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三问后李光耀时代

31/03/15

作者/来源:焦东雨 东方早报 http://www.dfdaily.com

新加坡在国际上影响力会减弱吗?

  你离开后,新加坡会怎样——在李光耀生前的最后几年,不止一个记者向他抛出类似问题。

  美国政治学家、《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作者塞缪尔·亨廷顿早在2000年就说,“李光耀将新加坡变成本区域里一个非常特别的国家——它是全世界最不贪污的政治体制之一……这确实是巨大的成就。然而问题是,这个廉洁的政治体制能维持多久呢?”

  “我能做的只是确保当我离开时,各种制度还是好的、健全的、廉洁的、高效的,确保现有的政府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知道搜罗高素质的下届政府人选。”2009年在接受《国家地理》杂志采访时,李光耀说道。

  如今,假设变成了事实,那么问题的答案会因此发生改变吗?

一问:反对党上台执政?

  “我相信人民行动党政府还会继续下去。”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吴俊刚告诉早报记者。

  吴俊刚早年是一名跑总理公署的记者,多次跟李光耀随团出访,后来被人民行动党征召,参加大选并胜选成为国会后座议员,退休后在《联合早报》开了时评专栏。李光耀去世当天,吴俊刚在《联合早报》刊发了一篇长文,回忆他近距离接触过的李光耀。

  “在很多人心目中,李光耀就等于新加坡。但他去世后,新加坡政局并没有产生什么动荡。大家都很悲伤,但并没有产生一种危机感。”吴俊刚说。

  新加坡每四五年举行一次议会选举,吴俊刚认为选举的变数很大,没有人能够预测。

  虽然新加坡反对党普遍实力孱弱,但吴俊刚本人就曾在单选区遭遇过一次激烈的选战。那是1991年,吴俊刚以52.27%的得票率击败新加坡民主党一名候选人。那一年,反对党共计赢得4个议席,仅次于2011年6个议席的战果。

  “一般来说,我们都觉得下一届大选不是什么大问题。即使说,人民行动党可能会再失去一些选区,但连续执政应该不是问题。”吴俊刚对早报记者说,“虽然上一次大选反对党破历史纪录,拿下一个集选区,从现在反对党整体实力看,还是完全没有办法挑战人民行动党的地位,更没有办法形成一个替代政府。”

  话虽如此,吴俊刚依然很审慎。他分析,人民行动党能否继续执政要看很多因素:比如人民行动党本身实力的消长,能否继续吸引或招揽最好的人才加入,反对党实力增长的速度,民众心态的变化,以及一些可能影响民心的突发状况或议题等。

  新加坡智库隆道研究院的总裁许振义认为问题关键在于反对党。

  许振义告诉早报记者,新加坡反对党一直很弱、很多。“关键是很多,互相不服。”“以每次大选能出来参选的七八家为例,他们都是冲着人民行动党来的,但他们为什么不能整合成一家或者两家呢?”

  “就像六国一样,现在新加坡(政党政治)的情况我觉得就可以用战国来形容。”许振义说,“只要还是这种情况,李光耀去世一百年、两百年,反对党还是不会有作为的。”

  退一万步,如果人民行动党出现重大失误、腐败的话,“反对党目前也没有哪一个党可以赢,可能是几个党合在一起,组成联合政府。”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主任吕元礼告诉早报记者,“但这种情况发生的话,它(政府)会比较软弱无能,也可能会比较腐败。”

  “新加坡政治一直在不断开放,并且会继续这种趋势,但新加坡永远不可能变得像西方民主国家那样。”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副教授、2012-2014年官委国会议员陈庆文对早报记者说,“两党或多党民主不可避免,这不是一个是否的问题,而是一个时间问题。”

二问:人民行动党分裂?

