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刘程强怒斥政敌被告到脱裤子

06/07/17

作者/来源:魏碧洲 世界日报 https://money.udn.com

新加坡人被李显龙家事纷扰烦死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李显龙和弟弟李显扬、妹妹李玮玲为父亲李光耀故居纠纷一事,双方一来一往吵了两个多星期,「新加坡人被烦死了,心裡也纳闷:李家怎麽不上法庭解决?」

联合早报4日报导,新加坡都等着看李显龙总理沿用「李光耀特色」告人诽谤的作风,将弟妹告上法庭。「李家告李家」的大戏迟迟没有上演,被反对党批为「双重标准」。

据报导,新加坡反对党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怒斥这是「双重标准」,与李显龙及吴作栋在议会辩论。刘程强翻旧帐说,行动党曾控告工人党的邓亮洪诽谤,但现在这起事件所涉及的指控似乎还更严重。刘程强怒斥,「这不显示,血浓于水吗?自己的弟妹不能告,政敌就告到脱裤子。」

报导指,李显龙总结国会两天辩论时,再次解释不告弟妹苦衷,不希望父母亲蒙羞,还首次透露,他向部长委员会作宣誓声明具有重大意义:如果所言虚假,自己是要坐牢的。换言之,李显龙总理已经预先把自己交给法律了?

报导指,李显龙在国会报告时表示,血浓于水,亲情无价。在谈及儿时与父亲李光耀一段往事时,李显龙含泪哽咽,声音抖动地说,「我13岁时,我记得爸爸跟我说,如果我有什麽事,请照顾好你母亲和你的弟妹。」

但反对党刘程强对「亲情牌」不买帐,他坚持李家事件应在法庭解决,也拒绝表明他相信总理和政府的诚信,因为他无法完全确定,那些针对总理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刘程强严批,「这起事件没有经过调查,只是在国会中与行动党议员一起『自己为自己辩护』。」

刘程强还追问李显龙,如果弟妹继续公开对他作出指控,他会否把他们告上法庭?李显龙回应说,那要看他们说什麽,如果是很严重的指控,到时会再评估採取什麽行动。

报导指,因为李显龙的身分特殊,国事与家事的界限难画清,法律与亲情的结难解开,忠于国家、政府与孝敬父母两难全。

报导指出,李显龙选择以「不上法庭、做宣誓声明」的方式应对弟妹指控,李总理或许能捍卫个人名声,但弟妹的指控已连带损害政府的声誉,凭两天的国会辩论能修复吗?李家何苦为难李家,手足何苦为难手足?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