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成功的独特秘诀

14/12/14

作者/来源:和讯网 http://news.cnyes.com

新加坡成功的独特秘诀:抛开民主宪政另辟蹊径

  联合早报网刊文指出,49年来的努力,新加坡能突围而出,意味着这一独特的国家治理模式所形成的政治文化,既是新加坡的社会资本,也是我们努力争取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软件建设。换言之,这一治理模式所塑造的新加坡,既是国家的无形资产,也是行动党政府的优势。国人有必要从现实政治和国家治理的难度去理解,才能从根本上掌控当下政治博弈的的维度。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近年来,当评论治国模式,认可西方民主宪政为最佳体制者,国民中不乏其人。撇开政治正确不谈,探究成功治国的因素,或有助于对问题的思考。

  人们应当扪心自问:新加坡的成功到底缘由何在?

  从历史看,工业革命后,两百多年来西方世界的政治变迁,走过从资产阶级民主向大众民主过渡的漫长过程。由此缔造的宪政民主体制,开创了政治博弈的新准绳。二战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更以这一体制为傲,不遗余力加以宣导和推动,从而开启了近现代政治史的规范版本。另一方面,近数十年的东亚国家,先从亚洲四小龙,再到中国的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等,却展现了不同历史文化背景的国家,通过不同的政治治理模式,成功开创自己独特的发展历程。

  这一现实,无疑深具历史与现实意义。因为,学术和政治上,被赋予无可置疑地位的民主宪政体制,已受到现实政治无情的挑战,折射出政治体制的不完美与相对性。这凸显政治理念和体制需靠岁月沉淀,治国成效却更考验治国能耐与智慧。

  同比过去50年,不同国家治理的历史显示:东西方曾在位的众多政治领袖,不论他们是以何种政治信念从政,为了赢得政权,无不高喊国家利益为先。执政后,或许也曾努力过,现实的政治却证明,只有为数不多的政治家能功成身退;大多数政治领袖都政绩庸碌无为而终,不少人更沦为贪腐滥权的政客。由此说明,国家治理的成败,现实上并不因具备特定的政治理念和体制,就能确保国家治理的成功。

  之所以如此,就宏观而言,一个国家的成败,首先取决于自身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这可从两方面评估:一是从自身历史发展进程看;二是它与外在世界的处境与地位考量。治国的成败,考验治国者对世界的历史文化、经济和政治演变的洞悉,只有那些有本事梳理出适应国家发展需要的治国方针、方桉的治国者,才能成就大业。那些只会附和或追随政治正确的治国者,庸碌无为也就无可避免。民粹主义投机政客的可悲下场,更是俯拾皆是。

  就国家而言,治理的成败,关键在于治国者的能力。这种能力又必须表现为:具有历史使命感、政治诚信与担当、高瞻远瞩的战略规划、运筹帷幄的规则运用、务实高效的社会政策取舍、出色的组织、动员与执行能力等等。执政党和治国者一旦缺欠这些能耐,结局自明。

  以此来审视新加坡的治国模式,就更能洞察政治的本质。当下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种以国家治理的独特性需要为依据,因而形成以治理文化为特征的治国模式;另一种则以普世价值为依据,认为应形成以体制文化为特征的治理模式。前者表现为虽有民主宪政体制,三权分立的架构和机制,却因国情的需要,在治国过程中,突出务实与绩效,并以法治国,在渐进中建设国家;后者表现为国家的治理,应按照三权分立体制运作,人民应享有完全的言论自由,让政党轮替体现体制文化。历史的事实和教训是:国家治理绝非有了体制或良好的从政意愿,就可以让政治发展一步到位,成功垂手可得。

  新加坡得以成为第一世界国家,国人得以享受高素质的生活水平和环境,说明治国者具备治国能耐,为人民造福祉,这是必须肯定且是主要的一面。至于国家建设中存在的不足与缺陷,则必须从体制缺陷、政策取舍、政策理念、宏观调控等层面的不足加以探究和改进。当然,治国者的能耐和智慧是否保持一贯的高水准,也同样值得关注。

  49年来的努力,新加坡能突围而出,意味着这一独特的国家治理模式所形成的政治文化,既是新加坡的社会资本,也是我们努力争取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软件建设。换言之,这一治理模式所塑造的新加坡,既是国家的无形资产,也是行动党政府的优势。国人有必要从现实政治和国家治理的难度去理解,才能从根本上掌控当下政治博弈的的维度。

摆在眼前的问题是:新加坡的政治体制演变,应如何在两种不同治理文化的碰撞中互动与过渡?就政治新常态以来的发展态势看,不管喜欢与否,成功治国靠的不仅仅是正确的政治理念,和与之相适应的体制建设,关键还在于执政者是否具备应有的治国能耐。国人有必要在重视治理文化,与强调体制文化的较劲中,厘清治国的需要与政治发展需要的区别。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