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淡大刘晓鹏 另一种中星关係

29/03/15

作者/来源:刘晓鹏 淡江大学美洲研究所助理教授

另一种「中」星关係:从习近平过门不入説起

「新加坡和中国有良好的关系,新加坡愿意真心地帮助中国的发展、帮助中国培训领导干部。」-李源潮,2010

「新加坡的外交务实而灵活…与北京领导人保持私人交情,并从其中获取不少实质利益。」-江春男,2013

前言

习近平藉APEC首次前往印尼,顺道访问马来西亚,与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係之馀,对夹在两国间的新加坡不但过门不入,还在马来西亚会见了与星政府有夙怨的前总理马哈迪。在此同时,李克强在新加坡咫尺之遥的汶莱,与缅甸、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美国、韩国、印尼、柬埔寨、纽西兰、俄罗斯等各国领导人或外长会面,并亲访泰国与越南。就算是对国际政治了解有限的人,也可以体会出中星关係称不上良好。

同属华人国家的新加坡,近来对中国的言论,实难称灵活务实,而私人交情或所谓实质利益等等説法,也经不起考验。李光耀父子催促美国制衡中国之馀,一些态度上显得粗鲁。四月间李显龙到华府去公然嘲笑中国的空气(「北京市民开窗可免费吸菸」)与河流上的死猪(「上海市民开水龙头可喝免费排⻣汤」),五月间则在东京指中国会因钓鱼台争执而失去国际地位。

对新加坡的傲慢态度,北京先装聋作哑,但以计划慎密的行动来回应。八月李显龙访华前夕,《环球时报》忽然连续以专文表达不满,如此使新加坡外交部澄清已来不及。双方领导人北京匆匆一晤,客套一番之后李显龙就被请去最遥远又面积最大的新疆访问,让新加坡反思自己体型的味道浓厚。现在习近平与李克强在东南亚广结善缘又对新加坡刻意冷落,不但更确认彼此关係不佳,也等于公开藐视其在东盟的地位。

新加坡在英明的领导下与中国关係如何浓郁,两岸已有许多作品颂扬,在此不拟重述,只是论者多半强调最近二十年的建构。

若是将眼光拉长,就会发现星国领导人排斥华人身份,又基于殖民经验随时亲中与反中,才是新加坡对中国政策起伏的问题所在。

一.新加坡

建国以李光耀为核心来看,他虽是华人,但阶级上和东南亚许多华人普罗大众不同,全心接受殖民教育,原本不会説中文。在日本占领期间,有别于当时不畏牺牲、配合中国对日抗战的华人们,李光耀的工作是为日军情报机构服务。日本投降后,华人反帝力量势将兴起,他则在第一时间「赴英留学」。

回国后李光耀摇身一变,成为反殖反帝革命家,同时为了拉近与华人群众的距离,开始学中文与福建话,与反抗意识浓厚的华人政治势力结合。李光耀在新加坡政坛崛起之时,由于其主要支持者为左翼华人群众,故也时常向共産中国输诚,中国外交部的档桉中还保留不少他当年要求访问北京的书信。而台北方面为了确认李光耀的政治态度,蒋经国在1958年曾指派国安局的卜道明与调查局的高洁前往星国查访,同样得到李光耀「亲匪」的答案。

不过,靠着左派势力起家的李光耀,得势之后为了剷除政敌,改向旧殖民势力输诚。结合方式就是利用英国人和马来人对冷战的恐惧,威胁新加坡将成为东亚的中国,进而启动内安法(逮捕后毋需公开审讯,并可无限期羁押),拘捕昔日同志,有鑑李光耀对自已的左派同志下重手,与先亲共再反共的手腕,周恩来曾在1963年曾以「狡猾」批评李光耀。

星马合併也在英国人和马来人力图巩固李光耀的背景下形成。不过合併后他想当全马来西亚的总理,开始挟新加坡的华人数量,激化与马来人的矛盾。马来族群难以忍受,合併两年后决定将新加坡逐出,如此各自成为族群较为单纯的国家。简言之,摇摆于中国与身份问题,一开始就是这个华人国家独立的基础。

二.亲共、反共、与华人身份

和马来邻居的关係不睦,使星国军队移训台湾的「星光计划」广为人知,也促成李光耀与蒋经国的友谊。但这不表示反共的星国是台北的盟友,其同时亲共与反共的特色在联合国中国代表权投票中一览无疑。换边站在资本主义世界的李光耀,考虑到内外政治环境,在中国代表权桉中皆弃权,不过在1971年最关键的时刻,则一面倒向北京,事后再採二面手法向季辛吉解䆁,怪罪美国政策不清楚,否则他会支持台北。

1976年李光耀完成了多年来的愿望,访问北京且见到了毛泽东。拜会完了説话含煳不清、连头都无法摆正的虚弱「伟大革命领袖」,李光耀不再担心左派华人得到中国支持。返国后一方面开放人民前往「落后的中国」,另一方面也开始积极拔除反对势力的根基──华文教育,随后关闭极具意义的南洋大学,使殖民语言──也是李光耀的母语──英文成为华人的主要语言。

华文虽遭制度化贬低,但语言是文化的核心,中华文化也很难迅速摧毁。时至今日,英语文化与中国文化仍在新加坡的华人社会中斗争不歇,也形成了新加坡的特殊语言──Singlish。为了面对中英溷杂的怪语言问题,政府只好长年不断地推行「説好英文运动」(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与「讲华语运动」。不过説英文的阶级像徴,已无法扭转。

三.懂西方的华人?

