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郭鹤年 少年李光耀好胜难亲近

27/03/15

作者/来源:南洋商报 http://www.nanyang.com

(新加坡25日讯)曾是李光耀在莱佛士书院的同窗,“亚洲糖王”郭鹤年回忆,少年李光耀好胜心强,不是能让人立刻亲近的人。

对狮城政治“痴迷”

郭鹤年告诉《海峡时报》,他虽与李光耀持有不同政见,例如不同意部长薪水与私人企业挂钩,但李光耀欣赏他平实的政治眼光,曾在1970年邀请他到总理公署分享对马来西亚的意见。

他形容李光耀对新加坡到了“痴迷”地步,“无时无刻都想讨论政治”。

两人虽是同窗,但求学期间并不亲近。郭鹤年坦言,李光耀年少时已有好斗的名声,“想赢得每个争论。不是能让人立刻亲近和喜好的人。”

中国之外最伟大华人

他也说,李光耀求学期间不太合群,“因为哈里智力高人一等,身上也散发些许的优越感”。

“他自信、坚决乃至毫不留情。但他将新加坡转变为一个模范国家,确保其他人不会欺负新加坡……中国大陆之外最伟大的华人,就是李光耀!”

老战友忆故人赞一生忧国忧民

建国总理李光耀昨晚在总理官邸度过最后一夜,政坛老战友纷纷赶来吊唁,向一代巨人致敬,并追溯他对生命与国家的热忱。

随着李光耀的灵柩今早送往国会大厦,他正式告别了曾与他共度数十载岁月的斯里淡马锡总理官邸。

昨天,近4000名李家亲友、新加坡政要和工商界名人,及多个组织的代表,赶在最后时刻前去吊唁。其中包括了前总统纳丹、前内阁部长胡赐道、李玉全、前国会议员梁汉基、黄树人等政坛老战友。

最后一夜,少了一点悲伤,却多了一丝缅怀。

谈及对建国总理,李玉全说:“李光耀先生对生活充满热忱,小至所吃的面包,或在海滩上看到的潜水装置,他都追根究底,仔细追问。”

永续经营成最大遗产

“不变的始终是,他非常为新加坡操心,总在思考如何让新加坡取得更好的发展,确保新加坡永续生存。”

黄树人也感慨表示:“他想的全是人民、国家,还有领导层接班问题……他走了,股市没大幅下挫,显示人们对国家的延续、对政府能继续带来繁荣昌盛深具信心。”

“这就是他留下的最大遗产!”

前来吊唁的还包括多名企业巨头,包括大华银行荣誉主席兼顾问黄祖耀、丰隆集团主席郭令明、新加坡航空公司前总裁张松光博士等人。

詹时中:贡献无人能及

在新加坡全岛多个悼念处,大家一提起建国总理李光耀,就悲从中来。

在访谈中,他们也提到李光耀的另外一面。

反对党元老詹时中昨日在发给李显龙总理的唁文中说,李光耀缺席今年的国庆庆典令人感到格外哀伤。他与夫人罗文丽对于李光耀的辞世感到难过。

他指出,李光耀发展新加坡的观点,一直都具备策略及远见。他对新加坡的贡献无人能及,后代国人也将永远铭记他是新加坡成功的标志。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新加坡人民党昨日发表文告表示,尽管新加坡反对党曾挑战李光耀一些政策,但无可否认,李光耀带领新加坡走到今天,他应该获得人民的致敬。

文告写道:“他曾说过‘我会一直关注着新加坡,直到我的生命结束为止’。没人可以质疑他的视野、献身精神和冲劲。”

奠定劳资政协作基础

建国总理李光耀之所以奠定劳资政三方关系,因为他坚信只有通过这样的协作,才能在推进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促进社会进步。

《联合早报》报道,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林瑞生谈及李光耀对职工运动的贡献时表示,李光耀重视经济发展,但最终目的是改善人民生活,促进社会进步。

关心工会几十年

他说:“为此,政府、雇主、工会和工人要通力协作,不是为分一块小饼而争执,而是共同努力,把饼做大,让大家可以分到更多。

如果没有李光耀的远见,没有劳资政三方协作,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成就。”

也是总理公署部长的林瑞生,也赞扬李光耀非常关心工友、工会。

“他的关心不是体现在话语上,而是在行动上;不是几年,而是几十年。”

“他的贡献,他的领导能力,他的远见,他如何改善新加坡工友的生活……这些都是言语无法描述的。”

光一失感痛世界人民 耀不明难忘天下国父

公众以挽联致意,赞扬李光耀:“光一失感痛世界人民,耀不明难忘天下国父”。

新加坡华严佛学会释智严法师(80岁)写下这幅挽联,表示李光耀不仅是新加坡的国父,更影响世界。

他是从2000年从中国福建前来新加坡,担心人多会看不到他的挽联,因此在清晨7时就已抵达总统府外防止挽联。

能借不买 节俭成性

前高级政务部长施迪说:“当年他派我(随财长韩瑞生)访问中国时,问了我三个问题,我至今难忘。

访中国“先过3关”

他说,那里的气温是零下18度,我受得了吗?我点点头。随后,他又问我有没有外套?

我说我会去买一件。他却说不要浪费钱,麦马德(部长)有一件好的外套,跟他借。最后,他问我是否有双靴子。

这次我尝试说服他说,我能买一双,但他还是那句“不要浪费钱”。

他就是那样的节俭,那样的教育我们节俭的美德。结果,我就穿着借来的外套和靴子去中国。”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