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解读李光耀回忆录的国防

06/11/16

作者/来源:伍依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1965——2000)解读

三、李光耀的“国防”

国防伴随国家的产生而产生,服务于国家利益。国无防不立,民无防不安。李光耀的国防是国防为我,我为国防。

李光耀决定建立武装部队,起因是由于极端的民族主义分子叫嚣要对李光耀不利,这使李光耀惶惶不可终日。“分家后,负责保护我的警官曾经提醒我,马来西亚的马来文报刊、电台和电视台已把我视为最可恨的人。”“他又进一步劝我搬离欧思礼路的住家,直到他们改装好我的住家之后,才搬回去。”民间流传的李光耀住家有地下道,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

“种族狂热主义者所造成的威胁是防不胜防的,他们不像共产党人那样理智而深谋远虑。”鉴于李光耀及其家人的安全,“保护我的保安人员人数也增加了,原本只有一个。他考虑得周到,也暗中保护芝和孩子们。”“每次开车到政府大厦开会,会有一辆保安警卫车跟着”,“前面则有车队开路”,“几个月后,工人终于装上玻璃窗,我们全家才如释重负。当我回到欧思礼路住家时,已有辜加警察(英国人从尼泊尔招募来的)在站岗。”

于是,“也凸显了建立一支军队来保护这个脆弱的独立国的迫切性。”李光耀从自己一家受到生命威胁,悟到要“建立一支军队来保护这个脆弱的独立国的迫切性。”“脆弱的独立国”和李光耀一家紧密地联系起来。原来新加坡建立军队的起因是为了保卫李光耀一家的安全,“有必要迅速建立军队的问题。可是,要怎样建军呢?”面对复杂的局面,“我睡不安枕。芝请医生给我配些镇静剂,但是我发觉在晚餐时喝点啤酒或葡萄酒,效果胜过镇静剂。”

1965年8月以色列总参谋部作战副主任拉哈凡姆·泽艾菲在新加坡会见时任国防部长吴庆瑞,“几个月后,新加坡与以色列政府签了一份只有一页的协议,非常简单地说明:以色列供应的教练,将扮演‘防务顾问’的角色,并且获得相等的以色列薪酬。”(陈淑珊《吴庆瑞传略》)1965年12月李光耀即聘请以色列人筹组军队,但是出力最大的是台湾。李光耀说“初步讨论从1967年开始,台湾委派一位高层代表来……同年12月,他们提交了一个建立空军部队的计划。”新加坡和台湾做了“你情我愿”的“星光计划”。当时任国防部长的“吴庆瑞告诉日本大使上田说,新加坡如果一天有事,‘还是台湾靠得住’。”(陈加昌《我所知道的李光耀》)

吊诡的是,吴庆瑞全权负责与以色列人商谈组建武装部队,与台湾商谈组建国防事项却由李光耀全权负责。在吴庆瑞儿媳陈淑珊编写的《吴庆瑞传略》中,只提以色列秘密以“墨西哥人”身份帮助组建新加坡武装部队,对台湾给予新加坡军队的大力协助却只字不提,内里似乎有些蹊跷。

李光耀惯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呼!”(《左传·僖二十四年》)和经济建设一样,武装部队的建立吴庆瑞居功至伟。从裕廊工业园的建立,招商引资,制定外向型经济,金融银行政策,到聘请以色列军事教官和国民服役的建立,事无巨细都是吴庆瑞一手操办,“新加坡能够成功地建立起它的武装部队,主要必须归功于吴庆瑞及其实用主义和远见。”(陈淑珊《吴庆瑞传略》)李光耀在回忆录里把吴庆瑞撇开一边凉快,贪天功为己,把经济的起飞和国防的建设全说成是自己辛劳的成果。

在回忆录的《新马关系风云变幻》章节中,李光耀说“在1969年四五月马来西亚大选竞选期间,联盟领袖对新加坡领袖做出无稽的指责,妄说新加坡领袖干预他们的政治”,于是“我也在想,这些言论什么时候会引发种族冲突和游击战争。我们最好尽快建立军队。”