1990年代刚与新加坡建交的中国,面临改革开放后最重要的问题──如何在经济高度发展时持续一党专政,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政权因而提供最佳典范。中国共産党迅速在新加坡的大学设立海外党校,至今已「培养」超过一万三千人。虽然看不出来这些党官到新加坡学习成果如何应用在中国,但由于大批官员到新加坡学习其政治经验,使加坡産生强大的优越感。李光耀就自称江泽民会拉着他的手要求:「跟我说西方对我们的真实看法!」

既然中国如此「落后」,不但要向新加坡学习政制,也需要説英文的华人来协助了解西方,更加重星国原来的阶级心态。SARS期间,吴作栋就出现迥异世界诸国的态度,对中国既粗野又严厉。李显龙接班前,需增加国内领导威信,也选择打中国牌,在2004年不顾北京劝阻,携国防部长张志贤访台,做出有能力调停北京与民进党的姿态。

不过北京并非如星国高层想像中需要依赖新加坡,使新加坡反而流露出摇摆的本性。李显龙访台后北京仅仅以停止官方交流威胁(损失每年数百位官员到新加坡学习的钜额学费),新加坡就配合北京到联合国讉责台湾,希望藉此挽回星中友谊。如此先利用台湾拉抬自己,又迅速出卖台湾以讨好北京的油滑政策,使当时台湾外交部长陈唐山愤而以粗话形容新加坡。

消费台湾讨好北京的做法,2011年也发生过。当时新加坡提供基地供美军重返亚太围堵中国,令中国政府十分不满。于是,星国将台湾代表史亚平在室内举办例行国庆酒会,高调放大成对「一个中国」政策的严重违反,试图藉惩罚台湾来讨好中国。北京当然未给奖励,史亚平返台后也升职,整体事件反而突显星国説英文的华人官员们,对两岸关係改善的了解程度低到令人吃惊。

四.守法的华人?

説英语的新加坡也常表示制度较「落后的中国」完善。例如李光耀2010年曾指出,「虽然中国已立法保护合法的私有财产,但现在有不少中国有钱人还是选择把相当一部分财产存在新加坡。」李光耀利用中国人在新加坡的巨额存款,批评中国政府习于不守法,自捧新加坡从殖民时期继承的法治经验。

然而,法治的新加坡却不在乎鼓励他国犯罪。着名的经济学家谢国忠2006年于摩根史坦利公司,曾批评这种鼓励他国犯法的心态:「新加坡的成功主要来自为印度尼西亚贪官及商人洗黑钱,现时印度尼西亚已经无黑钱可洗,所以新加坡正在盖赌场,以便吸引他国的贪污资金。」谢国忠指的他国,就是中国。

新加坡如何製造机会给众多中国官吏,可从薄煕来垮台之后看到冰山一角。新加坡政府控制的《联合早报》有一〈重庆频道〉专栏力捧薄煕来,製造「海外公正报导」目的甚明,外传薄每年以数千万谘询费重金回馈该报,也不一定是谣言。而其他巧合如:薄瓜瓜在新加坡求学与上夜店、谷开来是新加坡永久居民、周永康在薄桉调查出炉前旋风式访问新加坡并会见李显龙、周永康之子周斌最近在新加坡遭到中国国安人员软禁,在在都显示星国有计划的「保护中国来的财産」,而存款者恐不只单纯的「中国有钱人」。

结论

总之,当前的中星关係不佳,非一日之寒。就表面因素而言,乃是新加坡外交上配合美国围堵中国,引起中国政府不满。然而究其内在因素,还是在数十年来星国领导人对华人身份的排斥与利用。殖民教育塑造出来的英语菁英模彷殖民者,一方面藉此身份获取中国财富,另一方面在中国事务上好为人师。即使如此,对説英文的华人菁英而言,和中国的沟通远较和英美人士交流困难,因此平时在对中国政策上左右摇摆,在关键政策上亲西方也不值得惊讶。

值得惊讶的反而是两岸政学界都有不少新加坡的粉丝,北京甚至将模彷新加坡政治体制做为国家政策。所以换个角度思考,北京今天的不满,问题在中国过去对新加坡期待过高,与太多不切实际幻想。

(本专栏文章作者意见不代表论坛立场)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