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立国智慧5

14/12/14

作者/来源: 匡导球 广州日报 http://gzdaily.dayoo.com

  本书全面介绍了新加坡的历史渊源、政治制度以及政府在经济转型、社会保障、外交政策、廉政建设、文化教育、城市规划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成功经验。其中,凡与中国相似之处或可为中国借鉴的宝贵经验,作者均不惜笔墨作了深入探讨,提出了大量独到而深刻的见解。

  “能”在“人”为(1)

  在新加坡的治国战略中,人才居于十分显著的位置。岛国的脆弱性,使新加坡的领导者们坚信,国家承受不了走弯路可能付出的任何代价,必须让高素质的人掌舵,才能保证新加坡一直行进在正确的道路上。作为一个毫不掩饰的精英主义者,李光耀认为,精英们分析和思考问题的能力,普通老百姓是无法比拟的,所以很多时候需要他们来告诉老百姓怎么做;精英们解决了问题,老百姓自然受益。随之浮现的一个问题是:新加坡的治国精英必须具备什么样的素质?曾有分析家批评新加坡政府偏爱“优等生”,导致系统内“书卷气”过重,例如,内阁成员中过半数都是曾经的政府奖学金得主。李光耀对此坚决否认,他指出,政府挑选人才并不只看重某一方面的素质,所以遴选对象“不仅仅是美国常春藤大学的一等荣誉学位毕业生,或是顶尖外科医生和律师;即使能言善辩或广受选民欢迎,也还不足够”,才能、人品、奉献精神和心理素质,对于新加坡未来的领导者来说,缺一不可,这从李光耀当年对继任者吴作栋的评价中可见一二:“他的能力是毫无疑问的;他的廉洁正直是没有问题的;他的人际关系是一流的;他善于发掘下属的才华,他并不害怕能干的人;他是一流的听者,有耐性,不摆架子,能把事情办好;他能在严峻的时刻做出决定,虽然看起来不像;他的献身精神我没有怀疑。”

  由于新加坡政府的选才过程都是秘密进行的,外人无从知晓具体的考核标准。不过,通过对最终人选、领导人公开言论及其他资料的分析,还是可以总结出新加坡对于政治精英的一般要求。就才能而言,专业特长还远远不够,政府看重的是候选人是否具有“直升机素质”。这是李光耀从壳牌石油公司学习而来的一种人才评价方法,他要求候选人兼具分析力、想象力和现实感三种素质,既能从宏观的角度鸟瞰事情和问题,又能聚焦关键细节,对症下药,如同直升机那样,可以自由起降。新加坡政府从1983年起在公共服务部门正式推行这一人才评价方式,淘汰了原来沿用的那套英国式人才选拔系统。就品质而言,正直和诚实是先决条件,此外候选者还必须具备与政府执政理念相协调的一组“东方价值观”,如重视家庭、尊敬长者和权威、勤劳、善于协商和合作等。就心理素质而言,新加坡的领导者们最看重未来领袖是否具有坚强的意志和决然的气魄。这与“精英治国”的初衷其实一脉相承:精英之所以成为精英,就因他们有异于常人的能力,所以他们必须敢于坚持己见,在应该强硬的时候保持强硬。作为强硬人物的代表,李光耀矢志不渝地强调“意志力”的重要性,“那些没有这种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的人,最好是去买卖股票。意志薄弱的人是不适合搞这种工作的,这种工作,只有那些具有坚强持久信心的人,才做得来”;“我们当中那些软弱、缓慢或胆小的人,最先被淘汰。目前剩下来的是经过达尔文的物竞天择过程而生存的,我们具有强烈的生存力,对各种伎俩和阴险手段都了如指掌,我们懂得对付所有的恶棍”。除上述素质之外,领导者们格外看重的,还有候选者的献身精神。他们认为,为了保持新加坡的政局稳定,必须挑选那些愿意将政治作为“终生事业”的人从事公共服务,不能让“投机客”钻了空子。“如果你没有信念,只是为了个人荣耀或名利,那就算了,去做别的事情吧。你一旦从政,就必须像我早期的班底那样看待这份工作,‘这是一辈子的事业’。”李光耀曾如此告诫年轻人。

  确定了选才标准,下一个问题就是,通过什么方式找到自己需要的人?在现有的遴选体系下,政府先通过两条路径网罗候选者:一是自主培育,从学校中挑选顶尖人才,通过奖学金计划加以培养后带入公共服务部门;二是在社会其他领域中寻找杰出人士,尤其是那些事业有成的佼佼者。之后,候选人要经历一套严格、密集甚至有些“惨无人道”的筛选程序,幸存者最后进入政府部门,其中的杰出者将直接被委以重任。这套遴选体系的过程之严格,淘汰率之高,难免使一些有领导潜能的人望而却步,新加坡政府也因此受到批评。有分析家指出,这个筛选过程使得落选的精英“犹如政治败将尸横遍野,加深了岛国精英对参政的潜在抗拒心理”。不过,领导者们坚持认为,在遴选人才上,尤其在为一些关键岗位确定人选时,容不得半点差错,否则会给国家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因而必须坚持严格的筛选程序,务求过滤掉所有不能胜任或抱有投机心理的人。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