1965年说从自己一家受到生命威胁,悟到要“建立一支军队来保护这个脆弱的独立国的迫切性。”两种说法,时间相隔了4年,还真让人捉摸不透。诸如此类说法的前后不一致,在李光耀的回忆录中有许多,这只能说明,李光耀撰写回忆录,并不是根据事实,而是根据需要。李光耀回忆录中的历史事实是不能全信的。

事实上,1971年前后,印支半岛三国的抗美战争正取得节节胜利,大有席卷全东南亚的趋势。最为忧心忡忡的是李光耀,“我强调,有必要让每个人都清楚认识到,西方盟国无意在1971年以后在这个地带留下军力真空,而任由苏联或中国或任何人来填上。”“实际上,敦拉扎克在1968年3月告诉林金山和吴庆瑞,我们两国的安全问题是分不开的,而马来西亚也负担不起巨大的军事开支。他认为,新加坡是个弹丸小国,最容易被偷袭,所以应该着重加强空防能力,拥有长海岸线的马来西亚则应该集中发展海军力量。”

英国人由于国力渐衰,急于从远东撤军,“McMillan于1962年3月致函Selkirk的电报中已提到这点:‘我们的有限资源,以及在别处不断增加的负担,使我们有必要在东南亚逐渐减少我们的军事与殖民责任。’”(CO1030/1084 )(傅树介《冷藏行动中被扣留》) 

李光耀祈求英国人“不要急于把军队撤走。”因此,李光耀奔走于英国、澳大利亚等国之间,大力促成五国联防条约。

李光耀记得温斯敏“在1961年向我提呈第一份报告的时候,给新加坡的成功定下两个先决条件:第一、消灭共产党人,有他们在就无法有经济发展;第二、不要拆除莱佛士的塑像。”并且认为“1961年共产党统一战线的势力正膨胀到了极点,天天都在设法摧毁人民行动党政府,在这一种时刻告诉我应该把共产党人消灭,对这个荒谬之至的简单解决办法,我不禁哑然失笑。”

“哑然失笑”是假,“1961年共产党统一战线的势力正膨胀到了极点”更是荒唐。从1959年上台伊始,李光耀就把左翼力量污蔑为共产党,处心积虑铲除左翼运动,违背上台后就释放所有被英国殖民部关押的政治犯的诺言,失信于民;1963年借吉隆坡政权,大肆逮捕左翼党团的骨干,“消灭共产党人”不是“荒谬之至的简单解决办法”,而是唯命是从,照做不误。

马来亚共产党在马来半岛各州的武装部队在40万殖民军的围剿和“饿毙”政策下,几乎全面瓦解,少部分撤至泰马边境后,就实行“偃旗息鼓”的退伍政策,武装人员退伍,马共自称的“湿热“时期,只存下三几百人留在边区“等待时机”。新加坡的马共人员也早已撤退,新加坡内政部1974年6月22日为逮捕马来亚民族解放阵线底下成员发表的《内政部文稿》不是说“共产党的组织已经在1963年被粉碎了”吗?新加坡马共市委全面被破坏,仅靠流亡到印尼的极少部分人偶尔回到新加坡活动,寻求生存都极为困难,哪还会有“1961年共产党统一战线的势力正膨胀到了极点”之事?

李光耀无非是发着梦癔,总是喊着“狼来了”,把左翼力量当成共产党,吓唬新加坡人民。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由于李光耀的殖民地情节,无意改变新加坡的殖民状态。上台以后,在社会各个层面,各个领域都不尽心去殖民化。“保留莱佛士的塑像倒不难。我和我的同僚无意改写历史,无意重新为街道和建筑物命名,或是让自己的面貌出现在邮票和钞票上,名垂千古。”“却乐于让这座有纪念意义的塑像留下来,因为莱佛士是现代新加坡的创建者。要是莱佛士1819年没有到这里来建立贸易站的话,我的曾祖父就不会从中国东南部的广东省大埔县移民到新加坡来。”感恩之情溢于言表。这么坦率地说“我和我的同僚无意改写历史”,“历史”是什么?一个英国政府特准的亦商亦盗的头子莱佛士逼迫柔佛苏丹“租借”新加坡,需要“这座有纪念意义的塑像留下来”吗?满岛都是殖民地色彩的街道、马路、桥梁和建筑物的名称,可见李光耀的“反殖”是伪装的,只不过是借“反殖”获得政权而已。

