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的立国智慧1

07/12/14

作者/来源:匡导球 广州日报 http://gzdaily.dayoo.com

  本书全面介绍了新加坡的历史渊源、政治制度以及政府在经济转型、社会保障、外交政策、廉政建设、文化教育、城市规划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成功经验。其中,凡与中国相似之处或可为中国借鉴的宝贵经验,作者均不惜笔墨作了深入探讨,提出了大量独到而深刻的见解。

  新加坡的经济哲学

  “发展”与“分配”,“做蛋糕”与“分蛋糕”,是经济活动中对立又相互依存的两个范畴。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它们之间的博弈无时不有,无处不在。除了少数受意识形态桎梏,至今仍迷信“绝对平等”的国家,几乎每个经济体都希望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最佳的平衡点。西欧、北欧各国以及亚洲的日本似乎曾找到了这个平衡点,在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之后,它们主动牺牲了部分经济增长来换取社会公平,例如,减少对国外廉价劳动力的依赖,鼓励企业雇用更贵的本地劳动者,以缩小国家的收入差距。此时,增长率已经不是政府关心的主要问题,实际上,2%~3%的增长率已足够维持整个经济体的正常运行,政府更关心的是充分就业、收入分配和福利水平。一段时间内,这些国家的人民都过着舒适和富足的生活:工作稳定、工资和福利优厚、社会和谐。可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之后,这些国家的“平衡”模式都受到了挑战,西欧、北欧国家福利制度的缺陷逐渐显露,日本则在经济泡沫破灭之后长久地陷入了泥潭。不过,总的来说,上述国家仍然较其他国家更接近“发展”和“分配”的平衡点。

  在这个问题的另一端,是那些正“不计一切代价增长”的新兴经济体。对于这些国家而言,抓住全球一体化的大好时机,努力发展经济,是当前的第一要务,能增长10%,就不会满足于9.9%。至于分配不均、两极分化等问题,只要经济能保持稳定增长,政府总可以想到解决办法。真正的灾难是经济增速放缓或者停滞,那个时候就业岗位少了,工资低了,很快就会出现社会不安定甚至政治危机。所以,这些国家的哲学是“能有多快就有多快”。

  新加坡的地位十分奇特。依实力而言,这个福布斯排行榜上全球第三的富国,其实早可以向欧洲和日本的模式转型。但实际情况是,新加坡追逐增长的热情丝毫不逊于各新兴经济体。在第一世界国家里,可能没有哪个国家比新加坡更关注GDP,当然,也没有哪个国家需要像新加坡那样,忍受如此悬殊的收入差距。以李光耀为代表的新加坡领导者们认为,这是由新加坡经济的“脆弱性”决定的:没有资源,没有腹地,严重依赖跨国公司。因此,甚至常有一种惊悚的论调,认为新加坡“今天还在,明天可能就不见了”,因为你不知道跨国公司哪天就对新加坡失去了兴趣。明白了这一点,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新加坡“贵为”第一世界国家,还要自降身价和广大新兴经济体在“成本竞争力”上较劲,为什么还在“低声下气”地给外国投资者们提供这样那样的税收优惠,并让他们在分配中拿走大头,以及为什么还要忍受民众对外劳政策的指责来帮助跨国公司降低成本。不过,另一个问题随即浮现。既然是新加坡的基本国情——“脆弱性”,决定了“发展”在它的哲学里必须处于第一位,那么这个国情有没有发生变化的可能呢?从最近十多年的动向来看,政府确实在设法夯实新加坡的经济基础,一方面大力扶植本国的中小企业,另一方面坚定地执行“走出去”的战略。实际上,淡马锡控股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这两个巨无霸,在国际资本市场上早已经是“呼风唤雨”了。不过,对于一个依赖跨国企业成长起来的经济体而言,要想在短期内摆脱这种依赖,并非易事。因此,最起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新加坡还必须尽可能地为跨国公司提供优越的条件,帮助他们获得满意的利润。这就意味着,“发展”仍将是主旋律。

另一方面,虽然对“发展”的痴迷程度不亚于任何新兴经济体,但新加坡在“分配”尤其是“再分配”上无疑做得更好,这就是它既能容忍巨大的收入差距,又能保持社会和谐稳定的根本原因。当然,用现在已是发达国家的新加坡和广大新兴经济体做比较,不免有失公允。但回顾其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即便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艰苦奋斗期,新加坡也没有出现严重的社会失衡。那时,怀揣民主社会主义信念的人民行动党精英们在主抓经济发展的同时,已经启动了一系列再分配措施来保障普通新加坡人的生活,让他们都能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其中,“居者有其屋”政策的实施,帮助人民解决了一大难题,进而为社会安定和经济的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不过,在新加坡“发展当先”的哲学里,政府对社会保障的投资也是有选择的,即重视“生产性”的投资,如住房、就业和教育,同时尽可能控制“消费性”的投资,如各种社会福利,以鼓励人们自我奋斗,利用政府提供的条件去创造价值,而不是坐在那里等待政府派送“免费面包”。总之,“发展才有分配,分配为了发展”,这就是新加坡的经济哲学。长期以来,与其他发达经济体相比,它在“发展”上做得更好;与新兴经济体相比,它在“分配”上做得更好,这可能就是新加坡成功的秘诀所在。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