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显龙 谁订立最终遗嘱?

18/06/17

作者/来源:光华日报 http://www.kwongwah.com.my

李显龙:柯金梨负责前6版本 谁订立最终遗嘱? 李显扬否认妻子律师所帮忙

(新加坡17日讯)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第7份遗嘱--最终遗嘱,由谁订立?现任总理李显龙在宣誓声明中提出,柯金梨只负责订立遗嘱前6个版本,对第7个且最终版本并不知情,李显扬却说:“李光耀的遗嘱由柯金梨订立,同时数度否认妻子林学芬的律师事务所曾帮父亲拟遗嘱,并表示他与姐姐李玮玲已向内阁部长级委员会阐明这点。

他因此指李显龙总理“撒谎”,也认为正在探讨他父亲遗嘱最后版本拟定过程的“秘密委员会”刻意忽视他们姐弟的回应。

他与李显龙对于李及李管理合伙人柯金梨是否有参与父亲最终遗嘱的订立,也有不同说法。

对此,柯金梨周五晚接受媒体访问时澄清:“我并没有参与订立最终遗嘱。”

李光耀遗嘱一共有7个版本,李显龙周四(15日)晚上透过代表律师公开他对委员会做的宣誓声明显示,原本在第5和第6个版本中已删除的故居拆除条款,在最终版本又出现。

根据故居拆除条款,在李光耀过世后,故居必须马上拆除;如果女儿李玮玲选择继续居住,房子必须在她搬出后马上拆除。

总理也附上一份说明指出,弟妹李显扬和李玮玲至今未对李光耀最终遗嘱的订立,以及林学芬与她所属的腾福法律事务所(Morgan Lewis Stamford)在这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回答委员会的问题。他质疑林学芬身为利害关系人直接参与遗嘱的订立,涉及利益冲突。

李显扬在个人脸书上对李显龙的说辞提出反驳。他指出,他与李玮玲今年2月28日已告诉委员会,“遗嘱最后版本不由腾福法律事务所或事务所的律师吴裕庆订立”,李显龙所宣称“明显有误”。

李显扬二儿子撰文 表明无意从政立场

继李显龙总理的儿子李鸿毅和李显扬的大儿子李绳武表示无意从政后,李显扬的二儿子李桓武,周五也表示对从政不感兴趣。

李绳武(32岁)周五凌晨3时许在个人脸书页面上撰文,表示“从未有从政的念头”,并指“国家必须大于一个家族”,根据网络信息,李绳武目前是美国哈佛大学研究员学会的初级研究员。

李显扬次子李桓武(31岁)随后转载哥哥贴文,附上一段文字说:“幸好你们(指朋友圈)了解我,没揣测我是否对从政感兴趣”,间接也表明无意从政立场。

李光耀孙子中是否有人踏入政坛,因李光耀女儿李玮玲医生和次子李显扬声称李总理夫妇有意为儿子李鸿毅(30岁)从政铺路,而成为此次家族风波的焦点之一。

李光耀共有7名孙子,分别是李显龙的4名孩子李修齐、李毅鹏、李鸿毅和李浩毅,以及李显扬的3名儿子李绳武、李桓武和李韶武。

国务资政吴作栋吁人民团结 不应被家庭纠纷影响

针对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引发的争端,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周五晚首次表态,呼吁狮城人保持团结一致,关切更重要的国家课题。

他昨晚在个人脸书页面上撰文说,李光耀子女之间的问题不涉及国人,国人不应被“一个家庭的小纠纷”影响,以此呼吁国人向前看,为“真正的战争”奋斗,为家人孩子打造更美好的未来。

他指出,新加坡经历多次危机和困境都顺利挺过来,国人从资源匮乏中建立家庭与国家,这过程都展现了新加坡人的坚毅。

吴作栋说:“我们遇到困难时,有克服挑战的能力,在出现分歧时,我们有保持团结的毅力。即使新加坡受到任何损害,无论是任意固执造成与否,我知道新加坡人不会因此而退缩。我们是不会被一个家庭的小纠纷拉下水的。”

李显扬:故居拆除条款 李光耀订立柯金梨看过

李显扬周五指出,遗嘱第7段文,即故居拆除条款,是在李光耀的指示下订立,并“由林学芬负责草拟(put into language)”;李光耀的律师、李及李管理合伙人柯金梨是在李光耀对这项条款感到满意后,才把它加入遗嘱。

《联合早报》周五联系上林学芬与腾福法律事务所美国华盛顿办公室发言人,但双方表示不能多加置评。

律师事务所只说它认同李显扬在脸书的发言,也提及之前从未有人针对遗嘱或拆除故居条款提出反对。

李显扬则对于此间媒体进一步询问林学芬在李光耀遗嘱拟定过程的参与,不作正面回答,只表示没有任何补充。他对记者说:“我建议你问李显龙:他到底相不相信李光耀对于拆房的立场多年来未曾动摇?如果不相信,为何要在国会发表假声明,或是他的宣誓声明也是不实的?”

最终版本就是第一版

针对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遗嘱草拟和见证,李显扬周六凌晨1时29分在脸书发表声明。

在声明中,李显扬表示,2013年12月拟定的最终版本遗嘱,就是按照李光耀的指示,使用2011年所拟定的首个版本遗嘱。

李显扬说,是李光耀给予指示要求回归到第一版本遗嘱,只是他们不知道第一版本遗嘱包含一个“赠与”(gift-over)条款,因此这项条款并不在最终版本遗嘱上。

他解释,“赠与”条款列明,如果儿子们比李光耀早逝,那原本要分给他们的遗产就会归孙子所有。

李显扬说,李显龙在一封2016年9月15日发出给内阁的信件,以及在2017年2月24日的宣誓声明指出,这份2011年的遗嘱是由李与李律师事务草拟,第7段则是由林学芬草拟。内容为:“第一份遗嘱是由李与李律师事务的柯金梨小姐草拟,拆除条款则是由林学芬草拟。”

李显扬在声明中也附上一段李玮玲于2013年12月16日所发给他的电邮,标题为“爸爸说要回到2011年的遗嘱”。

电邮内容为:“找非李与李律师事务的公证人来见证他签名,就解决了。”

李显扬说,两名律师雷安智和江秀慧被请来见证。

“他们被请来,是因为我们联络不到柯金梨;李光耀在2013年12月16日(签名的前一天)发电邮说‘好。不用等金梨,我会到芬的办公室或其它办公室,在一位律师面前签名。”

李显扬指,两名律师的角色单单只是见证,而李光耀也细读了最终版本遗嘱的每一页,包括拆除条款。

“最终版本的遗嘱则交由李光耀的律师柯金梨保管。”

曾是李显龙私人律师 黄鲁胜现任总检察官

李显扬周六早上7时09分再度贴文表示,曾是李显龙私人律师的黄鲁胜,现在是总检察官。

他也引述了两段李显龙曾说的话。

他写道,第一段话是在2015年4月13日的国会,李显龙致词表示“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按照李先生所奋斗和生活的理想而尊义他。李先生一生中都清楚表明,他不需要也不想要有任何的纪念碑。李先生很小心,不允许个人崇拜发生,自己更不会鼓励如此。”

李显扬也附上另一段由李显龙私人律师黄鲁胜在2015年9月18日,所发给李显扬和李玮玲律师的信。

这段话内容为:“李先生从没有说过自己反对任何纪念碑。相反的,李先生认为让新加坡拥有适当的纪念碑是必要的,来纪念新加坡的建国之父,包括自己,并也深思熟虑如何这样做。就如他说的‘这个地方需要英雄’。”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