2014年5月24日新加坡文献馆《李光耀厌恶马来人与华校生》一文中说:“历史现实是,新加坡武装部队自建立以来,就有歧视马来人与华校生的长远历史”,“殖民时代的本地军人中,十之八九是马来人和印度人;这是因为英国人心目中的武力镇压对象是华人。日治昭南岛时代依然如此,雇佣马来与印度警察是要针对华人居民。”

“1963年的冷藏行动完全消灭了华人政治,所以使用马来兵对付华人的必要性已经减弱。这也表示了,李光耀是要建立一支新加坡华人军队,去对抗马来西亚的马来军队。”“李光耀拒绝让马来人当兵的心态,即便是在实行国民服役之后,却依然持续。”

“1987年时任第二国防部长的李显龙,在回应新加坡为何没有马来战斗机师的提问时指出:‘如果一旦发生冲突,必须出动武装部队保护我们的领土,我们不愿意让我们的军人处在,一个个人的国家情怀,和个人的宗教信仰,出现相互冲突的尴尬处境。这是两个根本性的强有力原则。如果彼此不能够融洽的共存,那么,这将会是两股巨大的破坏力,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拉扯。’武装部队质疑马来人是效忠国家,或者,是效忠宗教的心态,历久长青。”

12年之后,1999年9月,李光耀再次证实了这种根深蒂固的疑虑。李光耀与学生对话时说:“如果你让一名有深厚宗教信仰,而他在马来西亚又有亲戚的马来人军官,去负责一支机关枪部队,那是一件相当难以捉摸的棘手事情。”这种狭隘的种族主义心态,解释了李光耀为何要雇佣外来的辜嘉兵守护总统府,因为辜嘉兵可以毫无顾忌的射击任何新加坡人,不论是印度人,欧亚人,马来人,或者是华人。

李光耀说“我想,不论是华族警察向马来人开枪,或是马来警察向华人开枪,都会引起广泛的反响。”这样说话除了挑动不和与猜疑之外,没有任何的作用。

李光耀“我担心的是,敦拉扎克已经掌权,马来过激分子势力抬头,东姑可能不得不靠边站,过激派领袖可能决定出兵南下,用武力把新加坡重新纳人联邦。”

这是危言耸听。因为在1962年4月访问印度时,李光耀对尼赫鲁说:“既然东姑不要新加坡单独同马来亚合并,因为这会使华人的票选势力跟马来人相等。”这不就说明了吉隆坡政权没有觊觎新加坡之心么?拉扎克和东姑是一丘之貉,同样对华族不友善,怎会“可能决定出兵南下,用武力把新加坡重新纳人联邦”?

马共主席阿都拉•西•迪著名论文《马来亚的社会发展和爱国主义》中说:“我国的多元民族社会是由三大主要民族即马来族、华族、印度族和少数民族组成,少数民族包括原住民、泰、阿拉伯、葡萄牙、巴基斯坦、锡兰等。每个民族都有各自的历史与风俗习惯和独有的特徵。他们共同遭受殖民者、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压迫。多元民族社会约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历史时期而后形成的。但是,各民族之间特别是马来族、华族和印度族之间的友好关系,不是短期内建立起来的,实际上可追溯过去约有2000年的历史。”“为了祖国的独立和民族的解放在反抗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中,共同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国家的独立“是动员各民族人民的爱国力量才能取得胜利的。”(21世纪出版社同名丛书,第3-51页,2009年8月)

三大民族“2000年”的“友好关系”是非常牢固的,一个多世纪以来,他们并肩反抗殖民主义者。殖民主义者来后,这种牢固的友好关系,被殖民主义者恶毒地破坏了。李光耀耍了个花枪,延续殖民主义者的衣钵,大肆叫嚣民族之间的矛盾,只不过是为了掩盖它与马来上层之间的矛盾罢了,各族民间的友好关系并不是如李光耀所叫嚣的那样紧张。在民族之间撒下不和的种子,李光耀和殖民主义者的本质是一样的。