  2011年议会选举之后,新加坡又举行了总统选举。当了26年人民行动党国会后座议员的陈清木医生独立参选,得票34.85%,仅以0.34个百分点(7269票)之差输给人民行动党支持的陈庆炎。

  二陈均人民行动党出身,但陈清木任国会议员期间以敢怒敢言闻名,不是“人民行动党眼里的好孩子”。

  《联合早报》当年的报道显示,选举结束后,陈清木坦言,许多人民行动党基层不顾劝告,公开表示对他的支持,显示人民行动党内部已出现分裂。“这样的分裂反映在我和陈庆炎的得票率上,我们的得票率几乎一样。”

  “如果陈清木能够集结另一股反对实力,甚至从行动党中挖掘那些对现实不满的人,几年下来当可成气候,下一届大选既对行动党构成威胁,也挑战工人党在野一哥的地位。”《联合早报》有观点如此分析。

  1961年,人民行动党因为在新马合并的问题上产生分歧,反对方在议会对李光耀提起信任投票,要求他立即下台。

  “差一票李光耀险些就被否掉了。把一位生病的人民行动党议员从医院搬到国会投票才勉强过关。”许振义对早报记者说。

  此后,人民行动党没再出现过分裂。许振义认为,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李光耀在,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没有这样一个权威人物在了,面对大选的压力,在争议性很大的政策上,比如拥车证、部长高薪等,人民行动党内部会不会有人要妥协呢?会不会导致一部分人分裂出去,另立山头呢?”许振义认为,理论上的可能性是有的,但现在没有证据支持。

  吴俊刚认为意见分歧难免,但最终还是会听取多数人意见,达成共识。他举了设立赌城的例子,一旦决定做出,就是内阁的集体决定,就不能再公开反对。

  但吴俊刚也提到一个当下有些苗头的争议议题——“就是到底政府的路线是要偏右还是偏左,这个争论是有的。”

  “现在政府一直在花钱,很多社会开支增加非常快。在一些比较保守的党员看来,政府不像过去在财政上那么谨慎,并且鼓励人们要自力更生,而不是向政府伸手,担心将来走上民粹主义的道路。有些人就认为政府做得还不够,有些人则认为政府做得太过了。”

  “这个路线之争,接下来会怎么发展,也许会是一个观察点。”吴俊刚说。

  “李光耀去世后,从长远来看是有这种可能的,那批人会分化出来,另外成立一个党。如果李光耀在,这种情况是不太可能的。”吕元礼称。

三问:新加坡影响力式微?

  在早年曾随团采访李光耀出国访问的吴俊刚看来,李光耀可以说是新加坡的首席外交官。

  “他个人的声望,在国际上的地位,完全没有办法有另外一个人来取代。在这方面(他的去世)可能会影响新加坡在国际上,甚至是在东盟的影响力。”吴俊刚告诉早报记者。

  “我们再也找不到一个像他这样在国际上、区域上,能够发挥巨大影响力的领袖了。今后新加坡也没有办法再借用李光耀的光环在世界上产生影响了。”吴俊刚说。

  但在许振义看来,李光耀只是一个特殊时代的特殊人物。许振义所指的特殊时代是“冷战”。

  许振义称,以后很难再出现这样的时代,东西方相互敌对,相互不了解,不敢去接触对方。

  许振义认为,李光耀作为新加坡总理,能够给东西方提供一种咨询,或者是知情人这样的角色,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沟通东西方的作用。

  “因为他扮演这样的角色,也给新加坡外交带来很大的资源和便利。”但许振义同时表示,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之后的吴作栋,现在的李显龙,包括将来的领导人,都不可能扮演李光耀当时的角色,也不会有李光耀那样的自身条件来做那样的事情。”

  “接下来新加坡能产生的影响是什么呢,我觉得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继续保持它治理的成功,包括经济发展、社会管理等各方面,继续保持为一个成功的国家,一个成功的模式。”吴俊刚表示。

  “如果它能够继续有这样一个延续性的话,我想它还是能够在区域,包括东盟,以及世界平台上发挥一定的影响力。”吴俊刚称,这种影响力就是作为一个成功国家的影响力了,而不是说因为有一个非常杰出的政治领导人这样的影响力。

“新加坡现在能做的也只是这样了,也必须是这样了。”吴俊刚说。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