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立国智慧3

07/12/14

作者/来源: 匡导球 广州日报 http://gzdaily.dayoo.com

  本书全面介绍了新加坡的历史渊源、政治制度以及政府在经济转型、社会保障、外交政策、廉政建设、文化教育、城市规划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成功经验。其中,凡与中国相似之处或可为中国借鉴的宝贵经验,作者均不惜笔墨作了深入探讨,提出了大量独到而深刻的见解。

  政府的角色:

  主导者——有所为有所不为

  新加坡走上正轨,市场经济体系逐渐成熟以后,关于政府是否过度操控经济的质疑又开始甚嚣尘上,并一直持续至今。不过,在争议声中,新加坡政府一直保持着“低头做事”的务实态度。时至今日,虽然批评和争议之声仍不绝于耳,但任何人在审视新加坡的经济奇迹时,都必须承认“拥有一个好政府”是新加坡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

  政府究竟应该在经济活动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即使在最严谨的经济学家那里,也很难为这个问题找到明确的答案。对“市场之手”的盲目崇拜已经几度让世界付出代价,但“指令经济”带来的伤痛同样挥之不去。因此,越来越多的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都选择“有调控的市场经济”这一折中模式。即使在那些将自由市场经济奉若神明的国度,每当危机的阴云笼罩,政府也会“情不自禁”地进行操控。

  对于“市场”和“政府”如何进行角色定位,经济学家们试图寻找到一套考量标准。他们认为,“市场”和“政府”作为调控经济活动的两种手段,都能带来对方无法带来的收益,但也会造成对方不会造成的成本。例如,“市场”虽能提高资源配置的合理性,但时刻存在的“信息不对称”却会拉高交易成本,从而降低经济活动的效率;“政府”能通过明确的计划和指令降低甚至消除交易成本,提高经济活动的效率,但通常都伴随着不菲的管理、监督和激励成本。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国家采用何种方式安排经济活动,直接取决于上述成本和收益结构,而影响这一结构的因素有很多,共识度较高的包括:国家规模、市场的发育程度和政府的管理水平。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国家的规模越小,管理的层次越少,管理的复杂性就越低,收益相较于成本也就更有优势;另外,市场发育程度越低,其中的交易成本就越高,相应地,政府管控经济活动就显得更加实惠;最后,政府的管理水平越高,其对经济活动的控制也就越精准、高效,当然,这直接取决于其是否拥有一个治理国家的技术官僚团队和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

  不难发现,尽管经济学家们已经尝试为“市场”和“政府”的角色定位提供了若干标准,但从本质上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实践决定理论”胜过“理论指导实践”的问题。每个国家都拥有自身独特的社会、经济、自然状况,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面临不同的任务和挑战,理性、务实的发展方式更多是在顺应需要、因势利导的过程中形成的,而不是在纸面上设计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加坡无疑是立足国情、真抓实干,最后摸索出自身发展道路的成功典范。在有的国家因为“政府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而深受其害,有的国家因为“政府毫无作为以至于经济失控”而苦苦挣扎时,新加坡却走出了一条“政府”与“市场”和谐共处、相得益彰的中间道路。究其原因,经济学家们提出的国家规模、市场成熟度和政府管理水平均可以解释一二。首先,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面积小、人口少,政府管理层级单一,因而管控经济活动的成本低、效率高。比如,李光耀可以随时了解他的部长们在做什么、做得怎么样,也很容易发现人才并委以合适的职位,这在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是不可想象的。其次,新加坡独立时国内市场规模小且不发达,需要政府出面调配资源,引导市场发展。再次,秉持“精英治国”原则的新加坡政府拥有一个高素质的技术官僚团队和一套高效的运行、奖惩制度。

  这些解释虽然道出了新加坡政府取得成功的技术性原因,但似乎未能触及“好政府”之所以成为“好政府”的根本。毕竟,小国、市场欠发达、技术官僚等都不必然导致卓有成效的政府。若不遵从经济的一般规律和市场的一般准则,上述因素也许根本找不到发挥作用的空间。而按规则办事,以规则约束权力,正是新加坡政府调控经济活动取得成功的关键之处。独立之初,为了融入世界经济体系,新加坡全盘接受了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其后,为进一步密切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以求得自身发展,新加坡一直小心翼翼地遵守着通行的规律和准则。实际上,审视新加坡政府参与经济活动的历程不难发现,除了行使监督、管理这一通常意义上的政府职能之外,其他活动都是在市场经济框架内,为弥补市场中相应角色的缺失而进行的。比如,新加坡不像西方国家那样,可以依赖跨国公司的业务转移自发地实现转型升级,政府于是研判形势变化,通过政策和市场手段进行鼓励引导;再比如,一些关系国计民生、投资风险大的领域,私人资本无力涉足,政府于是充当开拓者,并在完成“拓荒”后,自觉退出这一领域。可见,新加坡政府在定位自身角色时,均是以现实需求为导向,以市场准则为依据,既不僭越,也不退缩,既有所作为,又不乱作为,这便是其与“市场”并行不悖的根本原因。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