“1970年8月,我在锡兰见到的班达拉奈克夫人……我解释说,南越如果落人共产党手里,不但柬埔寨、老挝、泰国三国,新加坡也将受到严重的威胁。叛乱活动将蔓延到马来西亚,给新加坡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说明了李光耀当时建立国防力量,“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确保新加坡武装部队永远服从政治领导层”,牢牢控制军队的主要目的是配合所谓五国联防,防范他一再恐惧的共产主义,并不是防备“在居住着l亿多马来印尼穆斯林的3万个岛屿的群岛里……敌对的环境里如何谋求生存。”

李光耀依附于美国的全球军事战略,分担了美国的部分国防开支,才导致国防开支不断上升。新加坡民主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之一和地面行动小组的负责人林文兴曾为文指出:“最近,我在乘搭飞机时,阅读了一章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报道。报道指出我国是世界五大购买主要常规武器的国家之一(占世界买率的的百份之四)。……把军事开支从2002年的82亿元增加至2012年的123亿元,增长率为50%。……政府在今年国防预算提升至118亿元,比2012年的预算增加了4.2%。 ……最令人惊讶的是,我国的国防开销占了国內生产总值的3.6%,列居亚洲和大洋洲第三。……我国人口有将近一半不是新加坡人,那我国庞大的国防开支到底是花在谁的身上呢?如果我们与邻国发生战争,而它的子民却大量的在我国居住和工作,那我国人民的安全还不也是遭受到威胁吗?”

作为政治人物,林文兴不明白新加坡为何要有“庞大的国防开支”,普通民众就更不明白了。

2016财政年的总经常收入估计是684.5亿元,2016财政年的总开支估计达734.3亿元。据英国《简氏国防工业》2016年3月29日报道,新加坡宣布,2016年国防预算比2015年增加了6.4%,这是自2011年以来增长率最大的一年,过去五年的年均增长率为3.5%,今年为139.7亿元(102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4%,占政府总预算案的19%。2016年财政部公布的关系民生的预算,教育部为128.0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12%,占政府财政总支出的17.43%,卫生部为110.0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68%,占政府总支出的14.98%,交通部为101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46%,占政府总支出的13.75%,国家发展部比上财政年减少1.9% 为19.2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47%,占政府总支出的2.61%。关系民生部门的开支均远低于国防预算。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新加坡的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3.4%,比2015年世界15大军事支出国的沙地阿拉伯的13.7%、阿联酋的5.7%、以色列的5.4%和俄罗斯的5.4% 低之外,比美国(3.3%)、印度(2.3%)、中国(2.1%)、英国(2.0%)等大国都高,甚至比处于战争状态下的韩国(2.6%),穷兵黩武的日本(1.0%)都来的高(数据来自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即使像妄图以武拒统的冤大头台湾的“国防”经费每年约100亿美元,占国民生产总值的不到3%。

再看看被李光耀视为假想敌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英国《简氏国防工业》2015年10月26日报道,马来西亚政府公布了2016年国防预算为173.04亿令吉(40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占政府总支出的6.5%;印度尼西亚为95.9万亿印尼盾(约67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0.8%,占政府总支出的4.5%。

以版图和人口数量来看,这两个国家微不足道的国防预算,会有扩张的意图吗?

美国的军事基地遍布全世界,几乎天天在打仗,国防开支却比新加坡为低,原因就在于它的北约盟国,以及日本、韩国和中东的一些国家分担了美国的国防开支。为什么处于和平状态下的弹丸小国国防开支比大国还大?难道也分担了美国的国防开支?而关系民生的预算远低于国防预算,花大钱购买先进武器装备为的是什么?新加坡纳税人冤不冤?政府提供各种公共职能,是政府的义务。国防开支远高于关系民生部门的开支,所为何来?

