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装甲运兵车事件

04/12/16

作者/来源:陈华彪 万章翻译 2016年12月1日

新加坡的九辆装甲运兵车在香港被扣押大约已经一个星期了,国防部长黄永宏告诉报章, 新加坡在澄清被扣押的原因后将开始以法律诉讼取回。我发觉香港海港港务管理当局当已经在货物被扣押时说明法律依据,即是运货公司无法提供必要的“准证“,“澄清“这一前提就显的有点多此一举了。

一个星期是相当长的时间,尤其是事发之后武装部队己经即刻派遣官员去香港“协助调查“。如果新加坡有合理的法律依据来抗辩扣押,国防部长应该已经急速去香港向高等法庭请求立即交出装甲运兵车,同时寻求赔偿。

部长只须豁免“准证“或者凭籍与中国的双边条约来辩说过境货物是被豁免的。另一种说法是,如果部长的理由是那些被扣押的货物件、只是实物的纸板复制品,我肯定并不是这样,他大可辩称说这些物品在香港法律下并不属于战略物资。如果新加坡拥有有利的必要证据,这应该是挫败香港海关扣押货物的正确途径。

一位行内的专家告诉我“进出口任何种类军用配备,是出口商/寄货人的法律责任来确保拥有必要的执照和准证“。“任何军用配备都是受到严厉的控制“,她告诉我,“没有准证之下是不可以轻易运输的。这包括过境准证“。


香港过境货物控制最优实践


以法律为基础的控制系统

这位专家在检查了香港对战略交易控制系统后,告知即使是过境的战略物资也受到严格的执照控制。装甲运兵车是属于香港《进出口(战略物品)规例》附表一中的军需物品清单,包括了特别设计为军事用途的物品。所以不管出口商/寄货人是政府或政府机关,过境准证是必需的。

她接着说“从网上的报导看来,香港是以军火走私嫌疑为根据而扣押货物。我猜想这是根据货物在船上的位置(在货船甲板下并以普通集装箱货匮围住), 造成企图隐瞒的印象。

她确认,船务公司APL是行业中的老行家。到底这事件怎么会发生是耐人寻味的,APL应当知道任何人运送军用物品过境香港必需出示过境执照。作为出口商的新加坡武装部队也应当如是知道这一法律规定。

不幸的是,国防部长黄永宏和王赐吉少将到目前所坚持的并不等于对扣押的法律抗辩。武装部队自1990年以来就聘用APL运输军用物品这一事实也不等于法律抗辩。“香港是军队通常停泊的国际港口,APL以香港做为过境点并无不寻常“这些藉口在法律抗辩上都是不成立的。

两天前在记者招待会上被问及新加坡武装部队是否持有“准证“,王赐吉少将告诉海峡时报,他还在“尝试寻找确实答案“。可是确实答案只是一通电话之遥。如果船务公司申请过境批准,这一趟和以往的运输,相关文件是有迹可寻的,必在APL,武装部队和外交部的记录中。无法提供书面文件已经是不言而喻的。

当武装部队对扣押事件坚持货物中“没有军火和敏感物品“这一反应,听起来不象认真的法律抗辩而似乎是个站不住脚的借口。这好比一位飞机搭客登机时因拥有手枪被捕却说这手枪并没有上子弹。

如果新加坡正处在这位飞机搭客不利的情况下,最好是承认有罪并请求宽恕。以被冤枉的叫嚣和抗议北京利用这事件迫使新加坡跟着北京路线走是无益而且无补于事的。

北京必然会寻求这机会来发泄中国对李显龙总理在南中国海问题上采取亲美姿态的不满。对新加坡来说,不幸的是,这不只是典型的“强权就是公理“。当你没穿裤子时被人逮个正着,北京知道该挤压什么地方。

在这区域里刚扮演了美国最响亮啦啦队角色,现在李显龙应否跑去找特朗普求助?无疑的特朗普将对北京使出他最有力的武器:“现在就住手!住手!”

但愿中国会尽早归还装甲运兵车。尘埃一旦落定,新加坡或许要那些政客采纳比较有智慧的策略而别再象远方强大霸权的一头卷毛狗。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