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留下的新加坡模式

29/03/15

作者/来源:冯创志 中国网 http://opinion.china.com.cn

中国道路的成功同样向世界昭示,根植中华大地永远与人民利益息息相关並与时俱进的中国道路永远保持青春活力。李光耀留下的新加坡模式是中国道路的借鉴。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3月23日因病逝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唁电中说,李光耀先生的逝世,是新加坡人民的损失,也是国际社会的损失。,李源潮副主席将代表中国政府赴新加坡出席新加坡李光耀的葬礼。

一如所料,政治强人逝世会引发舆论热评。近些天来,五大洲对李光耀的评论井喷。新加坡《联合早报》23日发出了题为“小国巨人的遗产”的社论称,李光耀的治国理念,并没有遵循任何教条,而是通过实践而来。对于中国人而言,自然站在中国視角分析李光耀。记得,在《李光耀:大师论中美和世界》一书中,他十分坦率地讲到:“中国也不会成为自由民主国家,若成了那样的国家,中国会崩溃。如果你相信中国将发生某种民主革命,你就错了。为实现现代化的目标,中共领导人将尝试各种方法,除了多党制和一人一票的民主体系”。 笔者认为,若说李光耀对中国贡献的话,这个观点值得一书。

说李光耀的民主观值得一书,乃在于李光耀创造的新加坡模式令新加坡在短短数十年间从笫三世界跃上笫一世界,使弹丸之国成为世界向往之富饶之地。

人们知道,长期以来,西方一直宣传的是欧美式的“民主自由”。在美国历届总统宣誓就职中都不会忘记宣誓维护“民主自由”。美国、西方对亚洲、中东、北非等地政治改革进行所谓“指导”,其锐利武器同样是那个“民主自由”。西方的“民主自由”一个共同模式是政党轮流执政。李光耀却从来对此说不。

应该说,民主自由是人类社会的向往。在美国和西方国家政权建立之初,其民主自由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鼓舞作用。实际上,西方的平民大众和平等意识从一开始就被西方精英阶层关进了政治领域的狭小笼子,后来在平等意识上成长起来的民主制度,也是同样的命运。欧洲在二战后左翼政党执政期间,美国在罗斯福时代和约翰逊时代,民主政治也曾在一定范围突破过边界而进入经济活动领域,但这种突破终究有限,而且很快又被赶了出来。从总体上看,英美的政治文化一直在呼吁把政治关在笼子里。200多年来,主张严格限制政府,主张政府越小越好,一直是西方社会非常强大的声音。但是,很多推崇这种思想的人都回避了,限制政府活动的范围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限制政治活动的范围,而限制政治活动的范围归根结底就是限制民主原则的范围,因为民主原则主要体现在政治活动和政府的选举和运转之中。把政府关进笼子,相当于是把民主政治关进了笼子。

美联社称,李光耀的遗产也面临着批评,因为他“使用严厉的手段来巩固权力”:“不经审讯就关押政治对手数十年,以诽谤罪起诉记者和政治对手,这对异见人士起到了寒蝉效应”。对这些非议,李光耀坚持认为,在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里严格限制言论自由和公共抗议是必要的。在一个几乎没有自然资源的国家里,需要稳定来促进经济发展和提高生活水平。其实多年来,西方凭借着其技术垄断、财富垄断和银行垄断以及舆论垄断,事实上对民主自由已设限;一切以维护西方国家利益为核心为标准。这样就等于,凡符合西方国家利益的就给民主给自由,反之,就要进行抓捕,就要实施监视。这样, “民主”、“自由”与“人权”一样,“反恐”已成为某些国家拿来捅人的另一把匕首,理直气壮的旗号之下不知隐藏了多少罪恶。其实,不要说斯诺登这件事,就是近年以来,仅美国已经发生多起价值观冲突的丑闻。比如,美国司法部曾对美联社、路透社等一系列媒体监听。“棱镜门”曝光至少已经证实,美国几大网络通信巨头纷纷透露迫于美国情报部门的压力提交数以千计万计的通信数据。这就证明,长期以来,美国以反恐为名,以国家利益为名,利用其在互联网的优势,进入谷歌、雅虎等9大网络服务器,秘密在网络上对国内外民众进行大规模的信息收集、监控、渗透。不久前,尽管美政要有“监控成功挫败了50起恐怖袭击”那样的“圆场”,但由于监控的面积太广,牵涉的国家太多,事实上已构成了对公众的危害,此“圆场”令媒体感觉很牵强。因此,“棱镜门”引发世界一片质疑和持续发酵也很自然。这一切直接违反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条款。

由此说到中国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共产党对现阶段纲领的概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立足基本国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逐步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应该说,如同新加坡模式一样,中国道路的成功同样向世界昭示,根植中华大地永远与人民利益息息相关並与时俱进的中国道路永远保持青春活力。李光耀留下的新加坡模式是中国道路的借鉴。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