据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新加坡共和国信用评级报告摘要》指出:“截至 2015 年底, 新加坡一般政府债务总额为 4213.02 亿新加坡元,与该年度新加坡 GDP 的比为 107.65%。虽然新加坡政府债务规模较高,但以投资盈利为目的的政府举债机制和持续增加的财政累积盈余为新加坡政府债务的偿还提供了极强的保障。”但新加坡人要问的是:有无必要在国防开支方面支出过多?

国防是以经济和科技为主的综合实力的竞争。新加坡没有重工业,没有尖端科技,没有战略物资,无以发展现代化的国防,只能依附外国;国土面积又小,没有战略纵深,第一轮狂轰滥炸,就能把新加坡夷为平地,只能拒敌于国门之外。由于缺乏独立建设国防的物质条件,新加坡只能攀附大国,成为大国的附庸。

新加坡国防开支节节攀升,究其原因,是李光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制定的所谓“安全靠美国”政策,无论如何都要支持美国在亚洲的政策,支持美国打越战。美国侵略伊拉克,总理吴作栋、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陈庆炎及外交部长贾古玛均发表谈话、声明,全力支持。

陈华彪说:“当吴作栋将新加坡扯入支持伊拉克战争时,只在国会中解释说这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在齐尔克的报告之下,他有责任对新加坡人民解释为什么削弱联合国安理会的权威来支持没有联合国授权下的战争是为了新加坡国家的利益?

他也应该解释,支持并唆使一场造成二十万伊拉克人丧命及毁掉他们国家的战争怎么会是符合新加坡国家的利益与合乎道德?

陈庆炎作为总统,应该解释2003年支持战争怎么会是为了新加坡国家的利益,当按照齐尔克报告书,那时可以预见到这将造成英国面临恐怖主义的风险更为增加。

总理李显龙也应该解释,目前ISIS风险的加剧是否与新加坡支持伊拉克战争有关系?

除非新加坡能为这一目光狭隘的亲美伊拉克战争政策洗脱干净,它将来有关舒缓因涉及中美的南中国海域紧张局势的政策将会被人以怀疑的态度来看待。”(陈华彪《新加坡伊拉克政策如泥浆般的清澈》)

新加坡国防开支节节上升,积极“邀请”美军使用樟宜海军基地,明确地表明了新加坡希望美国军队留驻新加坡,新加坡成了围堵遏制中国的一员。新加坡的“国防”,只不过是替美国看好南大门,成为困死中国的前端哨所吧了。新加坡有这个义务吗?和美国的战车绑在一起,新加坡人民将面临什么?

前国会议员、工人党秘书长惹耶勒南当时就具备先见之明,提出警告:“新加坡遭恐怖份子袭击的几率会随着人民行动党政府决定派遣我国军人前往伊拉克的战争而提高。”

李显龙也说新加坡遭遇恐怖袭击,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中国学者邋遢道人说得更加令人胆寒:“这意味着李光耀给新加坡人民准备了这样一个前途:只要中美之间在亚太发生军事冲突,哪怕起因是几千公里外的钓鱼岛,新加坡也一定会受到中国战略武器的攻击。……南海争端连当事国都不说话了,他的儿子还不得不在各个场合继续替美国说话!把美军请进新加坡,想让美军走就不那么容易了。有一点贫道不仅仅是推测:由于战略导弹要提前部署到位,不可能战时再移动,现在已经有数十东风系列导弹瞄着新加坡呢。” (2016年10月8日《乌有日刊》《贫道怎么看不出李光耀哪点英明了呢?》)

李光耀把国家民族的利益空心化,把政党利益凌驾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弹丸小岛的新加坡能承受多少枚导弹的攻击?新加坡人是应该认真想一想了。

新加坡国防建设的过程很清晰。从开始李光耀受到极端民族沙文主义者的生命威胁,为了保障李光耀及其家人的安全,李光耀悟出了要建立武装力量;1965年独立后,担忧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入侵”,才有了国防概念;1975年共产党席卷中印半岛,东南亚反共国家惊慌失措,加强了五国联防;1975年5月越南入侵柬埔寨,中国等国家主持正义,国际上形成了广泛的反越统一战线,局势急转直下,遏制了越南称霸东南亚的野心,反共国家落下心头大石;2008年11月4日奥巴马上台,美国国内智库开始对美国战略反思。

