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家天下与总统人选

11/09/16

作者/来源:孙可用 南洋大学校友业余网站

  为了下一届总统,新加坡全国像是一锅煮沸了的开水,又是制定总统选举的条列,又是要关注少数族群的地位,说穿了只是要找出一个百依百顺的服贴总统。原因何在,因为总统还有这么一点权力,监控着国家储备金,因此不能把这么重要的位子随便交给任何人,公开选举风险极大,必须设立各种限制以保障不落入难以控制的人手中。如今,把民选制改为委任制,是出尔反尔的举动,而政府内阁成员无人出来指出其非,总统顾问理事会各成员都是按命行事,没有人敢于指出它与家天下有何关联。那些脑满肠肥的官员,个个都围绕着各大种族都有机会出任总统拍手叫好,无异是为烟幕添柴加木,迷惑人民。

  下一届总统还是民选吗?李显龙是一个没有定力的领导人,往往在不经意之间说溜了嘴,例如少数民族要在一定的时间内担任总统,这么说就不是民选而是钦定了。又例如不可以随便找不听话的人担任总统,这是为了避免出现像蒂凡纳、王鼎昌,那样的尴尬结果。至于连续多日来,衮衮诸公,峨冠博带,滔滔不绝的谈论少数族群参选总统的种族总统修宪话题,也只是要掩盖寻找服贴总统的烟幕罢了。即使真的选出一位少数族群总统,仍然是听话的服贴总统,能够摆在台上几年领取高薪,就如眼下的一些受命出任的少数议员一般。无论何种制度选出的总统,李显龙的最终目的是总统必须是服贴。人为的虚假族群平衡,是无法反映社会的真实情况,满清政府以满人出任要职的愿望,最终还是垮于社会的自然融合。此话说给李显龙的班底听,可以肯定他们也听不懂!

  上世纪七十年代,李光耀忽然提倡儒家思想,黄根成在旁不断高喊亚洲价值观,许多人以为李光耀热爱中华文化,其实不然,那时候他的头脑发着高烧,家天下的想法牢牢地钻进这个受英文教育者的脑袋。他心目中认为新加坡是他个人的世界,是李氏家族的禁脔,任何人都不能染指,于是突发奇想,打算自己担任总统,儿子李显龙担任总理,从此天下大权在握,党、政、军都抓在手中。为了达到家天下的目的,不知哪一个马屁精向他提议,儒家思想就是家天下的理论基础,于是他摇身一变,变成了儒家的崇拜者,搞出一场提倡儒家思想的闹剧。后来由于儒家思想在学校里反应奇差,加上同时并列在课程里的其他宗教思想有泛滥的趋势,因此草草收场。

  由于总统有掌握国家资金大权,李光耀在所谓民选总统出现后就十分注意总统的人选,所谓民选不过是一个过场,内定才是最为重要,听话而又可以摆布又是先决条件。纳丹、陈庆炎都是属于这类型,一个月39万元的薪金,能够堵住任何翕动的嘴巴。李光耀对于与他唱反调的同僚、朋友,采取的办法是羞辱和无情的打击,置对方于无法生存的窘境。在这方面,蒂凡纳和王鼎昌二人是活生生的例子。

  蒂凡纳可说是李光耀的战友,马来西亚时期,他北上吉隆坡参加孟沙区竞选,替李光耀冒着生命危险打先锋。然而当蒂凡纳开始不听指示,李光耀采取了各种羞辱人格的方法,指他在出席沙捞越政府的宴会上对女宾毛手毛脚,又指他住在总统府内晚上戴假发出去与德国女人幽会,招朋引友在总统府内酗酒等等。蒂凡纳爱喝酒,就这么一个早已尽人皆知的生活习惯,被李光耀放大成为不可饶恕的罪名,最后被放逐到美国去。从蒂凡纳之后,李光耀惊魂甫定,于是挑选记者出身的没有任何背景的黄金辉出任总统。这位平时喜欢中药的总统,在位平平淡淡,是个好好先生。黄金辉之后,李光耀自己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自任总统,于是找来王鼎昌暂代。

