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人的辩驳

07/07/15

作者/来源:周伟航/人渣文本 http://hk.on.cc

新加坡最近闹了个国际级的丑事。一位十六岁少年余澎杉(Amos Yee)因为批评过世的前总理李光耀,而遭到逮捕审讯。据闻在审判羁押过程中,余姓少年受到不人道的对待,除了二十四小时被灯光照射,还关押在精神病患之中,就算原本没病,八成也会被搞出病来。

台湾过去的白色恐怖,也会这样搞人,但那时代已离我们远去,目前剩下「转型正义」的部份还有待釐清。相对来说,廿一世纪都已经十几年了,新加坡做为比台湾还先进的现代化国家,不但还在搞白色恐怖,甚至还迫害一个未成年人,实在是白目到有找。

当然,也有许多新加坡人大力主张:「这少年的言论确实冒犯了一些族群」、「多数新加坡人都支持政府的决定」、「外国人不瞭解新加坡政府的处境与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

实然,新加坡内政、法制与价值观,应由他们自行的社群决定。但有些「道德正当性」的问题,却和本土不本土,在地不在地无关。新加坡在这个议题的道德表现上,确实有其落后与错误之处。

先想像一个人民「都」认为自己过得很幸福的国度。

很难想像?我们通常会认为这种国度有某种荒谬性,不可能真实存在。怎麽可能大家「都」很幸福?一定会有些人不满意吧?北韩那种全民「都被强迫要觉得很幸福」的国家,大家都很清楚是种病态。

因为资源有限,不可能够所有人分,因此的确不可能出现「都」幸福的状况。我们必须接受社会存在差异,不论是资源上的差异,或是价值观上的差异,都可能造成「不幸福」、「不满意」的感觉。

这种差异不见得是负面的,有时反而可以刺激国家发展,这可以是经济上的成长动力,或促成多元文化的繁盛发展。

接着我们可以退一步想像:多数人觉得幸福的国家。

新加坡人好像就这样觉得。不只是生活幸福,新加坡或许真有过半数,甚至七、八成民众支持新加坡政府在余姓少年桉的做法,认为这可以「确保」他们的幸福。

现代人通常认为民主政府应以多数人的意见为施政主轴,因此新加坡多数人觉得「这样好」,政府似乎就该「这样干」。

这就可以证成新加坡政府的道德正当性吗?不行。道德正当性不只是「人多说了算」,还包括了某种「良性的发展或推理机制」,我们该釐清「为什麽这麽多人会这样想?」

什麽意思呢?

新加坡有没有一种机制,让人民能「产生出」反对执政者的意识形态?

他们有相应的媒体环境吗?有公共政策的对话空间吗?简单来说,他们有言论自由吗?

很多人并不知道,和经济成就相反,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在世界排到一百五十多名,和俄罗斯、伊拉克同等级。整体而言,他们是严重缺乏言论自由的地区。

如果没有言论自由,那当前「新加坡人多数支持政府」就会是种假像。

并非因为人民认为这样好,政府才去做。而是多数人民在教育阶段,在人格发展前期,就已经接受了一套预设的价值观,因此会直觉认定政府做的就是好事。

或是在压抑的环境下,根本不敢表达反对意见。

也就是说,那不是充满「差异」与「对话」的社群,而是一个充满男女老少「小李光耀」的沉默群体。有些人幻想自己是李光耀,有些人则想装成李光耀。

台湾也经历过这样的时代。曾经有过半数的「小蒋经国」,拚命维繫着威权体制,但台湾现在已有批判与对话,我们可以公开探讨蒋经国主义的好与不好。存在着「差异」,就可以有对辩、整合与提升,这能让我们社群走向卓越。

但新加坡人呢?那些老老少少的「小李光耀们」,他们自己真的想做「李光耀」吗?他们有进行道德反思吗?还是放纵自己往不需承担任何社会责任的方向堕落?

不需谈李显龙的对错,当新加坡人默许政府迫害未成年人的同时,早已先背叛了自身的人格完整性与道德正当性。他们「信仰」自己价值是完美的,但不敢将之送进真理的实验场。

所以,这没什麽好骄傲,也没什麽好辩驳的。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