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为尊者讳与为鄙者讳

04/09/16

作者/来源:商丘羊 http://www.nandazhan.com

  为尊者讳是古人谈论尊者时避讳其姓名字号,采取相关的替代文字。后世演变为凡是尊者的一切不良行为,恶劣行径,为之掩盖隐藏。常人眼中只见尊者,为之避讳,但是世界上尊者毕竟不多,而鄙者比比皆是。有没有为鄙者讳?有的,因为鄙者不明显,为之讳者三言两语掩盖过去,人们也不去追究,于是鄙者得到了讳,效果如同尊者。

  什么是鄙者?出卖同志朋友,投书告密,换取利益的人。新加坡这个小岛,鄙者特别多,这也许是岛小人多,求生不易吧。英国人统治时期,收买了许多鄙者,安插在各个学校、团体中,负责收集情报。五十年代,为了抵制征兵法令,许多华校生集体回国。每当汽笛一响,轮船解缆离岸,船上的学生立刻行动起来,放电影、搞文娱、开座谈、交心得,十分热闹。然而,英国人并不放松,派遣一些鄙者混在学生当中,记录学生的言行,注意谁是领导者、谁是组织者,再回来报告。当时的轮船目的地是香港或是汕头,这些鄙者抵岸后,又乘原船回来。

  也许你会问,他们有什么好处。很简单,除了现款奖金,还承诺给予工作。这些鄙者,有不少出自学校、团体,也就是叛变原先的组织和信仰。也许你又会问,他们是否有把柄控制在在英国人手中。这当然会有,不过不能当成叛变的理由。在茫茫大海中,那些鄙者还想从回国的学生身上揩点油水,十足是一条道走到黑。于是轮船到了大海,这些早已被学生发现的鄙者,通通被抛入大海。日本人占领新加坡时,爱同校友会负责人叶金钟被鄙者出卖,在特高课宪兵部受尽折磨,后来转往麻坡监狱,病死狱中。战后,鄙者被叶金钟战友从单边街四楼抛下。

  日本人占领新加坡三年八个月,收买了许多鄙者,有汉奸,有印奸,有马奸,还有混种奸。这些奸人自愿替日本人工作,或充当线人,为虎作伥,出卖周围的朋友。战后由于英国人迅速回来,由于他们出卖的不是英国人,加上本地没有惩处他们的力量,所以这些奸人个个逍遥法外,甚至获得高官厚禄,直至今日。

  五十年代偶有发生叛徒被镇压事件,惊慌的是殖民主义者。另有一些与殖民主义者关系密切的人物遭到警告,例如新加坡华文学校提学司李芝华遭枪击,南洋女中学长刘韵仙被泼镪水,虽然不在尊者和鄙者之内,但也相去不远。

  其实尊者和鄙者之间的人格并无差异,你说贾似道、石敬瑭、秦桧、汪精卫、周佛海、陈公博……这些尊者的人格和鄙者有何差异?出卖国家,出卖民族,其罪过的意义与鄙者相同,但又比鄙者严重。替日本人当翻译,当电报员,当巡街小队长,当情报员……是不是鄙者?

  当我还在念中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鄙者,在套近乎中他逐渐失去警惕性,向我抖露自己的任务。此人家境贫穷,成绩奇差,但是却被当局安排进入大学。其工作不是读书,而是跟踪、偷听、记名、参加校内各种活动,注意团体中的活跃分子,注意外来教职员的言行,随时与上线联络。他透露各系都有十几个与他相同身份的学生,有些深藏不露,有男有女,但是工作性质却都是一样。问他有什么好处,回答是承诺毕业后提供工作,极其可笑的是,他每月只领取津贴区区60元。他的上线看出他的弱点,经常带他上酒吧汇报,顺便让他接触吧女,将他麻醉控制。这已经不是殖民地时代,咱们的鄙者,够鄙了吧,是否还要替他们讳呢?

  总而言之,鄙者是没有人格可言,无论他曾经是尊者,最后还是沦为鄙者。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仅仅数小时,立刻叛变,天一亮就带着特务到处抓人,差点完全破坏了上海地下组织。鄙者的可怕与可恶,没有情有可原的讨论余地。张国焘叛变后加入军统,尽自己所知倾囊相告,何等没有人格!

  咱们的鄙者呢,散落在社会各个角落,也许还在活动,也许进入睡眠状态,但有一点,据说永远摆脱不了控制。当然,人活着还得活动,于是能绘画的、懂书法的、会唱歌的、擅下棋的……无不振衣束冠,粉墨登场,成家成名。运气好的,能有一官半职,或甚至日子久了,逐渐伸出头来,就叫着崭露头角吧!有点墨水的,可以舞文弄墨,找个兴趣的方向,例如研究文学,研究历史,成为文学家或历史学家,谦虚点就叫着文史工作者。或者进入报馆写些文章,发表伟论,变成资深撰稿人。或者混进大专院校当个培训课程讲师,自封国际学者。久而久之,融入社会,谁也记不得他是鄙者了。他们也不认为自己是鄙者,而且还会无理力争,甚至脸红耳赤也不为羞愧,其原因就是有地自容,而此时此地,真正可以为鄙者讳了!

2016年8月29日首版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