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尊敬的南大儿女们与那些蛆虫

11/09/16

作者/来源:陈华彪

1950和60年代的南大(南洋大学)史,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在血汗泪水、政治镇压与驱行动逐中写下来。千万别把当今的重建同名学府和南大混为一谈。许多那一年代的南大校友只把现有的南洋大学看成是冒充南大的山寨版。这其中的过程和故事,足够写成一本书,所以不再这短文里赘述。

最近有一位南大校友费了很大力气,编了一份1950和60年代被迫害的南校友名单(被开除和不经审讯被拘留的在籍学生和毕业生)。如果你也把那些被驱逐出境、被逼离国或被逼跑进森林,还有那些由于南大背景而在事业前程上遭受阻扰的名字加入名单,这份名单的长度一定会吓坏很多新加坡的英校生。

通过一场重复性的政治暴行,李光耀在1980年代摧毁了南大校园。由于政治上的权宜之计,李光耀虽然不甘愿,却不得不把那座具有象征性的大门牌坊留下来,却故意叫人设计一条公路,把牌坊原本的校园分开。 到那时候,南洋大学已经通过一场和星加坡大学的虚假“合并“而被消灭了。这场PAP化南大的恶行是对那些在1950年代协助创办南洋大学的华人(包括东南亚成千上万的百姓和华商,以及慷慨的赞助人陈六使)的一种背叛。

南大史有一页黑暗面需要拿出来讨论的是政治部对南大校园的渗透活动。为了对付学生,政治部在学生当中安插“卧底“奸细。在1970年代就是因为在校园里有一股恐惧感而使到只有少数学生敢出面参与当时的主流学生抗议活动。多数南大校友都知道“白色恐怖“是怎么一回事,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天这么少南大生参与反对党政治。在南大所发生的政治镇压是造成新加坡华校生进步力量在智识发展方面停滞的基本原因。

除了政治部的秘密档案之外,那些退休的政治部长官是这面黑暗史的活生生的见证人。这些破坏左派华校生的智识发展的“卧底“奸细究竟是谁?他们现在在哪里?这些“卧底“奸细其实并非已经灭亡的品种。

我相信其中一位我有缘见面的南大“卧底“奸细,据说已经化身而成为反对党的一员!这样领取公款的人并非爱国者,而是破坏国家民主进程的可耻的蛀虫。在新加坡应该可以找到一条更正直的谋生途径。

一个能把公道正义还给那些被镇压被歧视的受害者的全国性调解过程,可望有一天会在新加坡出现。要促使这个值得纪念的大事更早发生,我们需要催化剂、我们需要像斯诺登(Edward Snowden)那样的人,我们也需要人们正视他们的良心而在历史上扮演正确的角色。目前在新加坡有这种品质的人却不多见。

无论如何,当这样一个日子到来时,应该把这份被迫害南大生名单以“南大精神“为题地刻录在南洋大学的一道墙上。只有这样,才能算是把南洋大学回归到她的应有的光荣的历史地位上。

陈华彪
10.9.2016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追忆南大_ntahrec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