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面临大考

31/08/16

作者/来源:戴志勇 南方周末 http://www.infzm.com

2016年8月21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国庆演说时身体突感不适。休息一个多小时后,李显龙重返演讲台表示:“在下次大选后不久,我的接班人必须准备好接棒。”

不由让人想起李光耀在自己的绝笔书《李光耀观天下》中的忧虑:新加坡已经处在了十字路口。“100年以后,新加坡还存在吗?我实在不敢说。”

领导人交接班,无疑是新加坡面临的一个考验。

新加坡的政制是独具特色的。一手建立起这个花园城市国家的李光耀,提出了“亚洲价值观”,他尊重儒家极端强调治理者德能的传统,强调精英与权威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李显龙也曾强调,治理国家任人唯贤,是新加坡的根本原则之一。

这也让观察者认为,新加坡的治理带有威权主义倾向。但李光耀对欧洲的福利主义非常警惕,虽然政府深度参与市场经济,但也很注重公民自负其责的原则。与很多威权政制所带有的任意性不同,新加坡非常尊重源自英国的法治体系。李光耀认为法治是新加坡取得成功的核心条件:“由立法机构决定法律的措辞,再由独立的法院和法官确定这些字句的含义。国会可以批准任何法律,一旦法律获得通过,如果出现分歧,你不可能回到国会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有法官才有权力做出解释。

在一定程度上,新加坡选民拥有利用选票改换政府的空间,这给人民行动党持续执政建立了基本的现代认同。在这样的压力下,他们甚至对贪腐采取有罪推定原则,只要官员消费明显超过法定收入,法院就可以将之作为受贿的证据。即使李显龙和李光耀有通过买房获得不恰当利益的嫌疑,也必须受到调查,最后在国会讨论后,消除包括反对党在内的国人的疑虑。

同样重要的是,李光耀真正将人民行动党融入民众之中。李显龙做副总理时,每周也需要亲自接待选民。选区的议员,每次接待40到50个选民,帮助他们解决从小额借款到孩子上学的各种问题。但人民行动党并不标榜自己来自于普通民众,它是精英主义的。

但是,李光耀对这个自己亲手缔造的国家所面临的挑战非常清楚。尽管新加坡早已放弃1970年代大力推行的“两个就够了”的计划生育政策,且已开始用各种手段鼓励国民生育,但2010年的生育率只有1.15,远低于2.1的世代替代水平。由此造成的经济动力不足仅是问题之一,新移民引起的族群融合与相关公共政策的挑战,正从根部撬动新加坡的治理。

这种治理挑战,不仅仅是治道层面的政策选择,更是政道层面的制度改变。成为永久居民的移民,将可能成为公民。他们及他们的下一代,与新加坡本土的年轻一代一样,不曾经历过这个国家在一批精英人物领导下创业维艰、由穷变富的历史。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不可能不回应新一代选民的情绪。

然而,李光耀的经验,是自己的国家太袖珍,没有任何资源,不像大国那样有回旋余地。他认为,新加坡需要有来自民众监督与反对党局部胜选的真实压力,却经不起全面党争、政争的“折腾”。

总之,新加坡超低生育率对社会存续能力的挑战,年轻一代选民话语权越来越大,及领导人即将到来的交接棒等信号,汇总起来,意味着新加坡面临一个大考。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