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殷素素 新加坡人并没有亏欠李光耀

27/03/15

作者/来源:殷素素 大马华人网站

回应: [排队八小时,只为一鞠躬]——-公众凭吊李光耀。 作者: 德仁 09:09am 27/03/2015

韩咏红说:“谁也想不到,中国教科书里‘十里长街送周恩来总理’的壮阔场面,本周竟然出现在新加坡,国人对建国总理表达感激与不舍的强烈意愿,让本国人受到震撼与感动,估计连新加坡政府也是始料不及。……‘新加坡模式’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就是理性且识大局的新加坡人。过去几年里,新加坡人对各种议题的争议增多了,但是这些争议无碍于国人的团结与制度的稳定。这次数万民众排队去悼念建国总理,就是新加坡人发出的最响亮声音,它清楚凸显出李光耀先生的事业受到全民认可与礼赞,也凸显了新加坡人对负责任政府的支持与真心感谢,这才是对‘新加坡模式’最好的注解。”

素素相信新加坡媒体自由排名将在今年进一步下降,因为从没见过这种毫无羞耻心的所谓媒体人愿意和执政党如此亲密合作,在大选年捞取政治资本,舔痔而不怕人看见!商丘羊在《李光耀的私人效应》写道:“李光耀一死,新加坡的各种媒体,包括报纸、电台、电视台、杂志刊物等,立刻推出报道,速度之快,步伐之统一,声调之一致,在在说明执政党早有准备,利用李光耀之死,制造有利效应,达到最佳效果。/为何要制造效应?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下届大选。在当局的原先考虑,希望李光耀能在2015年国庆日之后才死,就能借庆祝50周年国庆和李光耀的影响力产生巨大的选举效果。然而李光耀提前死了,说是突然但也是自然,使官方的如意算盘打歪了。不过第二个方案立刻运作起来,借李光耀之死,博取民众的同情,从而产生对大选的有利条件。”——试看看2015年3月26日两家晚报的封面,这里头就有多少心理暗示,引导全国人民去产生羊群效应。有个傻蛋在这种激情下,竟然要求“李总理,让国父的棺木全岛绕一圈吧!”:

这个7日哀悼期的主题渐渐转向成“饮水思源,感恩李光耀”,难道说李光耀有什么遗憾吗?他的家族,包括内亲和外戚,有哪个不是因为他的从政而“鸡犬升天”的?他和行动党内阁同僚赚取百万年薪多少年了?还要得了便宜又卖乖?50岁以上的国人,看了下面的神仙故事,就马上能忆起丧礼前一切;50岁以下的人就麻烦去看看官媒以外的报道吧。

汉·王充《论衡·道虚》:“淮南王学道,招会天下有道之人,倾一国之尊,下道术之士,是以道术之士并会淮南,奇方异术,莫不争出。王遂得道,举家升天,畜产皆仙,犬吠于天上,鸡鸣于云中。”

新加坡最后一张银行执照发给谁?新加坡最后一张公共交通执照又是发给谁?此外,新加坡一直到李光耀死前一刻,那些当年被他冤枉的人都没有一个获得平反(见杨善勇《光耀一生,獄滿天下》);新加坡一直到李光耀死前一刻,也还是照着他的意思诠释新加坡的当代史;新加坡一直到李光耀死前一刻,还让他自封“反共急先锋”,到底他的武装部队在哪一年和马来亚共产党交过手?被“意外”踢出马来西亚,新加坡人是如何牺牲自己的幸福、财富、自由,言听计从地来成就李光耀那些“赫赫”政绩的?论建国功勋应该三七分,且人民已经补偿李家足够的财富和荣耀,我们只是“共同努力”而已。

素素大致上同意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亚洲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江雨的总结:“新加坡有着民主体制的基本框架,它的政府确实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但执政党在李光耀领导下的风格一般是,选前既不以空洞的承诺讨好选民,当选后也不以选民的‘公意’为根据制定和实施政策,而是采取一种异常强势的姿态,坚持制定和推行行动党自己认为正确的政策。”——只是觉得最后一句应该改成“采取一种异常强势的姿态,逼迫人民去遵循行动党自己认为‘正确’的政策。”如今却说成是“阿公”成就这一切,你们官媒有点良心没有!?

李光耀曾说过:“(领导人)不应该被爱戴,而是应该让人害怕。如果谁都不怕我,我的存在就毫无意义。”——现在政治宣传则要洗净他的黑脸,换上慈爱国父的面容。

不久前面包物语(BreadTalk)出售了一款“李不开你”面包被说成是发死人财,吓得赶快道歉、下架,而官媒24小时在发“死伟人财”,帮忙李显龙收“政治帛金”,却好像理所当然。甚至还有韩咏红之流,面对官媒开动如簧之舌,宣传舆论24小时铺天盖地而来,仍以一脸的“没想到”慨叹“新加坡人发出的最响亮声音”,呸!

早报社论还乘这个时期篡改历史,他们说:“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及多元文化的国家,同时又必须以全球为经济腹地,因此李光耀在建国初期,便决定以英语为共同的工作语言。”——啧啧啧,公正客观的媒体人喔!

商丘羊写道:“李光耀死了,谁应该悲伤,应该悲伤的是新加坡民众自己,他们稀里糊涂地被李光耀统治了数十年,被李显龙统治了十数年,还将要被李光耀的孙子上台统治不知多少年,呜呼哀哉!经过半个世纪的李光耀阴影笼罩之下,新加坡民众应该有所觉悟,当李氏王朝第三代总理快要上台,他们是否还继续高喊 :Stand up For Singapore ? ”——想起那些在电视台镜头前痛哭流涕的新加坡人(有可能是“人来疯”),我真是啼笑皆非。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