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黑马非马 李光耀 可惜了一锅佛跳墙

26/03/15

作者/来源::黑马非马 大马华人网站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歌功颂德易,慷慨骂贼难。李光耀当然不是贼,他是皇帝。他可以只手撑天、翻云覆雨。掌握对人民的生杀大权。他要一个人生,那么这人一世无愁无虑。他要人死,这人就走到绝路。他要人逃,那么这人就得天涯海角,遁迹海外回不了家。

1959年6月3日,这个刚赢得大选的新加坡自治邦第一任总理,带领了《建国人》,齐集在政府大厦草场,带领群众高举拳头,大声呐喊“Merdeka! Merdeka!”。此后,就为着心目中的《建国大业》积极迈进。李光耀的筹谋帷幄,千辛万苦,为的就是一个马来西亚,甚至在公投的选项上用尽心机。

历史就是这般诡谲,那时候马来亚已经是一个国家。李光耀和东姑阿都拉曼于1963年7月达成协议,新加坡、马来亚、沙巴和沙捞越正式合并,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了,李光耀终于《建国》成功,这年他40岁。

有人献议应该尊称李光耀为国父,他可能没有想到这是笑话。因为李光耀全心全意的就是为着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打拼”,从来就没有想象会出现新加坡这样的怪胎。

本来嘛,“人死为大”,自己本来也就思索着在停灵的一个星期,不必惊动李光耀的亡灵。况且,也着实担忧他真的跳起来,那就大吉利市。可是,在看了名女人博客下雪的博文之后,对PAP dogs、sick asshole、idiots 却有许多感慨。狗咬狗一嘴毛,这在网上已是常态,也没兴趣去探讨。问题是,是“谁”在分化新加坡的社会、在政党的支持者之间构筑鸿沟呢?

最能体会的就是波东巴西和后港的选民了。只因为多数人没有把选票投给执政党,他们都受到惩罚。不仅选区发展严重滞后,连带着选区福利设施也逊色,只因为多数人支持反对党,他们就成为二等公民。

不错,李光耀有许多成就让世人瞩目,对他的溢美之词从来就不缺乏。但是,譬若一块晶莹洁白的布料,抹上了几点儿污迹,就会蹉跎了一块好布料一样,让人觉得更加可惜。

当然,李光耀不是圣人,而且,功亏一篑,也做不了伟人。当“集选区”这种创世纪的“奥步”选举制度出台之后,就像一颗老鼠屎坏了整锅汤一样,里头就算是山珍海味、鲍翅海参,真是除了“猫狗”,是人嘛有谁要品尝?

就这样,汤坏了,我也从PAP dogs,执政党的拥趸如此这般的变成了sick asshole、idiots。我错了吗?不是新加坡人的人,看到的是李光耀煮成的“佛跳墙”,好生羡慕。而满心欣喜吃着“佛跳墙”的新加坡人,或则是吮痈舐痔,为的不外就是功名富贵;或则是尝粪忧心,是大孝子。也可以是勾践,另有异心。

网上也有人说,人死不记仇。这话本来说的也是。有道是“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同样是新加坡同胞,本来就是一家人。但是,人们在要求他人原谅李光耀的时候,却从来不曾质疑李光耀从来就不曾愿意原谅过什么人。有许多人,不管是真是假,在共产党的大帽子下逃窜他乡。但是,吊诡的是,在李光耀已经和共产友人称兄道弟了几十年之后,他们还是回不了家。

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这就是李光耀。他说“人性本恶”,其实真正说来,是“顺”他者则“善”、“逆”他者则“恶”,岂有他哉?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