号回应坚守纠察线。但在强力水枪的冲射下,工人纷纷倒下,纠察线也溃不成军。警方成功冲破围堵车厂的罢工人群,为出厂的巴士车队开路。水枪造成对罢工人群的伤害引起社会公愤。局势变得更为险峻。所以当日下午行驶中的福利巴士全部停驶。下午4时,20辆罗厘载着中正与华中学生也相继抵达福利巴士车厂。这是为了响应次日,即13日的大罢工。因此,工人,学生和大批同情者开始汇聚在亚历山大和中峇鲁一带。警方也开始在全岛各个交通要点设立检查站,封锁街道,试图阻止人潮来往与汇集。警方也在福利巴士车厂周围设立层层封锁线,团团包围近2,500名学生与罢工工友的人群。晚上7时,警方增派60名以凶狠著称的职业辜加警察助阵,并以催泪弹与开枪射击来驱散人群。警民冲突局势突然之间急速恶化。入夜时分,整个社会对警方暴力给于强力反击,一场全岛大动乱于焉爆发。警察继续以催泪弹与开枪射击驱赶聚集的人群。人群则以摧毁交通灯与焚烧汽车泄愤。警方立即宣布宵禁。蔓延全岛的冲突事件,一直持续直到隔日的清晨才逐渐平静下来。

全岛性暴乱造成4人死亡,31人受伤,其中8人受重伤。死者中有1名16岁的中学生张伦全因枪伤失血死亡。2名警察和1名美联社的记者也在暴乱中死亡。

5月13日,政府下令关闭三所华文中学:中正总分校和华侨中学。同日,全市巴士工友罢工。5月14日,马绍尔宣布福利巴士工潮的有关各造已达成协议停止对峙。协议中条文有:右翼的福利巴士职工会将解散,员工可自由加入本身选择的工会,所有被解雇的员工可以复职,其他的待遇细节则由仲裁者从中协调。三天之后,新加坡的局势才恢复正常。至此,福利巴士工潮终于落幕。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