  王鼎昌是李光耀偏执心理的另一个受害者,由于新加坡发展银行和达利银行合并,王鼎昌因为没有接到政府部门的函件通知,所以他说自己对此并不知情。作为一位总统,银行合并是应该给予书面通知,这是关系到国家资金的大事,王鼎昌的说法完全合乎情理。然而李光耀伙同当时的总理吴作栋硬说王鼎昌已知银行合并而故意假装不知,两人还在报纸上联名指责王鼎昌不诚实。王鼎昌起先还据理力争,李光耀先是以王鼎昌夫人已死,责难他出国没有夫人咋办,王鼎昌以许多各国政要出国都不带夫人予以反驳,随后李光耀竟以要不要退休金作为威胁,王鼎昌只好屈服,不久因病跌倒致死。可是死后没有国葬,连一面国旗盖棺的资格也给剥夺了。

  王鼎昌是李光耀亲自挑选的总统,他在自己想当总统而又顾虑舆论之下权且以王鼎昌代替。王鼎昌坐上总统位置,还以为这是真的,他忘乎所以当真自己是国家团结的象征,华社也因为他上台而雀跃万分,这引起李光耀的嫉恨。王鼎昌因银行合并之事与李光耀翻脸,归根究底是李光耀看到了总统可以监控储备金的严重后果,而王鼎昌是根据宪法认为自己有权力捍卫总统的职责。

  再一个是薛尔斯,这位原来是妇产科医院的高级医生,被李光耀看中要他出来担任总统。薛尔斯先是拒绝,李光耀问他不当总统想做什么?薛尔斯坚决说要回去妇产科当医生,李光耀说:“你想你能安心的回去工作吗?”以此威胁他出来担任。薛尔斯死时,其夫人伤心欲绝,哭诉这段不光彩的委任。

  李光耀对付他认为与他作对的人采取各种手段,例如在国会羞辱易润堂在伦敦出任大使时躺在后巷廉价妓院床上;搜查萧添寿住家时故意夸大搜到色情光碟;诋毁徐顺全用了六毛钱邮票是骗子,人格有问题……

  在众多的总统人选中,李光耀最为欣赏纳丹。这个在日治时期替日本人收集情报,在英国人统治时期又在英国人情报部门服务,在李光耀手下同样搞情报工作,逮捕政敌,数十年如一日。这样一个善变而又是专搞见不得光工作的人物,被媒体说成是慈祥的“新加坡之子”,热爱中华文化的长者,真是荒谬绝顶,公然欺瞒天下,以人民为刍狗,视公理为粪土。

  打从王鼎昌事件之后,李光耀更加注意总统人选。一句话,总统人选必须是服服帖帖,百依百顺,只有这样,何晶掌控的新加坡财富才不会落入他人手里,而他人想要摸底探查何晶掌控的财富也成为不可能。李显龙此次对下届总统大做文章,完全可以说是按照李光耀的安排进行,从侧面来看,这是对家天下的一种保护作用。

  由总统人选进而看总理人选,网上有人谈论下一届总理人选可能在王瑞杰、陈振声、王乙康、黄循财、黄志明、陈川仁这六个人之中选出,实际上绝无可能,网上的揣测是一派天真的看法。李显龙曾经对记者说,他的接班人可能已在内阁,可是不完全肯定。这说明了他心中另有打算,这些人在他眼里,不过是高级公务员罢了,没有出任下一届总理的希望,也没有人敢有出任下一届总理的痴心妄想,充其量其中选出一两个兼当副总理已经是最高境界了。此外,那些领着高薪,看天度日,吃饱摇腿的行动党老人,如吴作栋、黄永宏、张志贤、尚达曼、尚穆根、许文远……更不可能是下一届总理人选。新总统人选安排之后,新总理人选呼之欲出,李显龙的儿子李鸿毅将要登场,这是许多人不相信,也没有人敢于相信的未来。但是在家天下思想主导下,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话说回来,前面所提及的六个人若想成为总理还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在李鸿毅还没出道之前,李显龙突然一病不起,李氏王朝分崩离析,新的局面才会开始,届时才能够出现真正的总理和真正的民选总统!选出新的服贴总统和提拔李鸿毅为总理,是李光耀留给李显龙必须完成的两大工程,正确地说这是李光耀早已设计的有机配合,目的是巩固家天下的政权,并藉此代代相传。此刻,全新加坡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睁眼看着李氏王朝怎样继续表演下去!

2016年9月8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