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张素兰 维护我们的司法制度

07/08/16

作者/来源:https://wangruirong.wordpress.com

编者按:这是张素兰小姐于2016年7月30日在新加坡管理大学举行有关《司法维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的论坛前夕发表的文章。

2016年7月11日交国会辩论的《司法维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时,让我想起来了一部法令1955年《公共安全保护法令》(中/英文简称:“公安法令”/“PPSO”)。远远超过所谓的“保护”公共安全,当时的政府利用了这部法令所赋予的权利,不经审讯的“合法监禁”数以千计的人民。当时人们对这部法令产生了极其恐惧的心理。不论白天或者夜晚,他们的家随时随地都会遭受搜查。家人随时会被带回警察局。这一切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这一切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政府当时制定这部法令是为了保护人民和确保一个安全的环境的目的了。相反地,“公安法令”是在恐吓人民。这种恐惧的心理至今还一直存在人们的心里。这部法律的唯一受益者是政府。它们感到高兴的是,他们所逮捕的人都不必经过法院的审讯。法令赋予了政府即是起诉者,同时也是法官。

当新加坡在1963年加入马来西亚时,“公安法令”演变为“内部安全法令”。这部法令至今仍然继续存在着。“内部安全法令”的名称又再一次名不符其实。请您们问一问哪些在“内部安全法令”下不经审讯的被捕者。他们都是无辜被捕者。他们都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中最忠实者。他们会告诉您们,为什么他们要挑战这个政府挑战?他们为什么会在这场挑战中失败?为什么他们最终都关进监牢数十年?他们的每项和平抗议行动都与民族主义有关以及忠于这个国家。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与政府所指控的威胁国家安全有关。

这部新的法令——《司法维护法案(The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表面上是堂而皇之的。当时。它是不是真得名副其实?它将会是这样吗?

司法机关、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是这个国家的三大支柱。我们一直天真地以为这是国家的三大权利机构。我们一直希望它们是强大和独立的支柱。在这三大支柱中,司法机关是最重要的。它的扮演着人民与司法机构之间的一道堡垒墙的角色。它在执行法令和必须确保是公平和正义的。这种情况诸如新加坡这样的国家,反对党的力量和声音极其薄弱的情况。我们需要有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但是,今天公民社会的“力量”也是同样的薄弱。公民社会的存在是极其重要的。但是,国家的法令却在削弱他的成长。假设它们的声音被遏制是由于这条新的法令——《司法维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我可以肯定地说,这将不会是前高院大法官陈锡强所展望的。(见网址:
http://www.straitstimes.com/…/parliament-new-law-spells-out… )

《司法维护法案(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Protection) Bill)》的前言明确地说,“为了巩固国家和加强保护防止藐视法庭的法令执行正义……”他们宣称是为了加强现有的藐视法庭的法律。这是了类似于今天的刑事法令和极大部分是在英国的普通法基础上的。

在新加坡管理大学明天将会举行一场有关这部新法令的论坛。我期待着可以在正常讨论会上学到更多有关这方面的知识。目前,我在再三地阅读了这部法令。让我长时间的感到惊讶和我的呼吸几乎停止了。这部新法令远远超过了现有法令所定下的处罚和索赔包含的范围。Allan Shadrake当时是被罚款2万元和坐牢6个星期。但是,这部新法令是罚款高达10万元和坐牢3年。为什么要处于这样高的处罚呢?没有一个新加坡公民可以赚取与部长们一样高的薪金。

这部新法令的影响是深远的。任何人如果撰写或者对事业充满热情,在这部新法令下可能会被控于如下,例如第3章(1)所阐述的:

“任何人
(a)有意识地出版刊物谈及如何事情或者做出任何行为的:
(i) 把不正当的动机,或者,质疑的完整性、正当性、任何法院的公正性;和
(ii)给予公众对司法管理的信心将受到损害的风险

被视为藐视法庭

“出版”的定义是极其广泛的、非常广泛了。它的定义是“传播、散发、展示、提供或者通过口头、视觉、书写、电子设备或者其他形式进行表达…向给大众,或者公众的一份子和包括了出版事业……”

它所涵括的范围是非常广泛的。它和公安法令一样。假设一个人在传播一些事情是主控官或者法官认为是属于不正当的动机,而且这样的不正当动机不是传播给仅仅一个人。那么, 他将会被传讯到警察局后别逮捕。在新的法令下,藐视法庭上一项属于“可以被逮捕”触犯刑罚的行为。不论是推动属于何种性质的运动,请务必注意,在这部法令下,即便是是想推动他们自己的运动诸如同性念、职工运动或者保护动物权利的运动,都会受到这部的触犯。

在这部新法令下的起诉权是取决于总检察长。我怀疑最为“严重”的博客、写作者和(公民社会)活跃分子(属于政府可以决定的一些事情)将会被控上法院。假设他们处于罚款,他们是可以向法令进行挑战的。这些人最终将是到警察局报到、经常性的被骚扰、被拘留在警察局48小时,和他们的电脑、手机和其他配备被充公。接着,警方可以阅读这些个人物件里的数据,以及协助警方控制一个已经兼容的人口。这样的行为无可置疑地将给我们这一代和子孙后代产生恐惧的心理。

我的看法或许是完全错误。我希望我的看法是错误的。

相关链接:
1. 《早报》:政府将藐视法庭法律列入法令
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60711-639953
2. 《早报》:什么构成“藐视法庭”?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zbo/others/story20160711-639940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