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陈华彪 新加坡式的欺君犯上

30/05/15

作者/来源:陈华彪 万章翻译

新加坡式的欺君犯上
—对新加坡宪法的最终背叛

我最近读了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黄循财有关为什么政府正在考慮立法保护李光耀的名字与肖像谈话后,让我不禁地想起了二手车的推销员。

这项初步的建议表面上是防止李光耀的名字与肖像为商业所滥用。几家传媒引述黃循财举出新加坡的某一面包店於李光耀治丧期间推出“李不开你“新款面包为例子。“李“字来自李光耀,而且与“离“同韵。“李不开你“即是不忍离开你。好令人感动!可是公众对这作法却深表不满。

黄循财到底是为了反对什么而提出这“面包“风波?是不是据读者Jumi Tan在海峡时报面书2015年3月24日的投诉帖子说面包物语的面包不够可口而且90%的时间的感觉是不新鲜的,还是另一位网民Joseph Hiew向海峡时报投诉说每个面包卖$2是太贵了。难道这就是后Lky时代的新政治 —— 看面包凑热闹? 只因死去的人再也不能挥舞着诽谤法律的棍子攻击批评者,导致政府有责任来扫荡任何与Lky美好记忆不相称的言行?或者有什么我们应该知道的更阴险的东西正在这政治大黑锅内酝酿着。

如果政府关心的只是直接与简单的“商业滥用“,照片中大众书局的作法,部长应把它归于那一类呢?难道大众书局设立吹捧Lky的书本祭坛不是为了谋取商业利益吗?


照片来源:季风书社友人提供


照片来源:海峡时报

黄循财在对报界的谈话中提起了“慈善“。他说:“我认为某些人为了慈善和为了致敬而不谋利的做法比起某个人或机构特地为图谋商业利益与盈利的做法,这两者之间的分别是非常明显的“。

黄循财的解释象泥浆般的清楚吗?面包物语将销售碍眼的面包所得捐给公益金,可是大众书局向新加坡政治皇帝致敬时却没有这样做。为什么面包物语被点名并遭到批评而不是大众书局?这又跟黄循财更进一步提出具有不当行为而须立法禁止的两家为谋利而销售汗衫与Lky小塑像是怎么去分辨呢?

如果政府进行立法,又假设黄循财提供的理由是可信的,那我们的高薪部长岂不是不仅需要监督面包店的谋利企图,还更需要密切盯住为了盈利而售卖没经授权的汗衫和Lky小塑像的摊贩们了。

黄循财所呈现的政府意图即无公信力、又无说服力且毫无逻辑性,却也恰恰泄露了一项隐藏着不可告人的议程?


照片来源:季风书社友人提供

我十分怀疑黄循财如二手车推销员般极力吹嘘货品的手法下提出来的理由。难道政府真的要公告全民,通知纳税人必须付钱成立特遣部队来追查每件印有Lky肖像的汗衫与商品,并将所得利润分给Lky遗产受益人或捐给慈善机构吗?为何不能像其他名门望族的做法,让Lky遗产受益人自行设法处理呢?

这样碗豆脑袋计划的暗示是从黄循财的用词“致敬“中流露了出来,它其实主张凡是用Lky的名字与肖像来“致敬“都必须获得“批准“。如果正如宪法明文规定,法律面前人人都平等,为什么死去的Lky还凌驾于活着的公民言论自由之上呢?Lky即不是神也非一国的皇帝,公民何须因吹捧或批评讽刺它而要申请准证。黄循财虽然只提到“致敬“要得到批准这一计划,实际上自动地也意味着批评它将被全面禁止。

唯一能得到的合乎逻辑的结论就是这立法的提议是为了压制将来针对李光耀本人、对它任期中的政策及劣行的任何批评与置疑。将执政党的创办人与他意识形态制度化的最終目标不外乎是让执政党在政治上的支配地位永世长存。难道这不是朝向李家皇朝的现代步伐吗?

这执政党已把新加坡往朝鲜只允许对伟大领袖致敬与悼念这样的方向走下去。将死去的政客的名字和肖像与国旗或国徽等画上等号,执政党为了自身政治目地而将国家机关政治化的这一举动必定削弱国家的团结。难道PAP正以支配性政党及其意识形态将新加坡越来越朝向法西斯政权 (下注) 的道路走下去吗?这项建议一旦被接纳入法典之中——它将标志着宪法寿终正寝的开始。

如果这项建议没被抛入垃圾桶的话,那么,任何人批评被认为是李光耀的理念,将要面对以任何名堂的罪名或等同于欺君犯上罪名被提控的严重风险。反对者务必谨慎提防。

陈华彪
2015年5月26日
万章翻译

注释:法西斯政权定义
在一个自由民主体制下,主权是属于人民的,宪法铭刻着个人的权力并通过司法体系加以维护。相反,在一个法西斯国家中,国家是极端强捍,并主宰着与公民相关的所有条款。法治被严刑法规所取代。公民唯一的选择就是服从。国家是由一支配性政党以唯我独尊的意识形态来统治。只允许压力团体存活在唯我独尊的意识形态的严格框架内并接受支配性政党的掌控操纵。支配性政府自称代表人民的利益。为了颠覆民主,它确保全部的国家机关都唯命是从。对支配性政党的高层施以严厉的纪律以确保他们在意识形态上的一致性和对外受到尊敬。作为回报,它们得到任用与财富的保障。对高层的越轨者实行严厉的处置。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人物_biogph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