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关于小国大外交的悖论

27/11/16

作者/来源:符懋濂

过去,我当学生读历史时,老师常说“弱国无外交”;而我当老师教历史时,也经常对学生说“小国无外交”或“弱国无外交”。可是近年来,我们经常看到听到“小国大外交”一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历史教科书都写错了?我老师和我都讲错了?还是当今的国际政治已经截然不同了?我认为都不是!问题在于“小国大外交”本身是个伪命题,是个不折不扣的虚拟悖论。

世界历史告诉我们,“小国无外交”是一种历史常态,普遍存在于各个历史时间与空间。小国当然也有外交部门,同样从事外交活动,但在国际会议上只能滥竽充数,或在国际关系中充当大国棋子,或扮演着跑龙套的角色。更为常见的是,在大国博弈中,小国无法或很难以外交手段来维护自身的利益,避免成为大国博弈的牺牲品。随便举个史例:拿破仑战败后,反法同盟在1814年召开的“维也纳会议”,成了奥、俄、普、英四强明争暗斗的博弈平台。它们完全不顾弱小民族的利益或愿望,而随意瓜分、兼并、交换小国领土,公然进行利益分赃。结果波兰被俄、奥、普三国瓜分,比利时被并入荷兰,挪威被并入 瑞典,而意大利却被分割,变成了梅特涅(奥国首相,会议主席)所谓的“地理名词”(按拿破仑曾建立意大利王国,统一是意大利人的共同愿望)。由此可见,“小国无外交”绝非妄言虚语,而有人吹嘘的“小国大外交”在历史上从未见过。

二战结束以来,尽管国际风云千变万化,但万变不离其宗:强权即真理,大国博弈持续不断,小国的跑龙套角色依然如故。在错综复杂的国际舞台上,小国外交政策共有三种选择:第一种是成为大国的同盟国或附庸,如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放弃其原有的中立国地位,加入北大西洋公约机构(NATO),接受美国的保护。第二种是成为永久中立国,如 瑞士、土库曼斯坦、哥斯达黎加等七国,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国家安全得到更好的保障,属于最明智之举。第三种是成为“不结盟运动”<注>的成员,国家数目最多,在120个成员国中,小国占绝大多数。它们多半自称为中立国,设法和各大国保持“相等距离”外交关系。其中也有小国为了左右逢源,为了利益最大化,而采取机会主义外交途径:经济上依赖一大国,政治上投靠另一大国。如果作为权宜之计,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运作,或许不成什么大问题。然而,如果作为长远的基本国策,恐怕迟早会出差错。这样投机取巧的美事只能“曾经拥有”,难以“天长地久”! 因为政治经济学告诉我们,经济与政治是合为一体的,后者还得为前者服务,要是人为把它们分开,则悖于学理常规,在理论上是错误的、行不通的。其次,两脚踏两船的前提条件是:小国所依赖的两大国必须一直维持非常友好关系,并且朝向同一方向发展。一旦两大国发生摩擦、冲突,或者分道扬镳,小国就会惊慌失措,掉进大海里溺水!俗语说得好,高回报必然带来高风险,犹如在峡谷上空走钢索一样。这点自知之明,是每一小国当权者必须具备的。

总之,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体现、伸张。综观世界历史与当前现实,我们不难发现:小国“无外交”或仅有“小外交”,这一客观存在,任何自我膨胀都改变不了!(2016年11月11日)

<注>:“不结盟运动”是冷战时期的产物,组织松散,成立于1961年,创始国有印度、印尼、缅甸等25国。所谓不结盟是指不和美国或苏联结盟。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