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显龙晕倒执政党优势不倒

13/09/16

作者/来源:吕爱丽 财讯双週刊 第 511 期
http://www.wealth.com.tw

今年八月二十一日新加坡国庆群众大会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演讲至一半,脸色突变,停顿数秒后,身子不由自主向右倾斜。电视画面瞬间被切换至观众席,不在席间的民众一阵惊慌:「总理是中风了吗?」这样的疑问在脸书、WhatsApp上不断传开来。直至一个小时后,李显龙再度回到演讲台,众人悬著的一颗心终于放下并大呼:「吓死人了!」

如同美国国情咨文的国庆群众大会,是新加坡领导人向社会说明国家发展及挑战的重要演说。大会历时三小时,根据官方事后说法,现年六十四岁的李显龙,是因劳累过度及脱水导致体力不支。事后,李显龙也遵照医师嘱咐,请假一週。一场平常不过的年度演讲,再度引起国际社会对新加坡接班人的关注,促使人们思考,「若李显龙真的倒下,后李氏父子的新加坡会是怎样?」

「李氏王朝」是外界对新加坡政治贴上的标籤。起因是《国际先驱报》评论版编辑鲍林(Philip Bowring)先后于1994年及2001年影射李显龙上位全靠父荫。李显龙的妻子何晶掌管新加坡主权基金淡马锡也遭质疑。为此,李显龙及父亲李光耀多次与西方媒体对簿公堂。除了《国际先驱报》,《华尔街日报亚洲版》、《经济学人》及《彭博》都曾付出数万新加坡元的诽谤赔偿。

一名当地资深媒体人说,「我们很常讨论后李光耀时代,却不曾讨论后李氏父子时代。」他以「确立、tested(经过考验的)」形容新加坡的政治体制,认为即使李显龙真的倒下了,新加坡不会一夕崩溃,两名现任副总理也具备稳住大局的能力。

新加坡人有准备
不需要第三位姓李的领导人

土生土长,现年三十岁的公务人员特瑞莎直言:「我们不需要第三位姓李的领导人。」她解释,新加坡的政治制度健全,任何有能力、亲和力的领导人均可上位,社会不是那麽在意此人是否来自李氏家族。

民间智库隆道研究院总裁许振义分析,即使其他李氏家族成员有意参政,「还需要经过RAP(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内部及选民的考验。」更何况,李显龙自十一岁起,已随著父亲跑基层活动,对政治充满抱负,「现在李家第三代没有人有明显兴趣。」但他不讳言,若下一届大选,执政党执意在任何一个选区「空降」一名李氏家族成员,「社会上势必有一群人会极力反弹,认为这是权力继承或垄断。」而且,新加坡特殊的选举制度,要「空降」一名李氏成员并不容易。「你让他去集选区,必有护航之嫌;去单选区,则还未累积足够的政治资本,选民未必埋单。」

集选区制度是最为新加坡反对党阵营诟病的设计。顾名思义,候选人是以打群架的概念出征集选区。每个集选区必须至少有一名候选人来自少数族群,意即马来人、印度人或其他。集选区的领军者通常是资深政治人物,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为例,多为部长级领袖。

李氏家族不易再选
集选区、单选区都会面临阻碍

反对阵营出征集选区一向不被看好,直至2011年以前,更是史无前例。新加坡最大反对党工人党主席刘程强毅然于那一年放弃固守了二十年的后港单选区,出征阿裕尼集选区。该次大选被视为新加坡政治分水岭,也是人民行动党遭遇最大挫败的一次。刘程强等人夺下第一个集选区,也成功于一五年大选连庄。

记者採访观察,不论是学者或一般民众,大家对2011年大选记忆犹新,特别是李光耀的一席「后悔论」。这一席话是李光耀对阿裕尼集选区选民说的,内容大意是如果该选区选民决定将票投给反对党,「你们将有五年的时间去后悔。」李光耀万万没料到,这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顿时将犹豫不决的中间选民推向了另一端。许振义分享,那一段时间,每一次他到阿裕尼集选区观察选情,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我们后悔之前,先让你后悔!」这是否意味著晚年的李光耀已与社会脱节?许振义缓缓吐出一字:「是。」

现年三十八岁的贾思敏,生长于李光耀执政年代,研究所毕业投身执法部门不久,李显龙上台。她认为,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正值经济起飞,人们渴望追求物质生活,愿意以政府马首是瞻。到了李显龙执政,比起父亲十年前卸任时,新加坡的名目GDP(国内生产毛额)已经增加了两倍,「我们要的政府不是高高在上,我们也有自己的想法。」贾思敏坦言,李光耀的「后悔论」,她深深感觉刺耳。

然而,新加坡人民真的已经准备好让反对党壮大了吗?由一五年大选成绩来看,事实不然。反对党成功捍卫难得夺下的唯一集选区,和执政党的得票差距却从9%缩减到接近2%。同时,执政党的整体得票率也从2011年的60%回升至将近70%。李光耀辞世固然提醒了民众,新加坡得来不易的进步与发展,许振义认为,选民矛盾的心态才是关键。选民依旧对执政半个世纪的人民行动党最放心,可是,选民不愿国会完全没有监督的声音。一五年选前预测,执政党的得票率将进一步下滑,可能跌破六成。大选成绩开出,跌破众人眼镜,「显然,大家害怕反对党真的执政!」

这麽说也许不全然正确,毕竟经过一一年的惨痛教训,执政党也针对各项争议迅速做出反应,包括内阁大换血,李光耀卸下内阁资政的职务,并大砍部长薪资。

可是,依然有选民不埋单。知名部落客Andrew Loh曾公开指出,内阁换血及削减薪资,与人们日常生活无关痛痒。他认为,政府若有魄力,修改及鬆绑《报纸和印刷品法》才是真正落实改革。此外,被视为消灭方言的双语政策是由李光耀所奠定,社会长期有一些声音,希望政府开放方言政策,可惜进展有限。

今年二月,李显龙公开一连串改革计画。与政治体制息息相关的包括增加反对党议席、增加单选区、赋予非选区议员投票权。工人党主席刘程强炮轰说,全面取消集选区制度,才是真正公平的选举。非选区议员只是花瓶,无法代表选民,他甚至担心,非选区议员将削弱反对党的势力。其他反对党领袖加入批评说,媒体、公共住屋计画、选举委员会长期被执政党把持,改革只是隔靴搔痒。《经济学人》也分析,李显龙趁著高得票率推行的计画,反而更巩固了执政党长期地位。

由此不难想像,除非人民无法安居乐业,政治体制转型,反对党势力足以抗衡,不论是后李光耀或后李氏父子时代的新加坡,起伏难免,彻底颠覆则不易。

新闻辞典-集选区(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集选区是新加坡为确保国会多元族群实行的一种选举制度,所有集选区议员人数,不得少于总议员人数的四分之一。每一个集选区由数位候选人组成1组队竞选,其中至少1人须为少数族群。选民将选票投给候选人团队,而不是投给个别的候选人。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