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华校”不是已在1981年成为历史了吗?

12/12/08

新加坡《联合早报》:华文教育仍然生机勃勃

作者: 邓禄星

新加坡《联合早报》近日刊发文章说,虽然新加坡的华文教育早已转化为第二语文教育。但近年来,内阁资政李光耀频频呼吁新加坡的华族家长应该在家里跟孩子多 讲华语,许多官员也带头以华语接受记者访问……这一切,都说明新加坡“华校教育”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华文教育”仍然生机勃勃。文章摘录如下:

  11月29日至12月6日在华侨中学有个很特别的活动叫做“华校校史展”。说这个活动很特别,是有原因的。

  我是1978年华义政府华文中学的高中理科毕业生。那一年的华校高中毕业生是新加坡华校史上的最后第二批。在十二年的中小学教育里,我的数理化学科,甚至于英文课,都是以华文华语上课的,因此我可说是百分百的“华校生”。

  1981年开始,新加坡全国入学就读小一的华人子弟,除了华文科与品德科还用华文华语之外,其他科目一概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语。新加坡的华文教育从此全面转化为第二语文教育。

  所以,当我得知有“华校校史展”,感觉很特别,有点像突然有人与我谈起已逝世多年的父母亲的事迹一般。

  由于12月1日之前因公出国,错过了听说很精彩的四场讲座,为了不要抱憾,12月4日我及时赶上了也令我感觉很特别的座谈会:“华校发展的回顾与未来的展望”。

  “华校”不是已在1981年成为历史了吗?“回顾”我能理解,但是华校何从谈“展望”?若将题目改为“华文教育的回顾与未来的展望”或许要更贴切些。

  在座谈会中,李宝丝校长深情款款地把她治校29年的经历娓娓道来;杜辉生校长以问答方式畅谈他的办学理念,虽然演讲形式不一样,但是内容也偏 重回顾过去的经历;谦恭儒雅的郭毓川院长,言如其人,内容朴实无华;陈俊敬校长分享了他在道南学校七年来打造双文化教育的经验。

  轮到德明政府中学孙振伟校长发言时,他透露了他的隐忧:“现在要教好华语都有困难了,更何况是要传承文化?”不过,他还是“在隐忧中看到了希 望”,因为中国经济起飞,促使许多新加坡华人想要学好华文。虽然他不甚同意这样的学习华文的动机,但这对新加坡华文教育还算是件好事。

  我认为,目前的隐忧,除了入学华人子弟越来越多是来自讲英语的家庭外,还包括了学校华文老师的变化。

  有一天,一位年长的华文老师无限感慨地跑来告诉我,她跟一名年轻华文教师谈起一则早报新闻时,发现年轻老师竟然从来不读华文报纸。其实,新进 的年轻华文老师不用华文发手机简讯、发电邮、写文章、不用华语和校外朋友交谈、不读华文书报……这已经是稀松平常的现象了,因为年纪二十来岁的华文老师, 正是1981年或之后入学就读的孩子啊!他们有勇气、有志趣成为华文老师已是难能可贵了。

  新加坡华族的家庭,从父母讲方言到讲华语到讲英语;新加坡的华文老师,从受华文教育到接受双语教育,到习惯以英语表情达意——当传承中华文化 的父母与老师逐渐老去,而新一代的父母与老师又不再使用或不会使用传承文化的语言文字时,新加坡的华文教育未来的展望会是一个怎样的景象?这是孙校长的隐 忧,也是新加坡华文教育的隐忧,更是立定语言政策的国家领导的隐忧……

  近年来,内阁资政李光耀先生频频呼吁新加坡的华族家长应该在家里跟孩子多讲华语;他也出书传授他学习华文华语的经验;总理、部长、议员带头以 华语接受记者访问,原本不会讲的也纷纷努力学习;新加坡教育部投下数百万元巨资赞助中小学生与教师到中国交流浸濡,广邀中国学校、学术团体与名师到新加坡 来结谊、办学、演讲、授课;越来越多中国大陆、台湾、马来西亚的华文教师应聘前来新加坡中小学校执教、落户;中小学华文教学改革与培训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中;特选中小学校重新定位,担负新使命;孔子学院、华文教学研习中心等相继成立……

  这一切,都在说明“华校教育”虽然已经结束了,但是“华文教育”仍然生机勃勃。不管人们学习华文华语的动机是为了经济利益,还是为了看得懂武侠小说,且让我们在担忧之余,为新加坡华文教育的发展一起努力吧!

---

分类题材: 教育_education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