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立国智慧2

07/12/14

来源:匡导球 华龙网 http://house.xinmin.cn

  本书全面介绍了新加坡的历史渊源、政治制度以及政府在经济转型、社会保障、外交政策、廉政建设、文化教育、城市规划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成功经验。其中,凡与中国相似之处或可为中国借鉴的宝贵经验,作者均不惜笔墨作了深入探讨,提出了大量独到而深刻的见解。

  知识大潮(2)

  与金融服务业并驾齐驱的是商业服务业,包括不动产、IT及相关服务、法律服务、审计与会计、建筑与工程服务、广告以及商务中介等行业。2010年,商业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了13%。再加上贸易、运输和通讯等传统优势行业,以及旅游、教育、医疗等政府着力拓展的行业,服务业已经成为新加坡经济的基石。目前,新加坡服务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已超过2/3,新创造的每100个工作机会中,就有97个来自于服务业。

  世界一流的服务水平,加上健全的法制、廉洁高效的政府、亲商的政策环境和卓越的生活、娱乐设施,为新加坡发展“总部经济”、打造“亚洲门户”奠定了扎实的基础。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制定服务业发展战略时,新加坡政府就提出了“全商务”概念,鼓励跨国公司在新加坡从事生产以外的业务,并利用税收优惠政策吸引跨国企业集团在新加坡设立地区运营总部。随着金融业与商业服务业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在新加坡设立区域总部,进行包括商业企划、人才培训、财物与融资、研发和知识产权管理等高增值商业活动。新加坡政府顺应潮流,先后与其他国家签署了50多个双边贸易协议和30多个投资保证协议,确保在新加坡进行跨国业务的总部公司享有税负优势。

  目前,一共有28000多家国际公司立足新加坡,包括跨国公司7000家,其中的60%在新加坡设立区域或全球总部,接近1/3的“财富500强”公司选择在新加坡设立亚洲总部。另一方面,随着亚洲经济的迅速崛起,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企业越来越青睐将新加坡作为其进军国际市场的重要窗口和平台。新加坡因此成为世界与亚洲的交流融会之地,名副其实的“亚洲门户”。

  在独立后不到50年的时间里完成了转型升级的“三级跳”,新加坡为做大经济“蛋糕”而显示出的决心、勇气和智慧,确实令人赞叹。“我们必须变得与众不同,必须有别于他国,否则我们就完了”,这是李光耀在发展过程中一再发出的警示。正是基于对国情、世情的深刻认识和准确把握,新加坡的管理者们每每能够相时而动、主动出击,重新定位自己在世界经济秩序中的角色,在遇到波折时也能迅速反应、及时调整,让经济重新回到正轨。

  做不了生产就来做装配,做不了装配就来做服务,做不了服务还可以做地主,正是“因世界而变”的思想,让新加坡成了世界经济格局中“独特的那一个”。李光耀在展望未来时再次强调了这一点:“面对全球化的真正的关键在于所处的是有利的位置,或不利的位置。新加坡就是处于不利的位置。我必须让新加坡人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如果新加坡不改变,就会遭到残酷的冲击。新加坡非常小,而且是完全开放的经济体。换句话说,世界决定了我们的命运,我们毫无选择余地,我们必须改变。”

不过,高度的外向性也让新加坡经济难以避免全球或地区性经济波动的影响。这其中,以美国的影响为甚。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简称贸工部)的研究曾经显示,美国经济每增长1%,新加坡经济就会增长0.96%。为了保持经济增长的稳定和可持续性,新加坡政府已经开始未雨绸缪。一方面,逐渐把更多的注意力投向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以减少美国、欧盟和日本等成熟经济体的衰退给新加坡带来的不利影响;另一方面,为了改变“新加坡赛场上鲜见‘新加坡马’”的尴尬局面,政府在最近十几年明显加大了对国内企业的扶植力度,力图将中小型企业壮大为新加坡经济的部分基础。1999年,经济发展局宣布拨款1亿新元作为协助本国优秀企业的“3Cs”计划援助基金,以培养及加强100家本国优秀企业的实力;新世纪之初,新加坡政府制订了《新加坡中小企业21世纪10年发展计划》(SME21),旨在培养一批高增长的创新型中小企业;2010年初,新加坡经济战略委员会提出,在未来十年培育1000家年营业额在1亿元以上的中小型企业。与此同时,政府还努力扶持更多的新加坡本地企业“走出去”,试图以海外收益培育新加坡经济发展的“第二只翅膀”。尽管如此,2008年的金融危机还是不可避免地重创了新加坡经济,使其中断了自2002年以来的高增长势头(当年增长率1.5%,2009年负增长0.8%)。幸运的是,完善的经济体系和优越的软硬件环境,赋予了新加坡极强的灵活性和恢复能力。2010年,随着全球经济形势的好转,新加坡又回到了高增长的轨道。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