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不知人间有羞耻事者所在多见

28/08/16

作者/来源:伍依

孟子曰:“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耻之于人大矣!为机变之巧者,无所用耻焉。不耻不若人,何若人有?”(《孟子·尽心上》)

北宋欧阳修因支持范仲淹的政治改革,遭到反对派谏官高若纳的诽谤,他在《与高司谏书》中斥责高氏:“是足下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尔。”

2016年8月22日纳丹呜呼哀哉了,政府首长,行动党大佬,各界社会名流,还有沾沾自喜一心攀附权贵的文人,一时间,歌功颂德之词铺天盖地,“伟大的新加坡之子”(李光耀是“建国之父”,纳丹是“新加坡之子”,这一对父子还真搭配,彼此都为日本法西斯和大英帝国服务国)、“高尚爱国精神” “纳丹先生是一位德才兼备的人”“大爱、无私”等等,纳丹成为一个天上没有,地上无双的完人,道德楷模,励志模范。

李显龙在纳丹蹬腿当天在面簿说:“纳丹先生的奋斗史对所有人都深具启发性。他留下的故事,是一名男孩如何克服人生逆境取得成功,为社会做出贡献。”

李显龙致悼词说:“即使冒生命危险和做出牺牲,他总是尽全力为新加坡付出。不管是什么任务,他都会在需要时挺身而出,国家绝对可以信赖他的忠诚和奉献精神。”就如联合早报的大标题“他把一生中最美好时光奉献给国家”!

上网查看纳丹的履历,“1924年7月3日出生于新加坡。1954年毕业于马来亚大学(即后来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系”。从1924年到1954年整30年时间竟是一片空白。人们不禁要问:这30年纳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为什么不公开告诉国人?

原来日本军队在1941年12月8日凌晨入侵马来亚时,纳丹17岁,直到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为止的一段时期,就加入日本警察部门,在战火中“冒生命危险和做出牺牲”,参与对付马来亚人民的抗日活动了(难怪没有其他外国首长前来,唯独日本首相安倍前来吊唁,日本人还真不忘纳丹曾为日本军国主义服务过)。这样对不起国家民族的事,纳丹还堂而皇之地写进自己的回忆录里,还附上与双手沾满新加坡人民鲜血的日本兵的合影,(“大检证”时,多少新加坡人冤死于日本兵的刀枪之下呀?日本的官方数字是5,000,可是新加坡华社给出的数字是100,000。战后的审讯中的证据提出的数字是约25,000至50,000人左右。美芝路旁还矗立着“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新加坡人能忘记吗?)不知道是不知羞耻呢,还是真有勇气?

日本投降后,英国人无耻地卷土重来(又是一个无耻!),1955年纳丹转而投入英国人的怀抱,“他总是尽全力为新加坡付出。不管是什么任务,他都会在需要时挺身而出,国家绝对可以信赖他的忠诚和奉献精神”,成了英国人镇压反殖运动包括创党初期的行动党人的帮凶。报道说纳丹投身公共服务65年。纳丹2011年卸任总统,65年倒溯就是1945年,原来纳丹为英国殖民主义者工作了整整20年!在这20年中,多少反殖人士被关押在监狱中?

1959年新加坡取得自治,人民行动党上台,纳丹再一次转向,依附于行动党政权;1965年新加坡被吉隆坡政权踢出马来西亚联邦得以独立,1971年成了人民行动党的情报局长,多少行动党的对手在纳丹主持下成了阶下囚!这时纳丹35岁。

从17岁到35岁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纳丹把最美好的时光贡献给了日本法西斯、英国殖民主义者和人民行动党。就如李显龙说的“很多时候不仅是见证者,也是事件中的主角”、“重要且身居影响力的的角色”,也就是联合早报的大标题“他把一生中最美好时光奉献给国家”总结性标题!

补充了这个一段空白,让人感觉到的就是无耻!不仅被赞者无耻,赞颂者更是无耻!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还说“就如你教导我们和你以身作则的那样”“感谢他启迪我们新加坡年轻新加坡人”,要学习纳丹三易其主、“启迪”“新加坡年轻新加坡人”有奶便是娘乎?攀附权贵的文人也不甘寂寞,接到纳丹的信也“受宠若惊”,历史上无耻程度倒是无有能望其项背的。唐代诗人韩翃的章台柳有句“怀疑试探,小肚鸡肠,软弱无能,还要披上爱的外衣,真是无耻至极。”可以注脚。

看过《三国演义》的读者,特别是看过《三国演义》电视剧的人应该印象深刻,作者罗贯中借诸葛亮之口揭露身为大汉旧臣却甘心辅佐曹魏的王朗的无耻行径,以此表达作者“扬刘抑曹”的政治主张。王朗虽则无耻,但听了诸葛亮的詈骂之后,即刻便“气满胸膛,大叫一声,撞死于马下”。由此可见,王朗的羞耻之心尚未完全泯灭,比之后世那些天天被骂而怡然自得厚颜苟活的“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就不知强了多少倍了。犹大还知道“羞愧难当,踉踉跄跄地跑出去,在一棵大树下吊死了。” (《马太福音》)而小红点的庙堂之上的达官贵人呢?

按照人们的常识:当了婊子就不能够立牌坊,立牌坊与当婊子之间是一种互不兼容的关系。要是作为婊子的牌坊来构筑,那就很让人恶心了,立了一个“反共纪念标志”仍觉不够,现在还要公然为三易其主不忠不义之徒高唱颂歌,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子也不可以忍”呢。

一次无耻,次次无耻,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嗜耻成癖,那就万劫不复,无可救药了。

就写到这里吧。

纳丹与日本兵合影


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