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司法保护法案威胁新加坡的新闻自由

21/08/16

作者/来源:人民论坛 (09/08/2016)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司法(保护)法案威胁新加坡的新闻自由

相关链接网址:
https://cpj.org/2016/08/proposed-law-on-contempt-of-court-threatens-press-.php

张素兰: 维护我们的司法制度 Protecting Our Judiciary Bill by Teo Soh Lung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8/04/

《早报》:政府将藐视法庭法律列入法令
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60711-639953

《早报》:什么构成“藐视法庭”?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zbo/others/story20160711-639940

联合国第34号一般性意见:见解自由和言论自由(《公约》第十九条)
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2016/08/13/

曼谷2016年8月5日日讯: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今天说,新加坡的国会议员必须抛弃拟议的立法——把在新闻报道和公众评论视为构成藐视法庭。藐视法庭法案所定下的刑罚包括了批评司法制度都可能被判处坐牢。它的出台将恐吓新加坡媒体的自我审查及约束没有的自由。

司法(保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将会归纳目前的法律和司法程序判例成为一种系统的法规。根据新闻报道news reports,它可以发表关于法院诉讼程序、法官和司法的系统。它将允许总检察署,而不是法官,指控有关的作者的藐视行为。这是允许政府利用法律手段追究批评者……

这部司法(保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同时也是适用于在社交媒体的出版方面。它包含极其广泛的司法释义构成藐视法庭的定义和确定判处违规的最高刑罚。这将是远远超越法官的庭令裁决。

据报道,新加坡国会于2016年7月12日一读通过了司法(保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它将于2016年8月15日二度通过。假设国会在没有如何提出修正建议或者反对有关法案内容的情况下,很快将在新加坡国会三度通过。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东南亚的高级代表肖恩克里斯(Shawn Crispin, CPJ’s senior Southeast Asia)说,“新加坡所需要的是减少对司法系统的批评的法律条款,而不是强化对司法系统批评的法律与条款。”

新加坡国会议员必须拒绝这部拟议的司法(保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同时,优先通过保护新闻作者和社交媒体博客,以免他们遭受轻率的和具有政治动机的诉讼。

律政部三穆根与2016年7月11日told reporters告诉记者说,司法(保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并没有扩大现有法律的有关藐视法庭的定义。但是,但代表了有关这方面“法律的结晶”。他同时也说,司法(保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是旨在保护公民的权利,公平审判和确保付出法庭的判决。他提到在法院诉讼中“善意”的“公平”和“准确的报道将不会受到这部法律所惩罚。

司法(保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里的含糊词句赋予了总检察长广泛的阐述权力。总检察长是由总统所委任的。他的职责是为政府领导诉讼工作的。他拥有诠释(或定义)什么是法律上的具有“善意”的“公平”的报道。

司法(保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的第2 部分第3章在没有说明有关什么是侵犯定义下,对关于法律规定出版材料的释义,做了如下的释义:案件在审理中或预料进入司法程序,言行预作判断 (prejudge),影响当事人接受公平审讯的权利。

“案件在法院进行诉讼期间,对有关案件做出预先判断。这种预先判断造成了对法庭的审讯的干扰,或者构成对法庭的一个真正可能出现的偏见风险的判决,或者对正在审理中的案件判决前,干扰了法庭进行的审讯”

司法(保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同时也赋予总检察长可以施以最高达三年的监禁和罚款高达10万新元(合折成美金7.45万元),作为破坏涉及高等法院的上诉。现行的相关藐视法庭法律并没有定下最高的罚款额,最近对作家的法庭判决的蔑视已经低得多

新加坡政府不断使用藐视法庭的起诉来制止对司法制度的批评评语。根据报章的报道,reports,在2015年,新加坡博客欧如鹏(Alex Au Waipang)因为发表了2篇有关大法官的判决同性恋案件,被判处藐视法庭罪名成立,罚款8千元新币。他向执政党提出挑战的上诉被有三名法官的组成陪审团法庭驳回。法庭指他的文章具有削弱公众对司法的信心的“真正的危险性”。有关部门处以的罚款是“完全适当‘的

在2010年,法院判处英国的作家和前新闻作者亚伦·沙德瑞克(Alan Shadrake)因为在的著作《一旦成了愉快的刽子手》(Once a Jolly Hangman: Singapore Justice in the Dock)里抨击这个国家使用死刑,被法庭判决诽谤“新加坡法院系统,而被判处6个月监禁和罚款2万新元。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