李光耀虽然说过“我们欢迎美国太平洋舰队在这里设立基地,我们也欢迎苏联在这里设立基地。” 李光耀1980年9月在莫斯科见到戈尔巴乔夫“走出克里姆林宫时,我暗想,这么一个大好人竟会在这么一个可恶的制度里坐上第一把交椅,真是不可思议。换成是任何较弱的领袖掌舵,他可能早已诉诸强大的军力来解决苏联所面对的问题,给世界带来难以预计的祸害。”欢迎美国是真,欢迎“可恶的制度”的苏联是假,搭上苏联无非是掩盖真实的目的而已。

近年来,随着中国不可阻挡地迅速崛起,李光耀明若观火,忧心忡忡,他的大国平衡政策内容即刻改变,由促使大国在区域内相互平衡,转而以区域内外的各种力量平衡中国。

李光耀总是那么爱操美国人的心。在这个关键时刻,李光耀访问美国,与奥巴马作了很长时间的战略交谈。李光耀告诫奥巴马,“在美国战略重点从欧洲移往中东期间,中国迅速崛起。如果美国不对中国崛起加以平衡,那么,美国将失去亚太地区。而且会威胁到美国世界的领导地位。”

从此,新加坡的国防就失去了防卫本国的意义,完全配合美国的全球军事战略,成为美国全球军事战略的一部分了。李光耀的目的很清楚,“如果美国不对中国崛起加以平衡,那么,美国将失去亚太地区。而且会威胁到美国世界的领导地位。”

李光耀最大限度地增强新加坡作为美国在东亚、世界范围内开展其政治和军事计划的附庸作用。同时,也是为了创造和发展一种局面,这样美国军队就可以在新加坡实现其军事存在和开展军事行动,就可以干涉并侵略东南亚、东亚和更远的区域。

美国除了在新加坡获取地缘好处之外,从不在乎新加坡人民的死活,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新加坡的战略位置,使新加坡很难逃离被英美摆弄的悲剧性命运。在冷战时,美国人死盯不放;中国崛起时,又处于最具人力资源潜力的中国和亚洲大陆的跳板式战略位置,这一战略位置使得新加坡不得不承受诸多不应该承受的无奈。

在李光耀及其继承者看来,中美保持对抗、美国压制中国才更符合新加坡的利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就是为什么最近李显龙在南海问题上蹿下跳的根本原因。

世界政治正在发生的变化,旧秩序正在式微,新秩序正在形成。李光耀的继承者没有意识到“权力转移”之势,硬是往死胡同里钻,不能与时俱进反而逆势而动,将犯下颠覆性错误,充分说明新加坡领导人已经完全失去了现实感。对世界大势的迷茫而导致的战略误判,会直接影响新加坡的命运。

与美国混在一起,折腰仰伺于美国之鼻息,最终吃亏的还是新加坡。

但愿行动党人不被后人指着脊梁骨咒骂。

2015年世界15大军事支出国
名次 国家 预算(十亿美元) 占 GDP 百分比 – 全球 1,676 2.3
1 美國 596.0 3.3
2 中国[a] 215.0 2.1
3 沙地阿拉伯[b] 87.2 13.7
4 俄羅斯[a] 66.4 5.4
5 英國 55.5 2.0
6 印度 51.3 2.3
7 法国 50.9 2.1
8 日本 40.9 1.0
9 德國[a] 39.4 1.2
10 韩国 36.4 2.6
11 巴西 24.6 1.4
12 義大利 23.8 1.3
13 澳大利亚 23.6 1.9
14 阿联酋 22.8 5.7[a]
15 以色列 16.1 5.4

[a] 数据为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自行估算。 
[b] 沙地阿拉伯的数字,包括公共秩序和安全支出,并可能略有高估。
Trends in World Military Expenditure, 2015(PDF).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 [5 April 2016].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发布2014年全球军费开支统计数据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